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苏绵绵陆横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苏绵绵陆横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苏绵绵陆横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5-22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绵绵陆横小说的小说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免费全文阅读强烈推荐给的大家:苏绵绵死在了她出嫁的路上。半个月前,周朝有名的暴君指名道姓要她入宫伴驾。从小被养在绣楼,一步都没跨出过,只因为不小心掉了块糕点下去砸到了一个男人的苏绵绵就这样被爹娘打包送了出去。

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小说简介

按照古代贤妻良母、三从四德传统美德培养出来的小白花苏绵绵穿越变成了一个女高中生,偶遇校霸同桌。
急躁校霸在线教学
校霸:“你他妈到底会什么!”
苏绵绵:“QAQ略,略通琴棋书画……”
校霸:“你他妈上的是理科班。”
刚刚穿越过来没多久的苏绵绵面对现代化的魔鬼教学陷入了沉思。
校霸同桌慷慨大方,“要抄不?”
从小就循规蹈矩的苏绵绵脸红红的点头,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出格表演。然后全校倒数第一抄了倒数第二的试卷。
后来,羞惭于自己成绩的苏绵绵拿着那个零蛋试卷找校霸假冒签名。
校霸:“我有什么好处?”
苏绵绵拿出了自己觉得唯一擅长的东西,“我给你跳支舞吧。”
校霸沉思半刻,掀开了衬衫,露出八块腹肌,“我先给你来段脱衣舞,你感受感受。”

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热门章节全文阅读

苏绵绵知道,暴君过目不忘,她要背上半个时辰的东西他往往只需要看一遍就会了。
认真起来的陆横,跟那只暴君很像。
尤其是微褶起来的眉宇,使得那张本就俊美的面容显示出了阴沉的戾气。
那是男人的本来面目。
滋生于阴暗中的少年,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阴狠急躁。
从前,苏绵绵对那样的人又惧又怕。后来她才知道,人并非生来***暗,只是被逼无奈而已。
那只暴君曾捏着她的脸,语带叹息道:“我的绵绵,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总是这么干干净净的。”
在暴君眼里,苏绵绵是挣扎在淤泥里,出泥而不染的白莲。
苏家这种***泥地里,暴君瞧见她,真真跟瞧见了奇珍异宝一样。
苏绵绵直到现在都不明白,那只暴君为什么会对她如此执着。
少年的字体飘逸不羁,躲藏暗勾。
满满一页,都是笔记。
陆横从来都没有这么认真过。
不过当他看到身边那只小白痴崇拜又羡慕的眼神时,还是忍不住勾起了唇。
前排的周安安又换了发色。
她的包里常备染发剂,甚至有时候上课的时候还在那里偷偷******的给自己搞头发。
“哎,苏绵绵,你说哪个颜色最好看?”周安安把手里十几只染发膏堆到苏绵绵面前。
苏绵绵歪头,挑出一只胭脂色的染发膏,“这个好看。”
“是嘛。”周安安怀疑的皱眉,并顺手拨弄了一下自己新染的蓝色长发。
陆横翘着腿坐在旁边,手里转着笔。
“你喜欢那个颜色?”
苏绵绵小小幅度的点头。
软绵绵的胭脂色,跟她的人一样。没有红色那么热烈,透着一股暖和的柔和。
少年不知在想什么,单手撑着下颚,眯了眯眼。
阳光下,苏绵绵那头烟紫色的长发已经很淡。薄薄的贴在她如玉般的肌肤上,透出细腻纹理。
陆横下意识抚上手腕上的那块暖玉。
细细磋磨。
小小一块软玉,透着软和的温度,就像是美人的肌肤,绸缎般细腻。
陆横垂眸,看到历史书上大开的那页。
上面写着周朝的兴衰更替,***帝王的残忍无道。
角落的历史小故事里面写了一则关于“苏绵绵”那个女人的事。
传说这个女人是周朝最后一任皇帝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最后一个女人。甚至还有史学家推测,这个叫“苏绵绵”的女人,才是最后导致周朝灭亡的根源所在。
是个形同妲己一般的祸国妖姬。
呵,一个女人,怎么可能。
陆横的脸上露出嘲讽神色。
哪个帝王会为了一个女人抛弃壮丽江山,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就算真的有,那个皇帝肯定也是个脑子不正常的疯子。
……
“明天我有事,你自己去学校。”
苏绵绵一直跟陆横一起上下学,明天陆横要去临市参加一个拍卖会,她要一个人去上学。
苏绵绵背着身上新买的胭脂色小书包,乖巧点头。
陆横看着她乖乖巧巧的小模样,朝她招手。
苏绵绵背着小书包走过去。
陆横身后是一辆粉红色的小电驴。
“你明天骑这个去上学。”
北中距离陆横家不算近也不算远。
骑自行车的话需要十五分钟。
“这是什么?”小姑娘睁着一双大眼睛,十分好奇。
“小电驴。”
苏绵绵小心翼翼地伸手去碰它。
“别碰我,别碰我……”粉红色小电驴发出闪光,伴随着一连串机械音。
苏绵绵马上把手收了回去,一脸惊恐道:“它它它,说让我别碰它。”
说完,苏绵绵往陆横身边躲,***的压低自己软绵绵的小嗓子,“里面是不是藏着小人?”
陆横:……我觉得你明天可能会横尸大街。
“明天我让张鑫来接你。”陆横妥协了,预备把苏绵绵先寄存一下。
“哦。”
苏绵绵乖乖点头,然后远离那辆“藏着小人的小电驴”,开始做回家作业。
北中作为全市最好的一所学校,家庭作业也是十分的精益求精。
不过苏绵绵做的当然不是北中布置的家庭作业,而是陆横给她布置的……幼稚园启蒙练习册。
苏绵绵做的非常认真。
因为她怕陆横打她。
以前那只暴君就经常借口她不好好学习而对她实施一些“非人道主义”的“惩罚”。
晕黄色的小桔灯下,小姑娘穿着胭脂色的长裙,皮肤细腻白皙,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
她握着笔,背脊挺的笔直,坐在宽大的木制椅子上,露出纤细的两条小胳膊,小腿并拢在一起,轻轻的晃。
原本冰冷的屋子,因为有了这么一朵娇花,而显出不一样的暖和柔情。
陆横穿着家居服,站在她身后,微微俯身,双手撑在桌子两边,直接就把小姑娘给虚虚拢进了自己怀里。
“你握笔的***不对。”男人俊美无俦的脸凑在她身边,***色的头发贴着她软嫩的面颊。带着湿漉的清冷气。
他伸手,一把拢住她的小手,捏在掌心。
软乎乎的小手,凝脂白玉一般细腻,柔软无骨,绵绵一团。
刚刚好包住。
少年躬身下来,颀长的身体挡住了大半小桔灯。苏绵绵看到桌面上印出男人和她的影子。
“噼里啪啦”,外面下起了雨,打在窗户上,清泉叮咚般的淌下细流。
苏绵绵神色一怔。
曾几何时,纱灯花窗前,雨打芭蕉,细雨迷蒙,那只暴君也是这样执着她的手,教她习字。
她那一手字,是硬生生被他调.教出来的。
“会,会了……”苏绵绵小心翼翼地缩了缩自己的身体,然后忽然小身板一顿。
“你会什么!三七二十八?三七能是二十八吗?”
小姑娘垂着纤细脖颈,小脑袋摆得低低的。
“你,你先出去好不好?”
一边说话,苏绵绵一边企图把自己的手从男人的手里抽出来。却不想陆横狠狠一抓,就把那只小手给捏***了。
“不好。”
少年伸出另一只手,抬起苏绵绵的下颚,迫使她露出那张白莹小脸。
灯光下,小姑娘的脸带上了更加细腻的柔意。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蕴着泪,挂在纤细眼睫上,朦胧如画,就像上了一层柔光。
操!他不过就是说了一句,怎么就哭了!
“你他妈别哭……”陆横下意识松开她的手,看到那白腻手背上的红痕,暗暗皱眉。
明明没使多少力气啊。
怎么这么嫩……
苏绵绵捂着自己的肚子,蜷缩在宽大木椅上。豆大泪珠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滴滴答答”地砸在桌面上,氤氲出一片水雾。
陆横吓了一跳,手足无措的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再次强势的把苏绵绵的小脸抬起来,粗鲁的用大拇指指腹替她把眼泪擦干净。
“再哭,老子就打你!”
凶巴巴的威胁下,是男人那双盛着懊恼和担忧的眸子。
漆***如墨,盛着那张哭花了的小脸。
娇软纤细的小人,哭成这样,真是恨不得让人把心肺都掏出来哄她。
“我,我来月事了。”小姑娘带着哭腔的声音软糯糯的回荡在空寂的房间里。
陆横一怔,“月,月什么玩意?”
“月事。”苏绵绵非常的不好意思。
她低着小脑袋,原本苍白的小脸上晕出一层浅薄绯红。那绯红顺着她的面颊往外爬,染红了小耳朵。
陆横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凶狠霸道的少年甚至开始结巴,“就,就那个每个月一次的那玩意?”
“嗯。”
房间里再次陷入沉静。
陆横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看着面前终于止了眼泪的小东西,哼唧一声,“那玩意叫什么?”
小姑娘抬头,眼睛红红的,一眨一眨。沾湿的眼睫就跟蝶翼一般湿漉黝***。
“就,就垫在***那玩意……”
“我还没有做好月事带。”
陆横不知道月事带是什么玩意,但他知道那一包包长着翅膀的玩意绝对不叫这个名字。
“等着。”
陆横扔下两个字,转身出门。
片刻后回来,一脸急躁的把粉红色小电驴推了出去。
太久没开车,没油了。
“别碰我,别碰我……”小电驴一路狂叫,被陆横踹了一脚,“别碰你妈!”
小电驴安分了,陆横骑着它出门。
骑到一半手机响了。
“喂,陆哥,我刚才等红绿灯的时候看到一个傻逼骑着一辆粉红色的小电驴,跟你长得似乎啊,我拍照片给你看,哈哈哈……”
李大鹏话说到一半,车窗忽然被敲了一下。
他打开车窗,细雨迷蒙之间,看到了那个“傻逼”。
“陆,陆哥?”
李大鹏的车“充公”了。
陆横开着它走了。
小雨淅沥沥的往下落,李大鹏骑在那辆粉红色小电驴上,开始怀疑人生。
他可能不是陆哥***生的。
……
“这个,怎么用啊?”
少年身上被雨打湿了一半,他站在浴室前面,脚下一圈水渍。
陆横面无表情地盯着苏绵绵看了整整一分钟,然后伸手,暴力拆开。
“把你***给我。”
“哦。”
苏绵绵脸红红的把自己的小***递给他。
陆横拎着那条轻薄的东西,努力保持镇静,看着后面的说明,手脚僵硬的把卫生巾贴上去。
他发现自己的指尖竟然在抖。
这他***揍人还磨人!
“陆横,这个黏黏的……”小姑娘表示怀疑。
陆横面容扭曲的再次看了一遍说明。
操,贴反了!
折腾完,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苏绵绵困得直打瞌***,被陆横赶***。
昏暗的房间里,少年蹲在床边,找到“月事带”三个字。
月光如雾,皎洁朦胧。
陆横伸手扯开被单一角,看到了那朵漂亮的木棉花。
一个大胆的想法忽然出现在他脑海里。
真是……不可思议啊。

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今天是成年礼。
班级的人分成几个临时小组,去帮忙布置现场。
“哎,你是傻吗?让他们这帮好学生去干呗。反正明天上台领奖、演讲的都是这帮好学生,关我们什么事。”
周安安看着苏绵绵那一脸热汗,嫌弃的扔给她一包餐巾纸。
“我听说隔壁舞蹈室有空调。走,我们去吹个空调。”周安安一边说话,一边拽着苏绵绵往隔壁去。
大热的天,两个人在走廊上被晒得眼晕。
“哎,今天怎么没有看到陆横?你们前几天不还是连体婴儿吗?”
天气实在太热,苏绵绵身上穿的长裙已经被汗水浸湿,贴出纤细身线。
别看这小妮子长得瘦,该有的真是一点不少。那身子白皮,简直要晃花人眼。
周安安压低声音,透着八卦,“难道你被陆横甩了?”
苏绵绵歪头,“甩了是什么意思?”
周安安瞥她一眼,“就是不要你了。”
苏绵绵心里一个“咯噔”。
她******抱住一双小手,然后声音闷闷的道:“哦。”
看到苏绵绵的样子,周安安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怎么这么窝囊啊!这种时候就应该把人盯住了啊!”
“为什么要盯住?”苏绵绵一脸迷惑。
周安安面对这张白痴脸,觉得自己要心肌梗塞了。
“不管你了,随便你吧。”周安安气呼呼的伸手推开舞蹈室的门。
一阵凉风迎面扑来。
唐南笙穿着贴身的舞蹈服,正在里面练舞。
旋转,跳跃,在***的空调房里,唐南笙扎着头发,露出一张白净的脸,眼神飘忽,也是一身热汗。
“唐南笙?”周安安一直对唐南笙布满了敌意。
她视线下移,落到唐南笙那只松了绷带的小腿上,眼神怀疑,“你不是腿坏了吗?怎么跳的这么***?”
唐南笙面色一变,转身就要走,却被周安安攥住了胳膊。
“唐南笙,你的腿没坏?”
“关你什么事!”唐南笙***甩开周安安。
周安安嘲笑道:“原来不是腿坏了,是江郎才尽啊。你回来读书也是因为知道自己跳的烂,上不了台面吧?”
“我跳的烂?那也比某些烂泥上的了台面。”
唐南笙最是看不起像周安安这样的人。简直就是社会的垃圾。
“苏绵绵,作为***戚,我提醒你一句。离周安安远一点。她可不是什么好人。”
“喂,你说什么呢!”周安安也是个暴脾气,张牙舞爪的就朝唐南笙冲了过去。
唐南笙是练舞的,她身体灵活的避开周安安的攻击。
周安安不服气,还要再打,外面忽然传来同学的说笑声,由远渐近。
唐南笙猛地伸手一拽,周安安摔到地上,连带着苏绵绵和唐南笙也撞在了一起。
“啊!我的腿!”
唐南笙扭到了脚,她红着眼,往外看一眼,然后带着哭腔喊道:“苏绵绵,你为什么要推我?”
苏绵绵:???无辜JPG。
动静太大,舞蹈教室里蜂拥而至一群人。
周安安气得破口大骂,“谁稀罕推你啊!”
但显然,没有人相信她们的话。
“周安安、苏绵绵,你们太过分了!”
“是啊,唐南笙本来就受伤了。”
周安安愤怒地跳起来,被人拦住。
“唐南笙你个臭.婊.子!你的腿本来就没事!你他妈别装了!妈的,老娘手撕了你!”
苏绵绵垂眸,看着面前被众人安慰,哭红了眼的唐南笙。
再看一眼身边气红了眼的周安安,眼前忽然一阵恍惚。
她想起了以前的事。
在苏家,十几个姐妹中,苏绵绵是最驽钝的那个。
她什么都做不好,除了跳舞。
苏绵绵在舞蹈上很有天分,就连一向十分严苛的嬷嬷也非常看好她。甚至提出让她在百花节上献舞。
百花节是女子的节日。
那日,宫廷盛宴,皇宫贵族齐聚。开宴之舞,被称为百花舞。
女子装扮成花神,立于百花之上,整衣张袖,翩然若仙。
能在百花节上献百花舞,拔得皇城闺秀头筹,名扬天下,是多少名门贵女梦寐以求的事。
甚至于,上届跳百花舞的,还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
如今年纪轻轻稳坐太后宝座。
不过最终,苏绵绵没有去成。
因为她在和姐姐一起练舞时,跟姐姐一起摔伤了。
那时候的苏绵绵以为这是一个意外。
她虽伤心自己不能出绣楼参加百花舞了,但却***刻记得嬷嬷说过的话。
“该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
“不该是自己的,也无法强求。”
不过当她拿着跌打药膏,一瘸一拐的夜半去寻姐姐时,却听到她跟身旁的女婢说,“我不能去,她也休想去!”
声嘶力竭,面容狰狞。
那个时候的苏绵绵还不明白,但后来那个红鸡蛋,让她明白了一切。
姐姐原来,是如此的一个人啊。
姐姐狰狞的面容跟眼前的唐南笙融为一体。
苏绵绵张了张嘴,声音绵软,却异常清楚。
“不是我推的,我比她跳的好。”
清清楚楚的一句话,没有任何骄傲显摆,简单的就像是在阐述事实而其实,苏绵绵说的也是事实。
她确实跳的比唐南笙好。
苏绵绵想,这可能是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了吧。
周安安不闹了。
她看着哭红了眼,装柔弱的唐南笙,脸上露出嘲讽的笑。
嗨音小仙女可不是说着玩玩的。
一天三千块,一个月九万块呢!再努力一把都能在北市买个厕所了!
那边同学不相信。
“苏绵绵,你怎么可能比唐南笙跳的好。”
“是啊,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说话的女同学对上苏绵绵那双澄澈美眸,下意识住了嘴。
苏绵绵什么时候,这么漂亮了?
甚至比唐南笙还要好看。
“你说跳的比我好,那你就去跳啊。”
唐南笙被同学扶着,一脸柔弱,说出来的话却句句带刺。
唐南笙虽然跟苏绵绵这么久没见了,但她清楚的知道,苏绵绵根本就不可能会跳舞。
就算她会,也绝对不可能跳的比她好。
唐南笙的水平在全国都能排上名次。
只是可惜,她并不热爱自己的舞。
当她站在国际舞台上的时候,看到那一曲曲雅致又漂亮的西方舞蹈,忽然觉得自己跳的舞傻透了。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赢!
她才不要上去丢脸!
所以唐南笙的脚就“受伤”了。
然后遗憾退场。
不过即使如此,唐南笙也认定,自己的水平在华国是一流的,无可比拟。
“苏绵绵,你就别吹牛了。你弄伤了唐南笙,我要去告诉老师。”
“对,让老师来罚你。”
老师来的很快,因为马上就到唐南笙的开场舞了,但是唐南笙迟迟没有来。她急得过来找人。
“老师,让苏绵绵替我吧。”唐南笙说完,朝苏绵绵的方向看一眼,面露嘲讽,“她说,她跳的比我好。”
苏绵绵安安静静站在那里,身边站着周安安。对面是以唐南笙为首的一堆同学。
战线清楚的分成两派。
老师当然也不相信。
但唐南笙却坚持要苏绵绵丢脸。
“老师,就给她一个机会吧。”
老师看向苏绵绵,“苏绵绵,你真的会跳?”
“嗯。”苏绵绵点头,表情认真。
“那好,你去换衣服。”
……
唐南笙的舞服是专门为她定制的。
按照唐南笙的身高体型手工缝制。
“便宜你了。”唐南笙把手里的古典舞服扔给苏绵绵。
这件舞服很好看,古典飘逸,颜色是纯粹的白。长袖窄腰,曳裙高领。
“绵绵,腰这里似乎粗了点。”周安安故意大声道:“哎呦,真不知道是谁的腰啊,这么粗。我们绵绵穿都松了一大截呢。”
唐南笙被气红了脸,以为周安安在胡说,却不想真的看到那裙的腰线在苏绵绵身上变得松垮垮的。
“没关系,我用针线改一下就好了。”
苏绵绵掐着自己的腰线,将多余的部分叠成花瓣状的褶皱,然后绣上一朵木棉花。
胭脂色的木棉花在纯白的古裙上起到了点睛之笔的作用。
周安安站在旁边,看着一袭古裙的苏绵绵,暗暗咽了咽口水,“绵绵,我给你染个头发吧。”
……
拍卖会上,陆横拿到了那个黄花梨嵌紫檀的小梳妆台。
他本来想走,却被临时出的一件藏品吸引住了视线。
那是一支周朝时期的木棉花簪子。
白玉制的簪子,小巧玲珑,簪首是一朵漂亮的木棉花。
在灯光下散发出温润美感。
陆横想起小月牙玉里那朵同样好看的木棉花,下意识举起了牌子。
成功买下那支木棉花簪子的陆横想起小姑娘那张漂亮的小脸,下意识觉得,这支簪子一定很适合她。
心情不错的陆横脚下油门一踩,直奔北中。
……
***礼刚刚开场。
灯光调暗。
一袭古典白裙的女子踩着音乐节点,拖曳长袖,缓慢上台。
幕布未完全升起。
她纤细柔软的剪影投在幕布上,翘袖折腰,活脱脱一副古典娇软美人图。
原本聒噪的大厅陡然寂静。
幕布缓慢拉起。
美人遮面,扬袖起舞。
青丝如瀑,风转鸾回。
“卧槽?那是唐南笙?”李大鹏惊得差点把下巴摔地上。
“唐南笙的舞……跳的越来越好了。”张鑫也是一脸赞叹。
坐在张鑫身边的周安安***鼓起脸,本想大声宣扬,但怕扰乱了舞台上的苏绵绵,就刻意压低了嗓音,“那是苏绵绵。”
李大鹏、张鑫:!!!那个傻子!
“我觉得是不是要给陆哥打个电话……”李大鹏一边不错眼的盯着苏绵绵看,一边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
预备告诉他陆哥这个惊天大发现。
傻子成仙了!
手机震动声在旁边响起,李大鹏一扭头,就看到少年一脸热汗,喘着粗气,面无表情地盯着舞台上的人。
曲正到高.潮。
女子踮起脚尖,留头旋转,轻盈飘然的姿态,如展翅待飞的天鹅。
恍惚间,陆横的眼前出现重影。
他仿佛身着玄色长袍,站在一间奢华古香的屋子里,眼前的女子身着白纱,举袖作舞。
魅惑如妖。
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们两人。
女子身如弯月,楚腰如柳。
动作太大,她发髻上的木棉花发簪掉落,如瀑的青丝瞬间散开。
月色朦胧,陆横看到那双眼……
“叮当”一声,曲终,舞落。
男人眼前的场景如潮水般褪去。
陆横抬手,掳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
他眯起眼,视线兜转一圈,看到身边男生如痴如醉的神色,瞬时脸色阴沉。
有一种珍宝被别人发现窥觊的暴戾感。
在一阵又一阵无尽的掌声中,幕布落下。
陆横猛地冲过去,在惊呼声中,身姿矫健的抬手撑住舞台跳上去,然后从幕布缝隙***钻了***。

苏绵绵陆横小说的小说推荐

小说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苏绵绵陆横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以出色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