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怎敌她香软可口(楚杭杭陆则)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怎敌她香软可口(楚杭杭陆则)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怎敌她香软可口(楚杭杭陆则)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5-22

小说内容介绍

我遇见你是最漂亮的意外。小编今天带你一起欣赏怎敌她香软可口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主角是楚杭杭陆则,怎敌她香软可口全文阅读主要讲述了陆则的信仰是万家灯火,也是楚杭杭。
往后余生,国徽和她,在他心头一齐并列。

楚杭杭陆则小说摘要

楚杭杭母胎单身20多年,相亲相到了警察局里,阴差阳错碰到了省公安厅的“厅草”陆则。
陆则:楚杭杭小姐,听说你缺结婚对象,你看我合适吗?
楚杭杭:????!
......
某日,在陆则的注视下,楚杭杭被迫在朋友圈发了一张两人的拥吻照。
看着身旁俊朗的男人,她不禁纳闷:说好的合约夫妻,只有利益,没有感情呢?

怎敌她香软可口完整章节阅读

第24章 命悬一线
“陆则!”
看着倒在沙发上的陆则,楚杭杭撕心裂肺的大叫了一声,马上扑过去拉他。
别墅外的数人听到屋子里动静,马上火速冲了进来。
楚杭杭抬头一看,破门而入的两三个人清一色穿着公安制服,皆是陆则的同事。她一眼认出了其中的张小崇,马上边哭边冲他们道,“快,快送他去医院....他流了好多血.......”
为首的张小崇双眼猩红,看到陆则双目紧闭,一脸失血过多的苍白脸色,不禁大吃一惊。马上和几个同事拖着抱着陆则往外冲。
楚杭杭手忙脚乱拿起手机,马上跑过去跟上。
一前一后两辆警车,正疾速驶向省人民医院。
楚杭杭胡乱擦了下眼泪,气不打一处来,哽咽着质问:“他的血流了一身,为什么不送他医院?你们就这么纵这他????这样会没命的,你们知不知道啊???”
正开着车的小王和副驾驶上的小郭皆是憋着眼泪,没脸开口。
一旁的张小崇红着眼,拼命咬牙忍着泪,一脸愧意,“***,对不住。”
“今天伏诛凶手的时候,没想到凶手随身带着匕首。陆处......近身搏斗的时候被凶手划了一道。”
四天之前,陈年冤假错案终于进展到了最后的真凶抓捕阶段。S省省厅临时决定派出一支队伍到临省进行支援。陆则接到任务之后,马上马不停蹄的带着一队人马奔赴S省。
在真凶的住所四周蹲守了三天之后,大致摸清了真凶的日常活动范围和路线,经过研究决定,在今天早上对凶手进行实时抓捕。
可是谁也没想到,凶手最近在媒体上看到了相关案件的报道,保持了高度警惕性,就连去菜市场买个菜也随身携带着匕首。
按理说,以陆则的身份地位,抓捕凶手根本用不着他亲自上阵。
可是,当凶手的匕首亮出来的时候,冲上去的两三个警察猝不及防,马上挂了彩。车里埋伏着的陆则见状,马上推开车门,加入到了和凶手的搏斗中。
陆则的身手不凡。在公安大学的还没毕业的时候,他就被送到德国交换过一年,接受德国飞虎营的魔鬼式练习。这些年的全国技能比武大赛中,只要是陆则上阵,拿到的名次总是名列前茅。
因此,当张小崇一行人回过神儿来,推开车门朝陆则奔过去的时候,陆则已经一脚把凶手手中的匕首踢飞了。几个警察看准时机一拥而上,一把把凶手摁在了地上,凶手彻底落网了。
近身搏斗,往往意味着命悬一线,受伤挂彩都是常有的事情。
陆则和凶手交手的时候,被匕首划中了右胸。
张小崇抹了下眼泪,陆则受伤的画面又出现在他的眼前。
为了不打草惊蛇,埋伏现场只配备了两个医务人员。极其恶劣的医疗条件下,陆则的伤口无法进行缝合,只进行了简单的消毒清理。
“我们劝他先去医院缝合伤口,可是他骗我们说不过是破了皮,不要紧.......坚持要先回家一趟......”张小崇哽咽着,脸上一片泪光,“到S市的路上,我看陆处的脸色就不对,可他故意穿着制服外套.....遮住伤口流出来的血........就是想瞒着我们......”
黑色的制服外套,就算染上血色也看不出来。
陆则是存了心,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
张小崇掖了掖泪水,“......我......我就该打晕他送到医院的.....”
说到这儿,车里已经是一片哽咽声。
车里坐的几位,都是整日和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斗智斗勇,流血、流汗却不流泪的硬朗汉子。而现在,听到张小崇的话,都纷纷落了泪。
泪水无声的滑下,楚杭杭呆住了。
她没想到,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陆则一去四天,杳无音信,原来是去......
原来,陆则口中云淡风轻的出差,竟然是这样的命悬一线。
泪腺仿佛失灵了一般,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在楚杭杭的风衣外套上形成一片水渍。
假如不是她非要和陆则离婚。
假如不是她一直催陆则回来。
假如不是她威胁陆则到了S市马上到翠湖雅苑签字。
也许他就不会伤的这样重,也许他现在早就在医院包扎好了伤口.....
绝不会像现在一样生死未卜。
楚杭杭轻轻搂过陆则的头,看着他安详的面容,仿佛有万蚁噬心。泪水一颗一颗滴落,打在他的额头上,顺着他高挺的鼻梁,鼻梁下的薄唇一路滑落.......
手指甲狠狠的戳进柔软的掌心,她抽噎着,移开了目光,偏头看车窗外飞逝而过的街景。
......
省人民医院门口。
接到省公安厅的电话,护士早早已预备好了急救车,几位医生马上把陆则送往急诊部进行手术。
望着急救车越走越远,直到消失在医院走廊拐角,楚杭杭站在原地,早已经哭成了泪人。
张小崇三人奉命护送陆则,一直提心吊胆到现在,总算把他送进了医院。
为了抓捕犯人,几个人一连三四日都没有合眼,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陆则的手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样耗下去,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
楚杭杭向三个人道了谢,劝几人赶紧回家休息,这里有她守着就行。可是张小崇红着眼,说什么都不走,一定要等陆则手术结束再说。
楚杭杭见劝不动他,只好作罢。
坐在手术室外的座椅上,望着“手术中”三个亮起的红字,楚杭杭大脑一片空白。
张小崇轻轻的坐在她身边,想安慰安慰她,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刚刚哭过一场,他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我家里往上数三代,没出过一个和公安沾边儿的。”
“我打小就怂,可就在上大学选专业的时候坚持了一回。”
当年,张小崇瞒着家里,偷偷填了公安大学的志愿。被张父知道后,抽出皮带把他打的皮开肉绽。
张家三代单传,张父只有张小崇一个儿子,本来还指望张小崇能接管家里的公司,没想到他执意要选公安——这个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工作。
“毕业以后,我就到了省厅工作。”张小崇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人怂,能力又差,一开始,很多同事觉得我干什么都不行。可是,只有陆处,一直手把手的带我,从来不嫌弃我,没有陆处,就没有今天的我。”
说到这儿,张小崇眼眶一湿,“对不起,***,其实我上次骗了你。”
“陆处在单位其实挺忙的。有案子的时候,单位加班到深夜是常有的事儿。陆处吃饭总是不准时,还老是犯胃病。”
“我家和陆氏财团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我一早知道,陆处的家境和单位其他的人不一样。他一直是养尊处优长大的.......可是在单位里,他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拼命.......看到他,我就觉得自己没理由不努力。”
他哽咽道,“去年听说他结了婚,单位同事都很喜悦,终于有人能关心、照顾陆处了.......”
望着张小崇猩红的眼,楚杭杭闭上眼睛,转过了头。“别说了。”
她低下头,顺滑的长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面容。过了会儿,她哽咽起来,肩头不住的耸动,“对不起,对不起.......”
望着紧闭的手术室的大门,张小崇缓缓闭上了双眼,眼角有泪滑落。

怎敌她香软可口免费在线阅读

第25章 关心则乱
昨晚,陆则做完手术,被推到病房里观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
陆则手术时打了麻药,现在麻药药效还没过去,依旧昏迷着。
张小崇自告奋勇,在医院上上下下跑了几趟,办好了各种手续。看着昏迷的陆则,张小崇依旧不放心,想留下来等陆则醒过来。楚杭杭好说歹说,才把张小崇劝回去休息。
S市的天际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望着病床上一脸安详的陆则,楚杭杭也闭上眼,轻轻趴在床沿边。
此刻万籁俱寂,病房里只有陆则微弱的呼吸声和自己的呼吸声,楚杭杭紧紧闭着眼,侧耳倾听着。
......
早上七点钟,陆父陆母接到了楚杭杭从医院打来的电话。两人一听陆则人在医院,马上驱车赶往。
考虑到陆则随时可能醒过来,楚杭杭下楼买了些早饭备着——万一陆则醒了想吃呢。
陆父陆母到病房的时候,刚赶上医生查房。
“大夫,请问我儿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陆母望着病床上安睡的陆则,一脸担忧。
主治医师道:“病人右胸处有一道长两寸的刀伤,不过好在伤的不深,没有伤及心肺,昨晚已经进行了手术缝合。只是,昨天病人送来太晚,失血量过多,所以可能要等个几天才能醒过来。”
陆母一听陆则身上有长两寸的刀伤,马上脚下一软。
陆父眼疾手快的扶住陆母,楚杭杭也立马上前,搀着陆母坐到病床一旁的椅子上。
陆尔正在去往陆氏财团总部大楼的路上,接到电话,马上叫司机调转车头,直奔医院。
一进病房,他就看到了正抹泪的陆母,和站在一旁安慰的陆父和楚杭杭。
陆尔上前安慰道,“妈,我都知道了。好在哥没有伤到大碍,过两天就醒了。您别太担心了。”
陆母点点头,接过楚杭杭递过来的纸巾,掖了掖眼角的眼泪。
陆尔又道,“奶奶呢?她不知道吧?”
陆奶奶本来就身子虚弱,要是知道陆则身受重伤,肯定要担心到不行,就怕奶奶的心脏也会受不了。
楚杭杭一听,马上也担忧的看向陆父。
陆父道:“陆则受伤的事儿,决定先瞒着奶奶,免得她伤心过度。”
“你们和奶奶说话的时候注重着点儿,别说漏了嘴。”陆母看着陆尔和楚杭杭,不放心的嘱咐。又看了眼楚杭杭,问道:“昨晚陆则做手术,为什么不给家里打电话?这么大个事,是一个人能抗的吗?怎么能逞强呢?”
楚杭杭咬了咬下唇,没说话。
陆尔忙打圆场,“妈,***她不是怕你们担心吗。”
“杭杭也是关心则乱。”陆父慈爱的看了眼楚杭杭,“孩子,下次有事儿得及时告诉爸妈,可不能一个人扛。”
楚杭杭闻言,心头一热,眼眶红红的。
陆父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头,“陆则的工作性质,受点伤是常有的事......你也不要过于伤心。”
楚杭杭的年纪,终究是太小了。
她和陆尔一般大。
但是,陆尔19岁的时候就拿了常春藤的工商治理硕士学位,如今已经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5年了。而楚杭杭,还是刚出校门没两年的半大孩子。遇上事情,难免缺点稳重。
不过,楚杭杭能把陆则送进医院,做了手术,又送到病房——这一切打点妥当,才冷静的通知陆家上下陆则受伤的事儿。这已经让陆父刮目相看了。
他没看错,这是个懂事儿的孩子。
“哥恐怕还得在医院呆上几天,”陆尔一边说着,看向楚杭杭:“***,不如我送你回家拿些哥平时的换洗衣物和生活用品?”
陆父道,“杭杭守了一晚上了,快回去睡一觉吧。我们在这儿,一切不用担心。”
陆母附和道,“担惊受怕一晚上了,回去歇会儿。”
“爸,妈,陆则要是醒过来,随时给我打电话。”楚杭杭不放心的看了眼病床上的陆则,冲陆父陆母点点头,挤出一个笑脸:“那我先回去。”
......
昨晚,S省公安厅大楼亮如白昼。
昨日把凶手缉拿归案后,马上马不停蹄的将人押运到省监狱进行关押审问。省公安厅更是连夜开了三个通报会议。今天上午,省公安厅专案组举行的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张局便带着几位同事直奔医院,探望陆则。
病房外。
看到张局,陆母刚刚平复下的心情,顿时怒火高涨。她气不打一处来,“老张,陆则挨刀子你就眼睁睁看着?手下的人都拦不住吗?你当初就这么跟我交代的?”
张局一脸歉疚,陆则确实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受伤的,他也没什么可辩解的,“我对不住你们陆家,对不住陆则的爷爷,更对不住他外公啊。”
陆母的目光越过张局,落在他身后的几个公安厅的职员身上,“那你们呢?你们陆处失血过多,昨晚为什么没有立即送医院?”
陆母将门出身,性格泼辣起来尤其咄咄逼人。这些年养尊处优,做起了陆太太,在人前何曾如此失态过。
张局也知道陆母是真的很生气,只好态度良好的坦白,“说起来昨天晚上,也是邪了门儿了。”他伸手指指身后贴着墙角站的笔直的三人,火冒三丈,“昨天晚上,我叫他们三个兔崽子务必把陆则送到医院。”
“谁知道陆则死活不去医院,非要先回家一趟,他几个竟然还依着陆则来!”
“要我说,你们三个身强体壮的,就算是把陆则打晕了,也不能顺着他来吧?你们就不知道轻重缓急?”
张局指着三个人,气的满脸通红。
方才,张小崇几人进病房看了眼陆则,他依旧昏迷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三个人听着张局的训斥,心里也不好受,一个个红着眼眶,无颜面对陆母。
......
陆氏财团旗下有自己的私立医院,无论是条件还是医疗设施,都比省医院要好一些。
方才,陆父到办公室里去询问医生,陆则是否可以办理转院手续。
医生道,目前病人还没醒,最好是先观察一段时间,等醒了再转院也不迟。
等陆父回到病房,远远便看见病房外的张局几人。
寒暄过后,陆父制止了陆母对几人的质问,冲墙角的张小崇三人道,“多谢你们送陆则来医院。”
张小崇三人连连摆手,面带愧色,“叔叔您快别这么说,阿姨说的没错。陆处昏迷不醒,我们确实有很大责任。”
“陆则是个成年人,又是你们几个的直属上级。他做的事儿,该他自己负责。”
“年轻人,别太往心里去。”陆父又道。
张小崇抬头看着陆父,眼里满是泪光。
......
一辆玛莎拉蒂“总裁”停在翠湖雅苑门口。
楚杭杭冲陆尔笑笑,“我在小区门口下就行了,你快去忙吧。”
陆尔也冲她一笑,“***,好好休息一下,医院那边有爸妈在,没事儿的。”
楚杭杭点点头,关上了车门。
望着楚杭杭走远的身影,陆尔脸上的笑脸渐渐消失,脸色由晴转阴。
他收回目光,伸手揉了揉眉心。
今早接到电话赶往医院,他马上叫秘书推掉了总裁办的两个会议。可是除了公司内部的会议,今天上午的日程还安排了两个和项目合作伙伴的面谈会议——这是无论如何不能推掉的。
陆尔缓了会儿,低头看了眼腕表,冲司机道,“回公司。”
......
楚杭杭回到家,连衣服都没换,一沾枕头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在卧室昏睡了两个小时,闹钟准时响了起来。
或许是昨晚一夜没有休息的缘故,迷迷糊糊的起床,楚杭杭只觉得自己头疼欲裂。草草用冷水洗了个脸,才觉得清醒了许多。
她走到客房,把陆则放在客房里的日常生活用品整理到收纳袋里。
打开衣柜,里面只有寥寥几件衣物,是陆则留下的。
翠湖雅苑的客房,连带上客房里的洗漱间,都是陆则专用的。他在翠湖雅苑的客房住的次数屈指可数,因此,留下的衣物和生活用品也没多少。
楚杭杭把衣服从衣架上取下来,一件一件叠整洁。叠着叠着,一颗眼泪砸在手上的衣服上。
她起身,走进洗漱间,把架子上的洗护用品都取下来,一件一件放进收纳袋里。
忽然,她的目光一顿,停在架子上的香水瓶上。
一只手略带颤抖的拿起那瓶银色山泉,楚杭杭凑近香水瓶子,轻嗅了一下。
柑橘的前调不过萦绕于鼻尖片刻,便飘散于空中,留香短暂,虚无缥缈。
香如其人。
楚杭杭时常觉得,陆则对她来说,时近时远。让她抓不住、追不上、捉摸不透。
他会洗手作羹汤给自己吃,就在一楼的厨房里。自己在KTV喝醉了酒,他大半夜特意去把自己接回家。自己酒醉睡到中午,他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宿.......
他的青梅竹马一大堆,红颜知己也不在少数,他似乎从来不避讳自己知道这些——看上去一点点都不介意。甚至为了虞菁菁专门打电话质问自己。
他会为了单位的实验,给自己手机植入GPS实时定位,一点儿不尊重自己的***。他还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甚至流氓到非礼自己.....
他总是要求很多,总是嫌弃自己,脸色也总是很臭。
这些记忆忽然跳出来,一点一滴,都是她忘不掉的过往。
香味儿后调绵长,像是孤身站在冰雪覆盖的山顶,空气中飘散的味道——孤傲且清冽。
那么熟悉的味道,就似乎陆则就在眼前。
洗漱间里的镜子清楚的照出她的模样。楚杭杭盯着自己微红的双眼,一动不动,眼眶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
收拾完陆则的生活用品和换洗衣物,楚杭杭一刻都没有多停,马上驱车赶往医院。
推开病房的门,楚杭杭推着小小一个行李箱走***。
病房里,陆父陆母守在病床旁边,气氛有些沉默。
楚杭杭一进门,就觉得陆母的脸色不对。果然,她刚把行李箱推到角落里,陆母便挣开陆父拉着她的胳膊,起身道,“杭杭,你跟我出来一下。”
楚杭杭呆了一下,看了眼一脸无奈的陆父,跟在陆母身后走了出去。
病房外的走廊里。
楚杭杭看了眼坐在自己旁边的陆母,低头看向自己的指尖。
陆母稳定了下情绪,方才开口道,“当初结婚的时候,你和陆则年龄、阅历差距太大,这让我十分担心——担心你不能很好地尽到一个做妻子的义务,害怕在很多事情上你的考虑不够周全,害怕在他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够体贴入微。”
“可是,对于和你结婚这件事,陆则非常坚持。”
楚杭杭闻言,有些诧异的抬起头。
这些事儿,陆则从来都没有和自己说过。
她之前还纳闷儿呢,陆母看自己哪哪都是毛病,当初怎么就同意陆则娶自己呢?
楚杭杭两手紧握着,心里有点乱。
“他有自己的主见,我也拗不过他。想着年轻小夫妻,日子还长,总是要磨合的。我和你爸又看你是个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便也欣然点头了。”
“可是,杭杭,这次我对‘你们’真的很失望。”陆母哽咽道,她审阅着楚杭杭,一字一句道,
“家里到底有什么事儿,非要陆则.......血流满身的赶回来不可?”
楚杭杭闻言,心中大惊。面对陆母的质问,她的脑子乱成了一锅粥。答案就在嘴边,可她不敢擅自说出来半个字。
是自己,叫陆则赶回来的。
叫陆则回来,是为了离婚。
两人其实根本就是一对假夫妻。
她看着陆母,无声的张了张嘴,泪珠就已经滚落满脸。
难道要告诉陆母这些实情吗?恐怕是她疯了。
楚杭杭内心百转千回,可是嘴上却一个字儿都没有说,她一脸歉疚的看着陆母,只能不住的道歉,“对不起,妈,对不起。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陆母见她泪流满面,哭得恳切,当即知道他们小两口一定有什么事儿瞒着自己。只是陆则还昏迷着,到底是什么事儿,还要等陆则醒了再说。
于是,陆母也不逼楚杭杭,只能又生气又心疼的看着她:“不是你的错。”
“是你们两个都有错。”
“你不要跟我道歉,我没权利决定是否原谅你,究竟伤在陆则身上。等他醒了,你去和他商量。我希望你们两人能就这件事儿,给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答复。”
陆母说完,深深看了楚杭杭一眼,起身便走进了病房。
楚杭杭独自坐在原处,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心中像是被抽空了一般。
......
两天过去了,陆则依然昏迷不醒。
这两天里,单位的同事、亲朋好友纷纷来探望陆则,送的鲜花果篮摆满了整间病房。
楚杭杭坐在病床边,看着陆则没有一丝神采的苍白脸庞,一动不动。
这两天,除了休息的寥寥几个小时之外,她几乎一直在病床旁边守着陆则。
对着他的脸庞出神儿了许久,楚杭杭低低的开口,嗓音柔软:“你为什么还不醒过来?”
“陆则,你是不是不想见到我了。”
她轻轻拉过他的左手,两只手紧紧握住。
“这次是我不对。我不知道你在执行那么凶险的任务,更不该一直***扰你,不该给你发微信扰乱你注重力......”
他的大手温顺干燥,让人很有安全感。
以前两人一起出席场合的时候,他总是随手牵起自己的手,然后就紧紧的握住,一直都不放。
楚杭杭把脸颊贴到他的手掌心,泪水一点一点顺着他的手掌滑落,“陆则,妈今天问我了,可我没法儿回答.......你再不醒过来,我就要露馅儿了。”
楚杭杭说了这么多,陆则依然双目紧闭着,一动也不动,像是一尊沉沉熟睡的神像,不知道何时才能清醒。
望着他刀削斧刻般的脸庞,楚杭杭哽咽起来,“陆则,你给我一次道歉的机会好不好?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我再也不要和你离婚了,再也不毁约了,你想让我续约多久我都答应好不好?”
她缓缓侧过脸,在他的手掌心轻轻落下一吻,
“只要你醒过来,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
下午的时候,陆母来了。
因为陆则还没有醒过来,暂时无法转院到陆氏财团旗下的私立医院。陆家只好先把陆则挪到了VIP病房,顺便请了位24小时护工和张嫂一起照看陆则。
陆母一推门,便看到床边的楚杭杭。“你这孩子,不是让你今天好好休息吗?怎么还在这儿?今晚我在这儿守着,你赶紧回去休息。”
“我怎么劝少夫人,她都不听。”张嫂也劝楚杭杭,“少夫人快回去休息吧,您明天还要上班呢。”
“妈,张嫂,我没事儿。”楚杭杭从床边起身,冲陆母笑了笑。
明天周一,是上班日。今晚确实不能再一宿不睡了。
楚杭杭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挎包,穿好大衣外套,“那我就先回去了,妈。”
楚杭杭刚刚打开病房的门,身后的病床上,陆则的手指忽然动了动。
“陆则,陆则!你醒了?!快去叫医生!”陆母和张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楚杭杭马上回头,望着病床上悠悠转醒的陆则,喜极而泣,“我去叫医生。”

小编今天推荐

小说《怎敌她香软可口》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怎敌她香软可口(楚杭杭陆则)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