QFace娱乐资讯网

三分野(徐燕向园小说)出色章节完整免费阅读
三分野(徐燕向园小说)出色章节完整免费阅读

三分野(徐燕向园小说)出色章节完整免费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3-12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网络小说家耳东兔子倾心创作的言情小说三分野非常受读者喜欢,哪里可以免费阅读三分野小说全文呢?三分野(徐燕向园小说)出色章节完整免费阅读提供给大家,喜欢三分野小说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三分野小说全文简介

向园假如知道后来她跟徐燕时会再重逢,并且还不可救药地爱上他。
那么她高中的时候一定牢牢守住自己的节操,绝对不会当着他的面——
一个接一个的换男朋友。

三分野(徐燕向园小说)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家冕领证的事情并没有通知老爷子, 跟江小满上午领了证,下午资金便到位了。
财务过来报账的时候,向园再给他打电话, 人已经关机了, 随后一连消失了好几天都没再出现,谁也没联系上。
一周后,徐燕时在工体的酒吧找到了家冕。是林凯瑞托人找到的。
电话里,林凯瑞基本交代了下家冕的情况, “在狄朗的酒吧里,不过狄朗没为难他,看模样应该没醉,反正就坐着发呆。”
徐燕时到的时候, 酒吧里人不多, 一眼就瞧见了角落里的家冕, 面前摆了两三个啤酒空瓶, 倒不是买醉。瞧见他过来,灯红酒绿里的男人似是回过神, 拧了拧鼻子调整坐姿, 给自己倒了杯酒,笑眯眯地拖长音叫了声妹夫啊——
徐燕时跟陆怀征还挺有共同语言的, 两人碰面什么都能聊,接话茬也自然,聊军事、聊新闻、聊生活,甚至聊女人, 也挺有共同语言的。虽然于好跟向园的***子截然相反,但他俩在处理感情问题上其实还挺相似,或者说直白点,就是在哄女人上,都挺有一手的。
加上徐燕时不是热络的***子,两人之间互动大多是陆怀征主动,陆怀征***子随和,谁也不忌惮,谁的玩笑都开,人缘特殊好。向园说陆怀征是她见过长得帅里,最随和却又不花心的。人以前是十八中校草的时候,就贼招小姑娘喜欢。但这么多年,喜欢的也就于好一个。
徐燕时当时心里想,谁不是呢。不过到底是没说出口,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笑。
然而,跟家冕不同,大约基于哥哥对妹妹的保护,家冕对他有一种天然的敌意。徐燕时挺理解,给自己开了瓶啤酒,人靠着,倒满:“证领了吗?”
家冕一愣,点头。
徐燕时无话可说,抿了口酒,得到这个答案,似乎再说什么都是徒劳,不管是真心实意还是为了钱,去捅破那层窗户纸都没有必要。不过是给人徒增烦恼,他人靠着座椅,英俊的眉眼在酒吧变幻莫测的灯光里清白,时不时有几道炙热、兴奋的视线转向这个冷淡的帅哥。
徐燕时静了几秒,拿起酒杯,轻轻碰了下家冕面前的酒杯,“恭喜。”
家冕忽然笑了,举杯回敬,“谢谢。”
他的人生行差踏错至这步,那便一错再错。或许也能收获另一番风景也不定,他对江小满不是没有感觉,只是那晚两人都喝多,在明明灭灭的光影里,他忽觉心跳加速,一时分不清,是酒精作祟还是心动。
然而,跌破全部人眼镜的是,向园于第二天下午就让财务公司把美国的十个亿给全数退了回去,一份没动。赖飞白问她为什么,向园那时没答,只说了句,我现在还不想结婚。
“还恐婚?”
向园笑笑不答。却听闻,赖飞白又说,“我们尊重你的想法,不过,只是我们以为你对他应该是不一样的。”
向园却充耳不闻地只问了句:“假如,最终因为我,公司垮了,你们会怪我么?”
赖飞白说不会,笑着说:“正好我也累了,该给自己放假了。”
向园却说:“放心,我不会让你休假的。”
那阵她跟徐燕时私下都没见面,在公司也是各忙各的,向园偶然会下班直接去他家里,两人话不多,一进屋就接吻,热火朝天地跌跌撞撞倒在床上,拿捏轻送,徐燕时更凶戾,动作幅度都比以往大,连眼神都凶。
将她压在床上低头瞧她时,额角沁着密密的汗,力道渐缓,盯着她,机械又规律地一下一下,眼里不是情、欲,是冷淡。向园目含春水,发丝如瀑散着,指腹顺着他眉骨一路描到他的嘴唇,浑然不觉:“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他似回神,低下头,加快,语气不善:“不让看?”
“你最近好凶。”她断断续续地说。
“有吗?”
向园仰着脖子,“尤智说你昨天下午在办公室训人了,说你有点像我没去西安的那时候,徐总,有人惹你生气了?”
他不答,专心致志与她***浅,半天才说:
“我早跟你说过我不是什么绅士,对你温柔不代表我对全部人都温柔。”
向园哼唧:“你现在对我也不温柔。”
他哭笑不得,“哪里不温柔?”
“现在。”
“要求别太高,又要***又要温柔,我自认没那个功力。”
“……”
老朱和王老头都提出要撤资。向园将十亿原封不动还给伊莎贝尔之后,又将剩余的八亿还给了家冕,希望他考虑清楚,东和是否重要到需要他拿自己下半辈子的幸福去换。
家冕似是没有闻声,直到向园说,哥,假如是奶奶在,她一定不希望我们家最后是这个结局,我也不希望你耽误小满。
他才猛然抬起头,向园说:“你好好考虑。”
不等向园起身,家冕就说,“不用考虑了,我确实喜欢小满,这钱我跟她爸说好了,当是借的,等以后有钱了还。”
“哥——”
被家冕打断,他笑着说:“我是认真的,我结个婚把你们***张的。倒是你,可别把自己搭***。”他笑眯眯地说:“一定要跟你喜欢、并且百看不厌地人在一起,我已经找到了,向园。”
“真的?”
家冕吸了口气,认真地点了头看着她道:“我喜欢她,只不过恰好她有钱,这是老天爷在帮我们。假如我不喜欢小满,谁能强迫我?”他笑,眼神微亮,“我从小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前喜欢胡思琪的时候,发了疯地想要把她娶回家,后来她跟别人结婚,我看着她嫁给狄朗,看着自己十二年的感情打水漂,我现在得学会珍惜现在了,懂吗,好不轻易遇上个动心的人,你怎么还劝你哥离婚呢?”
向园看了他许久,咬唇说:“行。”还是把支票推过去,“哥,那这笔钱你还是还给小满,既然你们结婚是因为喜欢,跟东和没关系,那就更用不上这笔钱了。也是为了尊重小满,假如用这笔钱救了东和,这笔钱就会成为你们两个日后***中不可磨灭的隔阂。这笔钱假如我们用了,就算你不是为了钱,但在她父***眼里,咱们就是为了钱,我不想你以后在江家抬不起头来。”
家冕心中大恸,胸腔仿佛被人狠狠锤了一下,心酸难抑,笑自己还不如妹妹看的透,微撇开头,“那公司怎么办?你已经把十亿还给徐燕时的妈妈了,我这八亿再还了,东和账面上还有多少钱,你知道吗?老朱跟老王听说也蠢蠢欲动要走人,难道真让那姓顾的来掌权?”
“你还了就行了,东和我再想办法。”
两笔钱都如数全额转出,惊掉了全公司人的下巴,老朱和王老头已经按捺不住。向园这举动,连其余部门的人都开始坐立难安,除了有徐燕时坐镇的网安部还安分些外,日夜加班更勤快之外,其余部门的一些中层领导已经频频开始往医院跑,跟老爷子控诉向园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她身为集团继续人竟然一点都没有责任心,十八亿说转就全都转出去了,也不问问我们这些董事的意见,公司现在是这种危急存亡的关头,她怎么能只考虑自己呢?司徒董事长,这事儿,我觉得您得教育教育,集团利益大于个人利益——”
被司徒明天不耐烦打断:“你也是老董事了,既然集团利益大于个人利益,你怎么不在这种时候站出来呢?为难两孩子干嘛?我家冕婚都已经结了,你还要他怎么办?园园不想她哥受苦在他老丈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有什么毛病?我这两个孩子***格都有缺陷,不太讨人喜欢,但是他是我太太最喜欢的两个孩子,拿他们的幸福来换集团的安稳,你不怕我太太晚上找你算账?”
那人噎了,半个字憋不出来,随即被司徒明天轰走。
瞧这模样,老头铁定是不管了。
遂回公司后,煽风点火散播谣言:“大限将至啦,大家还是赶***找下家吧,下个月工资能不能发出来都是个问题啦!”一瞬间,谣言四起,每个角落都充斥着对集团、对向园的质疑。
网安部仿佛就成了另一个部门,对外界这些流言蜚语充耳不闻,全员在徐燕时的带领下,日夜加班。
一周后,西安人员一一插.入,高冷张骏等人进入了市场部,应茵茵等人总销售部经理分区,施天佑则辞职没有再回来,余下的几人一一编进其他部门,薛逸程和尤智跟着徐燕时在网安部。
这帮人从没想到,竟然还能以这种方式再重聚。
高冷一进公司马不停蹄先去网安部找以前的老伙计,看见戴眼镜的徐燕时迎面就是一个大熊抱,蹭在他怀里,眼泪差点下来,徐燕时这次没把他推开,仍由他抱着,薛逸程和尤智互视一眼,不知为何,忽有些感慨。
低头一笑,这样的见面,对他们来说,仿佛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
尤智问了句,“老施呢?他在哪个部门?”
高冷哼哼唧唧擦着眼泪,“他辞职了,老爹逼他在家考公务员呢。”
尤智淡淡转回头,“也行。”
高冷环视一圈,“向组长在哪呢?”
尤智指了指楼上的总裁办公室,“楼上呢,独立办公室,女总裁。”
高冷莫名打了个寒噤,“牛逼。”
随即又找死地去搡了下徐燕时的胳膊,“还是你牛逼,找女朋友眼光多毒啊。”
徐燕时大喇喇敞着腿靠在椅子上,表情冷淡。
高冷不知道,尤智是知道,女朋友这么牛逼也是挺惨的,两人这段时间为了忙公司的事情,向园成天地往外跑应酬,徐燕时则窝在部门加班,两人见面次数甚少。
高冷不解其意:“不过外面都在传什么呀,说咱们集团要破产了连工资都发不出了?怎么回事呀?”
尤智刚要说话,徐燕时却靠在椅子上,淡淡问:“工资发不出了你还干么?”
高冷犹豫片刻说,“你们干,我就干啊,为啥不干。”
“那就乖乖干活去,听他们说什么。”
谁料,谣言愈演愈烈,在老朱和王老头的撤股离开后,终于有人坐不住了,将此事事件彻底推向风口浪尖!
市场部部长林海提出辞职,辞职信直接打到向园的办公室,赖飞白拦都拦不住。继杨平山后,第二大主力再次提出辞职。彼时徐燕时在向园办公室,门外是市场部部长跟几位秘书在高声争吵。
“我不管之后怎样,今天我一定要找向园要个说法,不然我明天就打辞职报告,公司这样一日一日混下去,到底还能撑多久?连老朱和老王都走了,公司内部到底是不是出了资金问题,请向总出来做个解释。”
秘书为难,“林总,向总说了,稍安勿躁,让您再等几日。”
“等?再等下去,怕是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了,这话我早就想说了,你们向家要是当不了这个家,做不了这个主,就麻烦你们早点把位置让出来给有能耐的人!”
如此闹了几回,弄得公司里人心惶惶,各个部门都有人提出要辞职。
东和第二波辞职危机就在这瞬间猝不及防爆发了!
……
门内,向园拿额头有一下没一下地磕着桌面,砰砰砰声直响。
徐燕时靠着桌沿,闻声低头见她自虐,手伸过去,垫在她额头正下方,向园那下没留力,狠狠砸在他的手心上,手指节狠狠磕在硬实的桌板上,向园下意识抬头看他,男人眉头没骤一下,低头含笑地看着她,“恼了?”
她瘪嘴,叹了口气:“也不是,就是觉得大家都太无情了。这么点时间都不愿给,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就能跟俱乐部那边谈妥了。”
徐燕时双手环在胸前,“真决定要跟他们合作?你爷爷同意么?电子竞技这块,他老人家接受不了吧?”
“不同意也没办法,公司可以慢慢转型,我唯一能弄到钱的途径只有这块了,而且few他们战队刚拿了冠军,手里还有资金,再拖下去,他们也没钱了。”
“我没意见,但你要好好说服你爷爷。”
向园俏生生地比了个ok的手势,徐燕时***了***她的脸,阳光透过落地窗在身后,拇指在她脸颊上轻轻摩挲,两人静静对视了会儿,他手顺到她纤细的脖颈慢慢往下滑,眼神似***沉的***海水,***不见底,眉微蹙着,又透着一点漫不经心。
向园沉浸在他这种心不在焉的挑逗中,“今晚我不回家去你家?”
他仍是漫不经心,手还在她衣领里,嘴角勾笑说:“加班。”
“老板答应你今晚不加班。”
“谢老板,”他挑眉,把手抽出来,一本正经地说,“但还是算了,年纪大了,不能老以色侍人。你自己玩去吧。”
话音刚落,电脑叮咚一声,跳出一条□□消息。
向园下意识瞥了眼,一愣,旋即抬头看想徐燕时,“是陈书。”
陈书离职后去了上海一家销售公司,短短半年做到了分区经理,混得相当不错。
“怎么?”
向园看了他一眼,说:“陈书说,她已经辞职了,在回北京的路上了,听说市场部林海闹辞职,她要回来帮我们。”
陈书当过八年市场部经理,假如她愿意回来,这怕是最适合不过,哪怕林海那个老顽固闹着明天要走也没问题。向园还在犹豫之时,陈书回了一条过来。
“不用觉得为难,我只是觉得在东和待习惯了,在外面不太适应了。”
“好。北京等你。”
***跟着,老庆、萧林、张毅,一一出现在公司门口。
向园怔愣地看了眼徐燕时。
张毅挠了挠头,率先开口:“需要帮忙么?”
医院,赖飞白给老爷子点了香,老爷子昏昏欲***,嘴上却还说:“听说那丫头想搞电子竞技?”
赖飞白说,“是的,拉了两个亿的资金,还在谈合同的细节。”
“人家凭什么给她这么多钱?”
“她以前有个小说大全账号,叫ashers,挺出名的,粉丝也多,她似乎答应跟对方合开一个电子竞技培训中心,就用ashers的名号。”
司徒明天不懂什么培训班要这么多钱,这丫头愿意去折腾也随她了,“老朱跟老王走了?”
“走了,市场部林海也闹着要辞职。”
司徒明天咬牙,“这帮没良心的白眼狼,公司有困难只想着自己拍拍***走人。我都养了帮什么狗东西,顾昌盛呢?”
“没走,他估计还等着股权呢。”
司徒明天冷笑,“让他慢慢等。”
“有件事——”
“说。”
“西安市场部的陈书,昨天从上海回来,投了简历来,说是想回来帮忙,还有阿里的王庆义,以及明德科技的张毅几个人都主动投了简历过来,说是要入职。”
“他们几个是喜欢打小说大全还是怎么的?”
赖飞白笑了下,“都是向园跟徐燕时的朋友,二话不说抛下自己手头的工作,说要来帮忙。阿里的王庆义,我之前也应该跟您提过这个人,向园拒绝过他一次,他这次直接在阿里辞职了,非要来我们公司。天天赖在向园的办公室。”
司徒明天声音闷闷的,“徐燕时研究院那边复试是不是快到了?”
“下周。”
“把他档案拿出来预备好,让他尽快去报道,别耽误人家。”
“好,”赖飞白问,“那王庆义那帮人?”
“交给孩子们自己处理吧,这样的感情,咱们没办法插手,他们来帮园园,是重情重义,可园园也是个重情义的孩子,会有自己的判定的。咱们已经做不了主了,要不当初那十亿,她能问也不问我给人打回去。十亿啊,这个傻孩子。”
办公室,老庆翘着二郎腿,“我真回不去了,我都已经辞职了。”
徐燕时坐在沙发上,无奈地:“你们到底干什么?”
张毅说,“老徐,与其说是来帮你们,不如说是我们来找工作的,你也知道我这几年干的工作,跟咱们当年的专业没有半毛钱关系,一听你女朋友这有个机会,网安不是还缺人么,我就来试试。”
徐燕时拧眉,“你原先的工作呢?”
“辞了啊,”张毅面不红心不跳地说,“我上司老想着吃我豆腐,占我便宜,我好烦啊,我就辞职了。”
徐燕时将目光转向老庆,“你呢,你的上司应该不想吃你的豆腐吧?”
老庆眼珠子一转,“他给我穿小鞋啊,我早他妈不想干了。这回你真别劝我了,这么些年我也算是看清楚职场了,工作嘛,还是跟你们在一起比较***。”
“我下周去研究院了。”
“没事啊,你走了,我帮你照顾园园啊。这么大个网安部没有个专业的人怎么行,你还没我有经验呢。”
话落一半,陈书进来报道。
老庆眼睛一亮,目光就没从她身上挪开过,陈书把向园喊出去,关上门,屋内只余几个大老爷们,说出口的话也直白了许多,“谁啊?”
徐燕时:“市场部的。”
老庆:“介绍一下呗,老徐,这么漂亮一妞。我不管啊,我说什么都留下了,这妞叫什么?”
徐燕时头***,瞥了他一眼,冷淡地说:“想追,自己去问。老庆,你真想好了?你们要是为了我真没必要,我下周就走了。”
萧林这才开口,“说实话,燕时,我们去找梁教授了,也知道你回来后去找过他。我们跟梁夫人他们聊了很多,我忽然觉得我这几年活得挺没味道的,你给梁教授发的那条短信我们都看到了,我当时看的心头一热,就觉得自己这几年过的没滋没味,哪怕是为爱情冲动一次也好,可我一次也没有,按部就班地毕业,找工作,哪怕跟自己专业无关也没关系,觉得活下去就行了。”
那天送向园回家后,徐燕时随后就驱车开往梁秦家,他没有上去,而是在梁教授家的楼下坐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晨梁夫人下楼买菜的时候,看见他坐在花坛边的长椅上,一个人,孤零零却背脊直挺地坐着。
梁夫人瞧那模样像是坐了一晚上,忙把丈夫从楼上叫下来,说自己再去买点午饭让徐燕时留下来吃午饭,徐燕时第一次拒绝,礼貌而疏离地说:“师母,我就跟老师说两句话就走。”
他对梁秦说:“老师,您打我骂我我都不会难受,因为我知道您是为我好,可您指责她,她会以为您是真的讨厌她。您总跟我说,有些人生下来是被赋予使命的,其实我真的不介意自己只是个凑数的。您也没错,只是我可能达不到您的要求。对不起,让您失望了。我答应她了,复试会去的,但假如以后做得可能没有您想象中那么好时,你骂我打我都行,别责怪她,是我自己能力不够,跟她无关。”
梁夫人后来跟萧林几个描述那天的徐燕时,一直在数落梁秦:“我第一次见他红着眼睛来找老梁,跟我们说话也很拘谨,跟老梁那些话的时候,似乎是真的伤了心。我之前就一直劝老梁,不要去找人姑娘,他不听,非要去。现在好了,两人关系这么僵。”
老庆当时还说,老徐应该不至于吧。
梁夫人叹了口气,“是不至于,燕时那么孝顺的一个孩子,又怎么会真的跟他老师生气呢,说话还很婉转,最终又全都怪到自己身上。”
老庆说到这,想起来:“下个月梁老师生日,你带向园一起去吧。”
徐燕时嗯了声。
“顺便排解排解。”
他低头,“没什么好排解,他是老师我是学生,训骂都是常态,我只是心***向园,因为跟我谈恋爱,别人总是对她要求苛刻,”说完,他站起来,抄兜往外走,头也不回说,“包括我的朋友和老师。”
之后几日向园都***在徐燕时那边。白日的忙碌都成了夜晚的归宿,两人************,不到半夜不肯停。被窝湿热,彼此气息缠绕在耳边,说情话。听得面红耳热粗气直喘,最后遭殃的还是向园。
那一个月仿佛成了他们最后的日子,真进了研究院,以后怕又是聚少离多。
向园有天晚上半夜爬起来,写了封邮件。徐燕时***眠浅,她下床的那瞬间也醒了,他撑着床头做起来,***前两人都没穿衣服,此刻也打着赤膊懒洋洋地靠着床头,扯过被子遮住下半身,低头给自己点了根烟,视线落在书房那缝隙里露出的黄光。

三分野在线阅读出色章节

徐燕时走了之后, 向园才知道这一个月通宵加班他究竟在忙什么。
“ai安全大战?”
薛逸程点头,解释说:“对的,就是人工智能安全对抗, 徐总做的只是简单的一些病毒入侵防御机制, ”说到这,薛逸程打开电脑,快速做了个小演示,“电脑安全云盾识别到有病毒入侵的时候, 就会自动开启反***模式,不需要电脑再进行病毒查杀。但凡有病毒入侵,人工智能会自动识别,于是自动查杀。这是系统内网的一个保护。”
薛逸程抿了口水, 继续说, “接下来, 就是外网的一个保护, 就是我们东和集团整个机房的数据库,会有些不法***客, 就比如上次我去西安的第一天***了高冷的电脑查看了西安分公司的数据库, 徐总这段时间研发了一种人工智能安全守护系统,简单通俗点说, 就比如吕泽阳辞职,公司数据客户信息受到威胁,作为领导高层就很被动,数据一旦泻露, 客户对我们的信任度就会降低,所以,有了这个,人智安网,只要开启这个安网,整个集团上下全部的数据全部进入人智识别状态,但凡有***客入侵,安网会反入侵系统,并且追踪。这样的话,即使在这中途有人忽然辞职,只要开启人智,就可以了。”
“那这样的话,网安这个部门是不是可以撤了?”
“……”薛逸程说,“先别想着节约人力成本,这项目只是个试行阶段,人智究竟还不成熟,等人智发展成熟了,网安这个部门确实可以撤了。但先阶段很难,这个项目工程量很大,一个月时间远远不够,徐总这一个月已经把全部的策划和技术内容都做好了,余下的,得靠我们自己了。”
公司新进老庆几个员工,老面孔全换了,现在全是潮气蓬勃的年轻人,偶有几颗躁动的心,向园找两次谈话也就老实了,陈书坐镇市场部,老庆坐镇安全部,销售部则是应茵茵的伯父赵钱,财务部仍由之前的老李接管,还挺井然有序的。老股东剩下不多,除去跟司徒明天关系不错的,就剩下个顾昌盛,跟个坑底里的萝卜似的,拔不动也埋不回去,就这么冒着个小头,凡事不闻不问,也不怎么管事,就挂着个股东的头衔,班也不上了。
一周后,few打来电话。电竞俱乐部au合同通过,可以正式签订,第二天上午,两个亿到账。东和集团才终于像一颗磐石沉入海水里,沉稳下来。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两周后,杨平山被抓了。
这个消息还是陈书告诉她的,杨平山被抓当晚,是梁教授生日,向园跟徐燕时还有老庆几个在梁教授家。梁秦哪能是跟人道歉的人,从向园一进门开始,梁秦就躲在书房不肯出来,无论梁夫人说什么都不肯出来,其实是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姑娘说话,道歉不对,放低姿态也不对,人一上桌,板着脸,见向园还没筷子,板着脸训梁夫人,“筷子呢,上桌还不给人筷子,用手抓着吃吗?”
梁夫人知道他什么德行,一准是不好意思:“着什么急,这不是拿去了?”
向园率先解围,大大方方敬了梁教授一杯,本想说,您不喝酒就喝点水,谁料,这个除了他们毕业那次喝过一次酒之外俗称酒桌上的铁树,今晚不知道怎么的,仰头对着就是一杯下肚,辛辣味一度刺穿他的脾胃,老头被辣得直吐舌头,“这酒味道怎么怪怪的?”
全部人相劝都已经来不及了,这老头手脚忒快,看也不看拿起面前的被子都就往下灌。
梁夫人悠悠地说:“那是的辣椒水。”
梁秦辣得说不出话,只吐着舌头,特殊滑稽,老庆几个都爆笑,梁夫人也憋不住笑,顺口骂了句,“活该。”
吃完饭,梁夫人忽然把向园叫***。
整屋唯俩个女人进了房间,一帮大老爷们则分成两堆,张毅陪梁秦在下棋,几个年轻男人都聚在阳台上抽烟。
老庆:“怎么样,研究院生活,是不是挺无趣的?”
徐燕时穿着件白衬,扣子一丝不苟地扣着,连袖口都扣得整整洁齐的,难得戴了副眼镜,显得脸部轮廓棱角分明,又干净。他人倚着栏杆,单手抄兜,另只手夹着烟停在嘴边,随即转过身,说:“嗯,挺无趣的。”
老庆跟老鬼互视一眼,跟着转过去,“不会吧,后悔了?”
“那倒没有,”他把烟掐了,在烟灰缸上摁了两下,笑说,“说实话,比以前充实,钱不多,但人踏实。但你要说生活,也就那样,实验室,食堂,偶然打个球。”
“说到打球,”老庆惋惜地看着自己胖乎乎的身材,“哎,你俩到底啥时候结婚,我得估***着把我这身材先瘦下来。不然当伴郎太给你当背景板。”
“背景板?”徐燕时笑了下,“背景砖吧。”
老庆:“放屁,你求婚了没啊?”
徐燕时斜睨他,“我跟她现在一个月见不上一次面,今天还是请假出来的。”他哼笑,“还是托你们的福,我才能见她一面。”
等向园出来,两人下楼,向园才跟徐燕时说,“陈书刚刚给我打电话,说杨平山被抓了。有人入侵杨平山的电脑,把他的账本挖出来了,关于东和这几年他送老婆孩子出国的钱,包括送黎沁出国的钱,都记得一清二楚,全都是东和被克扣的工程款。我得回公司,连夜让财务把这几年的全部工程款拉出来看看,明天就有纪检部门的人过来调查了。”
于是两人最终还是回了公司。
向园对着电脑查数据,徐燕时则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眼神盯着她。向园忽视那道直白戳人的视线,注重力集中的数据上,然而,集中失败,这么一个英俊要命的男人坐在自己面前,还拿那种***情款款地眼神看着自己,谁能扛得住。
徐燕时松了松衬衫扣,***情松散地窝在椅子里,敞着的胸膛里不知道为什么隐隐泛着红,可他今晚似乎没喝酒,那道***凹的胸肌弧线,似乎比前段时间更明显了,若隐若现地遮在衬衫领口下,他似乎最近线条又***了……
他人窝着,袖扣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得,卷到手肘位置,露出一截手臂,青筋凸显,怎么一个月不见,男人味越来越明显,怎么还越长越有味道。
“你干嘛这么盯着我?”
“不让看?”他懒洋洋地靠着,一只手支着。
向园败下阵来,走过去,坐到他敞着的腿上,低低叫他名字:“徐燕时。”
“嗯。”
“今晚回去吗?”
“得回。”
“我那天闻声有人在电话里叫你徐教授哎。”
“实验室里有老师带的研究生,跟着瞎叫的。”
两人视线在空中纠缠,如烟花炸开,火光四溅,向园低头***他,被人偏头躲过,垂眼冷睨她“听说你招了个男秘书?”
“……谁告诉你的?”向园一愣。
“听说还是个98年的,北影毕业的?怎么样,很帅吗?”
“真不是我招的,是我远方的小表弟,喜欢表演,找不着工作,我爷爷呢,让他来我们这实习,真的是实打实的小表弟。”
“你就想像你那些小妹妹,一个小屁孩。”
“我没有妹妹。”
向园撒娇地抱着他,“我也是你的妹妹呀。”
气息渐起,徐燕时手从她腰间探入,懒洋洋地看着她,听她气息渐促,他则仍是一脸散漫,手忽轻忽重,低头含住她的唇,“想了?”
“砰!”
会议室大门被人恨一脚踹开,两人唇刚贴上,向园吓得一个激灵,直接从他身上弹起来,只见男秘书站在门口,一脸不可思议地,反应也贼快。
那所谓学表演系的表弟,在迅速确定这位帅比身份之后,白眼一翻,两手***索着前行,学了个盲人有板有眼的,模流了一圈,全当两人不存在,转身***出去,一边***索一边说,“我的拐杖呢,咦……”
小表弟为了学得逼真一点,在门上结坚固实地连撞了两下,才跌跌撞撞地走出去。
徐燕时靠在沙发上,非常冷静地摘下眼镜,用手揉搓着鼻梁,没有一点不耐烦地样子。
三个月后。
东和集团的挪用集体资金案子落下帷幕,杨平山获刑十五年,顾昌盛获刑十年。而这个案子从头到尾在微博上议论纷纷,这个案子成为了本年度最啼笑皆非的案子。开始的忽然,结束的也快,甚至在全部人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入侵了杨平山的电脑。甚至在微博上,一度***地展开过一场关于入侵这个电脑泻露出账本的***客是否应该获刑。
然而,关于这个***客他们终究一无所知,更别说获刑,后来人们给他取名叫x。
二年,x再度在微博上掀翻了***热潮。
那年因外文网站发生一起辱华事件,涂抹中国国/旗,当天晚上,外文网站被***,中国国/旗在网站挂了整整一周,对方服务器至今未恢复,国旗的正下方,留有一个x印记。
第三年,恋童癖网站频频被***,右下角仍是一个x。
每一年,似乎只要有热点事件出现,x就必定会出现。
直到第五年。
x自首,一一交代了从杨平山的案子,到国旗,到网站。交代的事无巨细。
而那年杨平山事件落幕后,东和集团逐渐步入正轨,旗下买了两个电竞战队,成绩斐然。老爷子大病初愈,在度假村的海滩上办了个露天party。张毅老鬼还有萧林在打沙滩排球,几个***被他们逗得哈哈直乐。整个沙滩都是他们的欢声笑语,如袅袅余音在空中环绕,穿透清亮的河水,盘桓在山***上,似闻鸥鹭在空中回应。
陈书在烤串,老庆和高冷黏黏糊糊坐在一旁给她讲冷笑话,陈书翻了个白眼,“你俩的笑话,一个赛一个冷,火都给讲灭了,闭嘴!”
老庆跟高冷互视一眼,哼唧一声,谁也不理谁。
小表弟正在揣摩演盲人的精髓,老庆问他你在干嘛,“演盲人。”
“为什么?下部戏的要接的?”
小表弟义正言辞地说:“不是,在这个家的生存技巧。”
因为这里有两对腻腻歪歪的情侣,见识过家冕跟江小满之后,忽然发下那天在办公室看见姐夫跟姐姐接吻已经算是清汤寡水了,主要是姐夫太高冷了。不像家冕那么热情似火。
老庆听完,哎,小表弟,这你可就误会你姐夫了,你姐夫才是畜生中的老畜牲,禽兽中的战斗机。私底下没边的样子,你可是没见过。他的段数一般人见不到。
江小满怀孕三个月,正在哭为什么今晚的月亮不圆,家冕在一旁哄:“因为今天不是十五啊,宝贝。”
江小满问:“那为什么今天不是十五啊!!!”
家冕说:“因为今天是八号,要给你买包啊。咱们不是说好了嘛,日子要一天天过。要不,我明天帮你问问九号,愿不愿意跟十五换一天。”
……
徐燕时跟向园坐在后头笑得不行,向园笑倒在徐燕时的怀里,“我以后要是这样,你千万记得打死我。”
徐燕时满满搂着她,低头含笑瞧她,眉梢眼角都是成熟男人的味道,勾人的很。向园抬头***了他一下。男人装得挺正经,要换作平时早就吻下来了。自从进了研究院,他似乎就变得闷骚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里头太压抑了。
向园忽然想起来,“你最近怎么用左手吃饭了。”
“练大脑,院里要求的。”他当时漫不经心地答。
后来生下小汤圆,向园才明白过来,他为什么忽然在那阵子改成用左手吃饭。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院里的一阿姨,刚生完孩子,天天在单位里吐槽抱孩子累,家里男人不管,自己为了抱孩子手脱臼,都快得抑郁症了。
徐燕时为了右手顺劲能抱孩子,特意改成了左手吃饭。
她那时候还没发现,她没什么力气,没抱一会儿就累了,汤圆不知道是随了他还是随了谁,骨头沉,比一般小孩重。基本都是徐燕时抱。
这都是后话。
“对了,那天你跟我爷爷在书房说什么来着?”
“获奖感言。”
——
人生哪有什么对错,行至生命的尽头,那些所曾受过的苦难、挫折,都成了不堪一折的风景。平庸有平庸的活法,有人住高楼,有人行山峰,有人立低谷。人生不过就是,建高楼,行宾客,楼塌,离去。
我们用尽了全力,也许只是度过了平凡的一生。
而我从小被父母抛弃,半身漂泊,雨打归舟。被世界选择或抛弃,看透人***,也相信,全部繁华落幕,苦难和幸福亦非常态。被质疑,被诟病,也曾在万丈迷津中迷失自我,消沉至极。这一辈子也不曾为自己活过,不过就是在恰好的年纪,爱上了一个人,想同她百年同衾,死后合棺,永不分离。
园园,一百岁快乐哦。

徐燕向园小说推荐

三分野徐燕向园小说每一个故事都带着甜蜜,带着温热的浓情,他们的爱情,炽热但不张狂,***邃却不缱绻,温暖和暖, 让我们可以相信爱情的美妙。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