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三分野(徐燕时向园)热门章节全文完整免费阅读
三分野(徐燕时向园)热门章节全文完整免费阅读

三分野(徐燕时向园)热门章节全文完整免费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4-09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火爆热门小说三分野(徐燕时向园)热门章节全文完整免费阅读共享给大家,愿小编给您带来好心情!有什么出色动人的故事呢,赶紧来围观吧。向园还没入公司的大群,而林卿卿和高冷这两个老油条,根本没人看大群。像这种公司几百人的大群都是直接屏蔽的,除非有人艾特他们,会点开看下,平时都是直接略过的。应茵茵说话向来这样,林卿卿是知道的。

三分野小说简介

向园假如知道后来她跟徐燕时会再重逢,并且还不可救药地爱上他。
那么当初一定牢牢守住自己的节操,绝对不会当着他的面——
一个接一个的换男朋友。
后来有人问:“徐燕时,你这样做值不值?”
他那时姿态慵懒地靠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一只胳膊挂在椅背上,另只手边拎了瓶啤酒,眼底情绪未名,却令人无限惆怅,他慢慢仰头灌了口,眼神却******盯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大楼:“小时候大人们常说,这个世界是美妙,可我发现这个世界并不如我想象中那么美妙时,我没想过要怎么去匡正。我只想送她一个,我认为的理想世界。”

三分野最近章节免费阅读出色试读

然而,更骚的是,徐燕时竟然把最后那句“家丑不可外扬”给撤回了。
技术部众人惊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试图从彼此脸上找答案。然而无解,尤智从他理工直男的角度快速在脑海中分析了一下,响指一拨,给出结论:“老大这人,真的很腹***。”
张骏等人:“怎么说?”
尤智:“在群里这种尴尬的氛围下,我忽然撤回一条信息,你会问我撤回什么嘛?不会吧,销售部那几个白骨精更不会问,她们这会估计也跟我们一样围在一块时刻盯着手机预备团战,谁杠骂谁。然而她们没想到老大会出来杠,而且那几个谁没对老大有点想法?这会儿心里估计好奇死了。哎呀,徐燕时跟这女的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么护着她,不会是喜欢她吧。既然喜欢她为什么又撤回呢,是不是还没那么喜欢呀,那我还有没有机会呀!这个时候,你觉得他们是对向园更好奇还是对向园和老大的关系更好奇?人一旦被转移注重力,很难再回到一开始的问题上。所以向园她一个来公司不到两天的新人,年假是怎么批出来的,还重要吗?”
这回连李驰都恍然大悟了,“卧槽,这要是真的,我他妈要给老大跪下了。”
张骏陷入了一种不皦不昧的精神恍惚,这这……还是平日里“不食人间烟火”的老大嘛?
尤智处之泰然地拍拍张骏的肩,视线重回手机上低着头说:“你别看老大平时一副什么都不管懒懒散散的样子,刚起来还是很刚的,高冷不是跟老大同个大学吗?听说那时候哪有这么好说话,当年在武大很威风的,连我这个北京理工的都听说过武大男神徐燕时。只不过现在虎落平阳被犬欺。”
张骏眼看着会议室门口出现了一道高大且熟悉的身影,***色羽绒服敞着,他单手微微把羽绒服拨到身后,手***运动裤兜里,另只手从善如流地摘了眼镜,然后提着镜腿斜倚着会议室的门框,低着头似乎在想,他被哪只犬欺了。
“事实证实,狮子***久了,也会变成hello Kitty的。但是老大今天的表现我很满足,他终于意识到他曾经还是只狮子这件事。虽然可能离复苏还差那么十万八千里,但是高冷的脚气再攒几年滚成筋斗云,总有一天,他俩双剑合璧,能再上西天的。”
这嘴,真贱呐!
张骏想提醒尤智老大来了。
但是尤智自己不管三七二十一扛起棺材板就躺了***,都不给人阻止的机会,棺材板盖得严丝合缝。后来尤智秋后算账质问张骏为什么没提醒他,张骏原话重复,尤智第一次见有人把找死说得这么清新脱俗的。
施天佑、李驰、张骏还有几个叫不上名字的路人甲乙丙丁,纷纷离席,远离战火。
尤智这才后知后觉地回头,徐燕时没在看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嘴角微微提着,那削瘦的轮廓更锋利俊挺,他侧脸尤其好看,下额线条***绷流畅。
五官不算精致,但每一分都恰好,偏又比常人多了三分骨相。
尤智觉得今天的徐燕时有点过分帅。
他镇静自若地拿起手机走出去,经过他身边时,徐燕时恰巧漫不经心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尤智感觉灵魂受到了拷问,立马跟泥鳅似的从他身边一溜而过:“你好再见。”
——
向园他们回来那天,已是两天后的下午。
彼时,办公室大楼门口精致而古朴的撞钟正笔直地指向五点,——下班时间。
向园刚摁下电梯,门“叮咚”一声打开了。
妆容艳丽的女人款款走出来,向园记得她叫应茵茵,一个听起来就很嗲的名字。某总小侄女,向园印象***刻,于是礼貌***地朝她笑了下。
应茵茵妆扮的比上班还细致,浓密的眼睫毛像一支待发号施令的***凤翎,她高傲地扫了眼向园,不冷不淡地回了句:“回来了?好巧,我们也下班了。”
向园还没入公司的大群,而林卿卿和高冷这两个老油条,根本没人看大群。像这种公司几百人的大群都是直接屏蔽的,除非有人艾特他们,会点开看下,平时都是直接略过的。
应茵茵说话向来这样,林卿卿是知道的,她除了对男生和颜悦色还有她们那个狐狸精团,对公司里其他的女生似乎都没太有好脸色,甚至有些看不起林卿卿这样的姑娘。
林卿卿也不太去惹她,但向园,似乎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都没接她话茬。林卿卿莫名觉得有点解气。
应茵茵后面还跟着个李驰,林卿卿瞪了他一眼,李驰作乱似的在林卿卿脑门上胡乱一揉,“干嘛,哥又帅了?”
应茵茵在勾引李驰这件事,全公司上下大概除了向园,没几个人不知道。虽然林卿卿早知道李驰这丫的肯定把持不住。
这事儿,高冷也跟林卿卿想到一块了,他对应茵茵没什么意见,男生看女生其实只有两个标准,女汉子和女人。应茵茵是女人中的狐狸精。也就老大和尤智这两个技术宅,才会不为所动。
李驰沦陷是早晚的事。
所以趁李驰从他身边走过,起哄似的搡了下李驰的胳膊,意味***长地:“哎哟,我们李公子这是要结束跟右手为伴的日子了?”
李驰都走出电梯门口了还折回来暴揍了高冷一顿,高冷手上七零八碎全是从大西北带回来的礼品袋子,猝不及防被人偷袭,不甘心地窝在电梯角落发出SOS:“李哥李哥。爸爸爸爸。”
李驰这才放手。
应茵茵笑盈盈地站在门口,看着闹做一团的兄弟倆,笑得春风满面嗔道:“李驰,你不要总欺负高冷啦!”看起来他们的关系,似乎比跟自己本部门两个姑娘们的关系都还好。
林卿卿有种令人膈应的排挤感。
高冷还不知死活地:“对啊,茵茵让你欺负她。”
李驰又是一顿爆k。
应茵茵天生对男生有一种***和力,又会撒娇,公司里除了个别男生不太喜欢她,似乎跟其他男生关系似乎都还不错。傻子都能看出来,这应茵茵似乎在向园面前有点过度显摆自己跟技术部男生的关系。
林卿卿看了眼向园,她却自始自终都体贴地替李驰按着电梯门,不让它合上。
同样是漂亮且有优势的女生,向园的相处模式就比应茵茵***太多,向园家教非常好,她身上一点一滴都透着一种大家闺秀的文气,开玩笑时的大大方方、幽默风趣,完全不扭捏。
等李驰走出去,电梯门再次合上。
林卿卿忽然问高冷:“你跟应茵茵关系很好吗?”
高冷拎好东西站直,斜睨了她一眼:“还好吧,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们似乎都挺喜欢应茵茵的。”
高冷一笑,没心没肺地说:“男生跟女生只有两种关系,要么***,要么下床。不能***的女生,那么床下的女生,你跟她对我来说没有区别。”
“……”
“不是吧,你脸红了?林卿卿,你没谈过男朋友吗?”
——
向园跟李永标销完假,下楼回技术部,发现整个办公室都空空荡荡,会议室大门敞着,窗户也没关,风顺着狭窄的缝隙涌进来,乳白色窗帘被风刮到一旁的写字板上,勾着,大股大股的冷风嗖嗖灌入。
会议桌上,垃圾成山,什么都有,乌烟瘴气。
吃了一半还掀着盖的泡面、横七竖八躺着的茶杯、面包屑以及几块拆了一半的高精度板和两台开着的笔电,哦,还有一双不知道穿了几个礼拜的袜子,已经硬得直接立在桌上了。
她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高冷见怪不怪,淡定自若地在“垃圾堆”里找到自己的茶杯,骂骂咧咧去洗杯子:“靠,施天佑这个奇葩又拿我的杯子喝水!他能不能自己认认真真洗个杯子。”说完,去洗杯子之前,提醒了一句门口的向园:“你以后自己的杯子藏好,施天佑不管男的女的,他都喝,包括林卿卿的杯子也不能幸免。”
“他为什么就喝别人的杯子?”
“因为他天天喝点太太静心口服液也不太喝水,又不爱洗杯子,每次泡完一杯菊花茶,一周后连蘑菇都长出来了,他就觉得洗也洗不干净了,索***拿别人的杯子喝咯。因为别人都会洗杯子。”
“那徐燕时呢?”
高冷兜底,交代了个干净:“老大的杯子他不敢喝,因为老大暴揍他一顿后,还会让他加班,让他饱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老大这畜生欺负起人来,可怕的很。”
“徐燕时经常欺负你们啊?”
“倒也不是,老大其实大多时候不太管我们,他这几年不太顺,分公司指标又一年比一年下滑,总部反正不太重视他,尽管陈珊那边一直在努力把他介绍给总部,但这几年总是被各种‘关系户’捷足先登,本来其实早就可以去北京总部的研发实验室了,但你也知道,这种企业,很在乎人脉。经历过几次打击后,老大这两年就有点不太管事儿了。陈珊找他谈过好几次话,反正每次从总部回来,老大心情都不太好,尤其急躁。加上头两年,他弟弟生病花了很多钱,父***又欠债。老大其实这几年蛮缺钱的,而且他真的很自律的,跟我们比起来,整个就一无欲无求的活菩萨。别看他这么冷淡,之前都差点去借高利贷了。”
向园听完,沉默半晌,问了句:“他们人呢?”
高冷给自己倒了杯水,一边喝一边视线环顾了一圈在找林卿卿:“第一笔年终奖金下来了,聚餐去了,一年中最欢乐的时光啊。你晚上没事吧,老大让我们销完假一起过去。”
正说着,林卿卿回来了。
高冷放下水杯,拿起外套站起来,“走了,他们在等了。”
不等两人跟上,他率先走进电梯。
静静站了会儿,等电梯门缓缓关上,高冷忽然想起一件事,一边穿外套一边随口问了句:“对了,园姐,我刚才在给他们分礼物的时候,忽然发现少了一件,老大那件礼物你给放在哪里了?我找半天没找到,不会掉在出租车上了吧?”
向园仰头盯着电梯***上跳动的led数字,心不在焉地说:“哦,那可能落在出租车上了吧。”
高冷穿外套的手瞬间顿住,仿佛被雷劈中,脑门瞬间落下三道***线,“那怎么办?不能整个部门就老大没有礼物吧?那多可怜。”
“等会下楼去门口买两个棒棒糖给他吧。”
高冷炸毛:“老大以前是不是得罪过你?你要这么对他?你会后悔的,你知道不?尤智刚刚跟我说,老大今晚预备给咱们接风洗尘,竟然***自下厨!我都多少年没吃他做的饭了。”
“是为了省钱吧。”
向园翻了个大白眼,看透了。

三分野全文阅读出色试读

华灯初上,道路两边夜景繁荣。一字排开的仿古灯散发着昏黄的光线,映照着这宽广平直的马路,落下一地斑驳寂静的光影。不远处高楼耸入***幕里,整座城市光怪陆离,却又平静安详。
高冷在楼下叫了快的打车软件,定位到徐燕时的公寓。
向园坐上副驾,偷***看了眼司机装在支架上的手机,貌似跟她家是南北方向,感觉是两个世界的尽头。她挠了挠鼻尖,没想到多年后以这样的方式去了他家,心情有些复杂。
她不知道等会该怎么跟徐燕时打招呼,人不回她信息,还跑人家里去蹭饭,她要是不加那句我早就不喜欢你啦,还好,一加上,显得有那么点此地无银三百两,尽管她是认真地说,但手机至今都很安静,她有一种被人扼住命运喉咙还不能挣扎的窘迫,过分徒乱人意。加上,今天刚从沙漠回来,她都没有好好洗个澡就风尘仆仆地往人家里跑也不合适。
所以车子开出一半的时候,拐进一条小路,路灯比刚才矮了一截,却更亮,行人渐多,匆匆而过。向园狠下心找了个借口,踌躇转回头对高冷和林卿卿说:“我忽然想起来,晚上似乎还约了个朋友……而且,我也没发年终奖,没什么好庆祝的。”
理由听起来很充沛。
后视镜里,高冷跟林卿卿互视一眼。谁知,林卿卿也犹豫地看着高冷说:“假如向组长都不去了,那我也不去了,都是男生,我去也没什么意思。”
“别啊!刚不都还说的好好的么!”高冷急了,大脑灵光一闪,对向园比了个手势五,“那这样,我分你五块,年终奖嘛,重在参与。”
向园笑了笑,“真有事。”
高冷咬牙,痛定思痛:“二十,不能再多了。”
向园正在跟司机商量在前面路口停,正巧,高冷这时手机响了,他抓到救命稻草似的立马接起来。
“到哪儿了?”电话那头是尤智。
高冷:“还两个红绿灯。但是现在有个问题,我组长说不想去了,林卿卿闻声了也很没主见地表示不想过来了。怎么办?”
前方路口很快就要过了,向园一言不发低着头刷朋友圈,其实也没再看,就是百无聊赖打发时间,等高冷跟他们打完招呼再让司机停车。
高冷说了没半会儿,就不由分说地把电话递了过来,“老大说,让你接。”
向园盯着那亮着的手机屏上“尤智”的名字愣神,是徐燕时接了尤智的电话?她犹疑了一会儿。高冷急不可耐地促她,“快呀!”
“喂。”她把电话贴到耳边。
那话那头传来很低沉的男声,是惯有的冷淡,叫她的名字。
“向园。”
她微楞,声音清透却莫名消散了她心里的寒气,因为太过久违和熟悉,恍惚间,她几乎要以为这个电话的尽头站着的是,曾经那个高傲的少年。
她垂下眼,睫毛轻颤,漫无目地飞快刷着朋友圈,“你说。”
他没有立马开口,而是静了一瞬。
向园似乎闻声有人在电话里冷不丁喊了句:“你走去哪?”
他似乎走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向园心神不安,朋友圈越刷越快,已经到了三天前的状态,正当她有点不耐烦地锁掉屏幕,想对着电话吼一句你还说不说的时候,那边忽然开口。
“不是说不喜欢了?”徐燕时一顿,似乎是笑了下:“怎么,不敢来?”
向园胸口骤然一缩,意料不及的调侃,本来就是一湖搅不清的浑水了,他又从不远处轻轻投来一块巨石。她想过收到那条短信的徐燕时,可能会有千万种反应,不屑、嘲笑、冷淡……万万想不到,他竟然会直接说出来。
“想多了你,”向园转头看窗外,刚好瞥到四周一家龙虾店,她脱口而出:“我想吃龙虾,高冷说你们吃火锅,我最近上火,吃不了辣的。”
“好,真不来?”
向园又纠结了,犹豫半晌转头问司机:“开到哪儿了?”
司机指指前方路口,“转弯就到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被坑了,徐燕时这个电话打得完全就是拖延时间。人都到楼下了,再打车回去?这个也太尴尬了吧?向园手里的电话还没挂,转眼间,司机已经轰着油门把车***到楼下了,把手刹一拉,车***灯一开,仿佛头***闪着“做好事不留名”的光环:“到了,五星好评,谢谢。”
……
高冷和林卿卿下车,向园还坐在车里,就看见昏黄的路灯下,同样握着电话的徐燕时站在花坛边的伢子上。他人本就高,路灯把他整个人照得干净利落,一身灰色运动服比往日更精神,只是没穿外套,整个人在来来往往裹得跟熊一样的路人堆里,显得单薄了些。
模样确实出众。
向园:“看到你了。”
徐燕时这才朝这边望过来,高冷已经缩着个身子哒哒哒朝他的老大跑过去。林卿卿慢慢跟在后面,一步三回头确定向园有没有下车。
高冷像条八爪鱼似的,扑进他怀里,被徐燕时冷着脸嫌弃挡开。电话里***接着传来他的声音:“下车吧。我去买龙虾。”
这声音没什么情绪,不温柔,更不是什么哄人下车的话。跟“你好”没什么区别,却让向园心砰得跳了下。而重点是,表情明明是冷的,仿佛说这话的,并不是车外那个脸上写着“生人勿近”的男人。
“好。”
她收起手机,推门下去。
——
这是个挺老旧的小区,设施也都停留在几年前,不远处就是个老人公园,熙熙攘攘已经聚了一波“换过很多广场却也跳不齐这支舞”的阿姨们……还有遛狗、逗小孩的,人潮汹涌,连路灯都透着人气。
徐燕时跟他们一起上去拿了外套预备下楼去买龙虾。屋子里已经闹成一团,高冷跟尤智还有几个男生在打小说大全,一波吃鸡,一波王者。
高冷把把拖后腿,尤智几个把把摔手机把人摁在沙发上暴揍,揍完又死***不改地组他。
林卿卿在陪徐成礼看英文动画片,有好几句没听懂,徐成礼竟然都明白了,还在嘀咕,这电影的台词好白痴,给三岁小孩看的吧。林卿卿一脸震动,怀疑人生。
施天佑跟张骏在吐槽她最爱偶像剧里的演员,“这个女演员的这个线雕鼻子做得都可以去演射雕了。”
张骏十年金庸迷,来了兴致,认真跟他讨论起来:“黄蓉吗?”
施天佑竖起食指,摇了摇,“nonono,演雕。”
张骏感觉金庸被欺侮,怒了:“那是神雕侠侣。”
施天佑哦了声,不是很感爱好。
……
徐燕时下楼去开车,穿得很随意,一身简单的灰色运动衫,白色羽绒服长至膝盖,一双简单白色板鞋,他阔步朝停车场走去,裤管在风中***贴着他的小腿,勾勒出利落的线条,干净却有力。
他随手摁了下车钥匙。
车灯闪了下,解锁。他手刚扶上车门,随意瞥了眼后视镜,顿住,镜子里站着一个人。
徐燕时没戴眼镜,微微眯眼才能辨认那是向园的身形。然后松了手,人站直,视线却没看着她,侧着头,冲斜后方的姑娘勾了勾手。
向园手慢慢揣进羽绒服兜里,走到他面前。
徐燕时羽绒服敞着,一只手拿着车钥匙,一只手揣进裤兜里,低头看她:“找我?”
向园看了眼四面,反正就是不看他,善解人意地说:“其实,你也不用去买……太麻烦了,我吃火锅就行了。”
徐燕时哦了声,人松下来,往车上靠,睨着她:“所以,小龙虾只是不敢来的借口?”
向园咬牙,恨不得拍死自己,她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也……不是。”
他却索***把整个人的重心都靠在车上了,改成双手抱胸的模样,松散极了,继续漫不经心地落井下石,拿石头砸她的脚:“不是你说让我们放下过去,重新开始的吗?”
——咦,她什么时候说过,这人怎么偷换概念?
“我那是怕你尴尬,给你个台阶下,”向园说着,低头抿了下脚尖,“而且,你也没回我。”
“那你希望我怎么回?知道了?哦?好的?”
确实,似乎这么回也不太合适。这条微信怎么回,似乎都有点希奇。所以她真是头脑发热,当初就不该这么发,害得两个人本来就尴尬的关系,这下变得更尴尬了。
“那是我的错?”
“不知道。”徐燕时往别处瞥了眼,站直身,手再次扶上门把,低头问她:“小龙虾还吃不吃?”
“吃。”
徐燕时没情绪地勾了下嘴,兀自打开车门上了驾驶座,向园眼疾手快绕过车头,也钻上副驾,绑好安全带,乖巧地坐直,笑眯眯看着他:“一起去吧。”
……
车内装饰很简单,车也是普通款,看得出来,是真没什么钱。
徐燕时开车很规矩,不接电话也不玩手机,唯一就是有点懒散,靠在驾驶座上一只胳膊杵在车窗上,单手控着方向盘,连停车都是单手用手掌磨方向盘,典型的老司机。
两人买完龙虾又去了趟超市,向园问他买什么。
他没说话,向园在门口等的时候,余光瞥见柜台上插成花状的棒棒糖罐子,她犹豫了一下,见他还没出来,一股做劲冲***拔了两根,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进兜里。
服务员以为她抢了什么,差点从柜台里翻出来捉她,向园立马掏手机付款,嘴里还劝呢:“付钱付钱呢。”
人才翻着白眼刷条形码。
回程的路上,两人在等红灯,高冷电话催过来,徐燕时懒洋洋靠在座椅上,瞥了眼,没接。
“干嘛不接?”
他拎了下羽绒服的领子,重新握住方向盘,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了敲,看了眼后视镜说:“马上到了。”嗓音有点哑,说完他清了清嗓子。
结果等车子驶过红绿灯,高冷的电话再次拨过来。
向园直接捞起扶手箱的手机,微微倾身,把话筒贴到他耳边,强行给他接了。
“听着烦。”
徐燕时没看她,视线仍在前方,只是抵在方向盘的食指顿了顿,“喂”了声。
向园手指刚巧触碰到他耳边,跟他人一样冷,指尖碰上,神经骤然绷***,她浑身毛孔像是过电一般战栗,这男人恐怕连血都是冷的。
可渐渐,他耳朵竟然热起来,连带着向园的指尖,逼仄的车厢里,莫名起了一股暖风,刚刚***绷的神经被吹软,他若有似无的说话声盘桓在她耳边,比羽毛还挠人。
高冷似乎问她在哪。
徐燕时一边听电话,一边心不在焉打方向,车子拐进一条人烟稀少的小路,很没耐心地说:“跟我在一起,挂了。”
然后就真挂了。
向园把手机放回扶手箱,问出了她一直想问的问题,“你是怎么来这家公司的?”
“机缘巧合。”
“……”
拐过几个十字路口,眼前的风景渐渐熟悉起来。
向园狐疑地看他一眼,“我听高冷说,你在这边似乎,不是特殊顺利……有没有想过去别的公司?我可以……找人帮你介绍。”
徐燕时把车停好,熄了火,拿上车钥匙,终于侧头,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了她一眼,似嘲讽似自嘲:“不需要。”
说完,他直接解开安全带下车,向园在车上坐了会儿,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刚才真是一时嘴快,明知道他是被关系户给打压的,还在他面前提这个,这样会让他更灰心吧?
她怎么一碰上徐燕时,就老犯浑呢!
她忙下车追上去,徐燕时闻声后面的关门声,头也不回把车锁了,大步流星朝楼栋走去。
她哒哒哒追上去,进单元门前,纤细的手臂直接横在那漆***沉重的破旧铁门上,把人堵了,嬉皮笑脸地叫他名字:“徐燕时?”
男人冷着脸,低头睨着她。
向园从兜里掏出刚才在超市买的两根棒棒糖:“你看我从大西北给你带回来什么了?!”
徐燕时看戏一样,露出一种没见过棒棒糖的表情,神乎其技地配合着挑眉,那表情似乎写着——这哪是大西北买的,月球上的产物都被您带回来了?

小说推荐

感谢您来阅读小说三分野章节在线阅读,在百忙的生活中,希望可以给您带来一点轻松,天天好心情!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