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站点地图

鬼契(三宅加亚翔写的小说)
鬼契(三宅加亚翔写的小说)

鬼契(三宅加亚翔写的小说)

小说分类: 玄幻修仙时间: 2019-06-11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本是过着普通生活的麻生拓真,忽然在一次旅行中陷入了从未遇见过的 处境,自己忽然得知了自身继续着某种特殊的能力与无法拒绝的战斗命运,异界的是是非非将一切联系了起来。堕落的鬼族,将自己的黑暗无限的开始渲染开来......而拓真的命运使命,与他情感的变换又将何去何从.....

鬼契出色章节阅读

死,对我来说是毫无印象又模糊的东西。 活着的我,又是为了什么还存在的.... 慢慢的,好想寻找这个答案

可以让我有意义活下去的答案 没有理由

就像面前的一切被抹成了黑色 到底是已经到尽头了

还是才刚开始? 我不知道 这样的我 已经厌倦了

眼睛里映出的到底是什么

愤怒 痛苦 *** 还是无底的深渊...

....

已经.. 不知道了...

“拓真,拓真—,醒醒吧。”亮司对着靠着座位的睡梦中的麻生叫道。

“额…额?”麻生被亮司的声音给迷迷糊糊叫醒了,不过只是睁着迷糊的眼睛。

“啊真是,快到目的地了哟,拓真老在那里睡觉干嘛啊?无聊死了,一起玩点什么怎么样!”亮司对靠着椅背的麻生说道。

麻生:“很烦呐…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吧。”他拖着一口长气说道。

亮司:“阿拉?难道麻生闭上眼睛想着H的事情更有趣?”亮司张开双手,一脸坏笑的说。

亮司 :“健太君!拓真说想听H故事了,不来帮个忙吗!”亮司有点无赖的叫着坐在前排座位上,戴着耳机看书的木村健太。

麻生:“我可没这么说!”他的脸扭曲了一下。

亮司:“切~切~没有听到吗,哎…..”亮司又故意摆出了很失望的表情低声说。

麻生:“叹什么气啊,你这家伙!”麻生用了像吐槽一样的口气。

晴朗的天空,山路上两旁都是森林,麻生等人的巴士正在路上前进。

“我的名字叫麻生 拓真,今年,已经17岁了,在上高中一年级。虽说是这样,大家全被莫名其妙的被上原约出来进行什么所谓的‘让自己的心放松的’整整一日旅行,其实也就是去游玩。事实上,我并没有感到哪里有一丝轻松了。

冈田亮司,这个家伙是我的死党,平常总是说说笑笑的,别看他这么开朗,他也曾经为自家的宠物被他**扔出家门而哭过。话说这类人在漫画里常有的吧- -。

井上加奈子,是我从小到大青梅竹马级的儿时玩伴了吧,咳咳,不要做多余的想象。不过,有个温柔的青梅竹马真好啊~

哦,那还有椎名千夏、上原川口还有木村健太等人,他们都是我的同学,不过千夏可是个可爱的LOLI啊,啊哈哈哈~~(为什么呻吟?)

咳咳,自述的时候怎么能失态呢!总之,我现在只想暂时享受下巴士上的靠背了。”

麻生没怎么理会亮司,打算继续他的美梦…

椎名千夏走到了麻生左边的空座位坐下了,他扯了扯麻生衣服的袖角,拿着一根棒棒糖在麻生的面前:“麻生,麻生,吃吗?”千夏的表情可爱又喜悦。

麻生:“啊,我….不用了吧..谢谢!”麻生笑着回答。

没想到千夏很失望的样子,低下了头,很娇羞的样子,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了,十分地可爱:“麻生…不喜欢吃吗…”她手里握着棒棒糖,含糊不清疙疙瘩瘩的说。

“啊!拓真,你把椎名同学要弄哭了哦,要是被班里人知道了,你可就成了‘欺负弱小女子之男’罪名的罪人了!”亮司好想提醒,似乎又是要胜利了的语气。

麻生:“额啊,别哭别哭!糖给我吧,我要吃!”麻生又是紧张,又是硬摆着一副尴尬的笑脸对着千夏。

“真的吗…?”千夏的眼睛下上来看看麻生,半信半疑的娇声问。

麻生:“恩。”感觉笑的自然了。

千夏:“啊呵呵,太好了,我好喜悦!~”千夏笑的发出了可爱的声音,把一时不知所措的麻生萌的脸都红了(矜持住啊麻生!)。

…….汽车刹下了车,大家依次的下来。

“好~好~”上原川口站在大家的面前掏出来一个喇叭试着看看声音,“好了,全部人都到齐了吧!”

全部人:“是!~~”

上原:“好,接下来大家就好好的放开学习的压力,开始我们一天的放松游玩吧!”上原有气势的喊道。

全部人:“哦!~~”大家也有气势的回应道。

…………..

“哇~~”

“好….好厉害。”大家都被自己眼前的景色美到了。

“好漂亮呢,拓真。”柰子看着面前的景色对着麻生说。

麻生:“恩,很漂亮呢。”

奈子:“那我呢?”奈子忽然问。

“额….”麻生忽然说不出话了,奈子兴奋地对着麻生笑。

亮司:“队长,很能干吗,找了这么好的地方。”亮司对上原说。

“那当然,我是谁啊,哈哈哈!”上原自豪的说。

………

大家都自顾自的做起自己的事来。路过河边不远处的麻生忽然看见了亮司在河边。

麻生:“恩?”

之间亮司,眼冒闪星,甩起一根长长的鱼竿:“去吧,沉睡之地狱的明灭之鱼竿!(只是根破鱼竿而已,用的着这种名字吗啊喂!)”于是甩进了水里。

麻生:“额,那….那家伙= =..”麻生都快无语的僵化了。

这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麻生君!~~~~~~哦呵呵呵呵呵~~~”如同梦幻一般的场景出现了,千夏在一片光彩之中漂亮的朝着麻生跑来,挥着小手。

千夏跑到麻生的面前,可爱的说:“麻生君,来陪人家玩嘛~”她把手指放在嘴边,完全把麻生给萌死了。

“公主饶了我吧…我觉得有点累了,想去休息下,可以吗?”麻生笑着说。

没想到千夏已经沉醉在花痴状态中了:“公主,竟然叫我公主。”她一脸的幸福。

麻生:“额….”

麻生走向那边铺着的席子,又被柰子叫住了。

奈子:“拓真,来吃点东西吗?”柰子在烤架旁笑着对骂声喊道。

麻生想了想:“嘛…也好,吃点东西再去休息吧。”于是便走了过去。

麻生:“哦,是烧烤啊,很久没吃了呢。”麻生见是烧烤,惊异的说。

奈子:“恩,我其实早就知道要到郊外了,所以想可能会需要。”她自豪样子说道。

麻生:“啊哈哈,奈子预备的好周全呐。”说着,他拿起了一串烤肉吃了一口:“恩,好吃。”奈子喜悦的笑笑。

坐在席子那边的健太忽然叫了起来:“麻生、冈田!过来看一下!”

“我可真是大忙人呢,”他无奈的说。

麻生和亮司都赶了过来:“怎么了,叫我们有什么事?”

“这个!”健太双手拿起一本书,内面打开对着麻生他们。

麻生:“什么啊这是?”麻生没明白。

亮司:“啊,书吗?”

健太:“看看吧,我也不太看的懂。”

亮司接过了书:“啊,是手抄的?什么啊这是?圣人的力量?这是….这应该是小说?”

健太:“其实我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发现里面并没写什么故事,所以也不想是小说。刚刚随便走走的时候发现的,在一块石头边上,真是希奇呐,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扔书呢?而且还是手写的厚厚一本。”

麻生拿过书来看了一下,“确实很像是小说之类的书呐…”麻生合上了书,交还给健太,“嘛…不过为这种事深究也没多大意思的吧…”

“啊,也是哦。那没有失主找之前,就由我来保管吧。”健太摸摸自己的后脑门,笑笑说。

麻生:“恩。”

“嘛嘛,算了,我们去玩吧,健太,总是窝着可不好哦,嗨嗨。”亮司一下子拉起坐在地上的健太跑了起来。

健太:“哎??~等等….”健太一边被拉着走一边还没及时反映的说,把书丢在一边。

“呼….”麻生看着两人走了叹了口气,又躺在了地席上,疲惫的望着天了,“真困……”

………………

呐 心中那抹也抹不去的到底是什么

是时间 还是能锁住时间的枷锁

是命运 还是捆绑着命运的明天

是这个世界 还是存于另一天际的世界

是真实 还是幻想的残留

是你… 还是我…

………

“干杯!”现在正是在郊外游玩好,大家相聚的旅店中,他们的脸上显露着十分兴奋又久违了的样子。”

“真好呐,又是玩又是吃的,好想一直过这样的生活啊~啊哈哈…”亮司脸上露着洋溢的笑脸,嘴角还占有一点东西,软乎乎的说。

上原拍住亮司,更是凑近的说:“别着急,还有更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呢!”那表情很邪恶。

亮司:“啊啊,哦~是那个吧,啊哈哈,啊哈哈哈~~,我很期待哦!”上原和亮司一同笑了起来,应该是邪恶的笑着...

“啊,海野,你不吃一点东西吗?”麻生注重到了,一直坐在边上的海野美沙,几乎没动过,一脸强忍着的表情。

海野美沙也是麻生他们的同学,女生,一头中长发,头上别有发卡,脾气有些任性,不过毅力挺强的,身长也只是普通的身长。

海野:“不..不用!我不需要!”她还是强撑着。

“为什么,海野同学不吃?”千夏对身边的奈子问道。

奈子:“似乎是和家里斗气吧,因为不服才这么做的,真是的...”奈子解释道。

“没事的!”海野又说了,“这点..我撑得过去的,我绝对不会输的..”那语气似乎不是很想为难大家,不是很***澎湃的说,所以有些难为情的脸红了。

麻生似乎忽然沉下了脸,显得十分没有精神。忽然,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抱歉”他很尴尬的笑着对大家说。

亮司:“哎?怎么了?”亮司十分诧异的问。

麻生:“那个...我不是很***,我想出去散下步,大家不用管我,我一会就回来的...”说完,麻生就转身往外走。

奈子很担心的看着麻生,大家也都很希奇。

他走到了旅馆的门口,外面有一些微风。然后他开始迈出了脚步,刚走了两步,“拓真君!”他被这样一个声音给叫住了。

麻生回头一看,“奈子?”他有些意外,“你怎么也..?”

奈子:“我觉得拓真的状态不太好,所以有点担心就跟来了。”奈子温柔的说。

“这样啊..不跟大家一起,没关系吗?”麻生问。

奈子:“恩,大家都同意我跟来了。”

麻生:“啊,是吗...”他有些不好意思,对奈子笑笑,那笑脸也很温柔。

“那个..”奈子又说了。

麻生:“恩?什么?”

奈子:“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散步吗?”奈子露着喜悦又害羞的表情低声的问。

“啊,当然!”麻生很肯定的回答道。

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不是也有些云,那是夏天的气息。

“走吧,一起散步。”麻生笑着走到奈子的身边。

奈子:“恩!”“太好了…”然后她又很轻的对自己说

两人走向了两旁都是森林的林间小路,小路十分的清幽,但也可以说并不清幽,因为有着昆虫窸窸窣窣的声响,几乎也没有风。月亮还是挂在天空,没有躲到云后,也没打算去往哪里,光线虽小,却很***的细微的照着大地上。

“走的..有点远了呢。”两个靠近的走在小路上,麻生忽然说道。

奈子:“是..是呢,不过没关系的。我熟悉回去的路的。”奈子的语气布满了令人安心的感觉。

麻生:“呵呵,是吗,那就好...”麻生没有了担心的感觉。

“真好呢..”又闻声了奈子那轻轻地声音。

麻生:“哎?”

奈子:“其实..像这样和拓真君在一起,真的很少有呢...”奈子似乎一直都是害羞这着的。

麻生想了想:“额,呵呵,确实呢,平常能跟奈子好好说话的机会真的不多呢。”

奈子:“恩,我也时常希望能够和拓真好好的谈谈呢。但是,给我的机会总是不多,呵呵。假如说拓真有什么烦恼的话,尽管对我说就是了,无论是痛苦 悲伤 快乐 还是令人觉得无聊的事,我一切都可以接受的。”奈子认真的说,因为之前看到麻生那样的没有精神,这令她在心里十分的不***。

“呵呵,也别这么说。我原本只是感觉有点心烦而已,现在已经好多了,多亏了奈子能和我一起散步吧,呵呵呵。”麻生这样说。

“拓真,真是...”奈子害羞的低下了头,偷着乐。

走着走着,前面的路边恰好有一块长石横躺在路边。“奈子,我们去那里坐一会吧。”麻生对奈子说。

奈子:“恩。”…………

...两人在石头上坐了下来,享受着郊外的新鲜空气。

奈子:“拓真君..还记得么?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小时候就有JQ了啊- -,咳咳开玩笑)..”奈子的眼光布满了美妙的回忆。

“啊~当然记得!”麻生双手撑着石头,仰着头望着深邃的天空。

奈子:“那时候,我们两都很小,你在公园里玩着秋千,结果由于荡的太高没有抓住,摔在了地上...

...

“呜呜呜,呜呜呜。”因为摔在了地上的小麻生,正抽泣着哭。

“真是的,不要哭了。拓真是男子汉哦,不可以哭的!”小奈子把坐在地上的麻生拉了起来。

“但是... ...疼...”小麻生一边抽泣着一边说。

“没关系的,不是还有我在的吗?”小奈子认真的说,“我不会让拓真再哭了,我会保护你的。”

麻生:“真的?”麻生停止了抽泣。

奈子:“恩。”她肯定的回答。

麻生笑了:“那么,我也要保护奈子,我也不会让奈子流眼泪的。”

“呵呵,那一言为定哦。”奈子也笑了..

“恩”...

…………

“呵,确实啊,那个时候,奈子就很治愈了,就像是从漫画里跑出来的现实版治愈系角色呢,呵呵呵...”麻生仍然望着天,笑着说。

“真是,拓真一点也不认真~”奈子带着娇气的感觉,但她是生不起气来的。

麻生:“呵呵..”

一整小风刮了起来,似乎很***,但四面却很安静,安静的有些希奇了。

“来...”一个声音不从什么地方出现,荡漾在麻生的耳边。

“额?”麻生听到了,还以为是错觉。

“来...”这次麻生被吓到了,明明只有奈子和他两个人,哪里传出来的声音,那声音似乎哪里都存在。

“这里...”那个声音说。

奈子全然没有什么发觉,也许真的只有麻生听到了。

“怎么..回事,谁?”麻生的心中这么疑问。

奈子却生吸了一口气,郑重的要说什么了:“拓真君..”

“这边..来这里..”

麻生的表情很紧张,他根本没听到奈子,注重力早已不在奈子了。

奈子:“其实...”

麻生的心跳着,甚至他自己也听得到,越来越大,他的心跳的声盖改过了其他的一切。

“快点”那个声音像是20岁多一点的男性。

奈子:“其实我对你...”奈子的话还没说完。

“我需要你!”

“额”麻生一下子站了起来,脸上写满了复杂。她把一旁话还没说完的奈子吓到了。

“拓真?”奈子也站了起来十分担心。

“谁..为什么..”麻生的声音在发抖,脸上汗都有了。

“过来吧,这是你的命运。”听完了这句,麻生顶住了:“等等..等等..”

“拓真..拓真..你是不是不***?“这次真的是把奈子吓坏了。

“等等..”麻生和奈子的声音重叠了。那个神秘的声音是从麻生面前的那片森林中来的,但是那片森林越里面越黑,什么都看不见。

“命运..”麻生听到这个,一下子冲进森林跑去,边上的奈子想拉住他,顿时一阵抗风吹来,令奈子眼睛没法好好睁开,“拓真!”这里只留下了奈子一个人。

麻生在森林中狂跑,他没有改变过方向,终究向着那里。

“为什么,为什么停不下来,到底是什么吸引着我?”他一边跑,却又问着自己。

不断地跑,不断地跑,他有些精疲力竭了,跑着,一跤被绊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黑暗

到底是本来就是这样的黑暗

还是被掠夺去了色彩

又是一个选择题?

不对吧

这个 才不是什么选择题

这个 是悬崖上的绊脚石

答案有两个

“额..”渐渐地麻生有了意识,他坐了起来,手捂着头,然后睁开了眼。

当看到了眼前的一切,他惊异的睁大了眼。

黑暗,一片黑暗,自己的脚下也是黑暗,眼前只有一座类似四方体一般的祭坛。不过,说其是祭坛,也根本不对。

麻生带着惊奇的表情,缓缓地向其走去,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知道接近了那所谓的“祭坛,那不算很大,上面的地面上有着一个五星轮阵,还有着一些希奇的符文。

他跨上了没有几级的阶梯,三、四、五..他,便已经站在了那上面。他没敢移开眼睛,也没有一开眼睛的必要,因为四周除了黑色还是黑色。

那中间有一把剑竖立在那边,或说是插在那边,剑靠近手柄的地方有着一颗白色的珠子,还少有一些条纹。

“我..是在做梦..?”麻生问自己。

“这到底是...”他朝着剑走了过去,不知道,正因为想知道,所以必须走下去...

整个空间十分的安静,可以听到的只有回荡的麻生的脚步声。

他走到了这把剑的跟前,一直看着这把剑.

“答案”那个声音再次出现了。

“答案..?你是谁?”麻生闻声了声音左顾右盼的看,但是四面没有任何人,“是你吗,一直呼唤我的那个声音!”

“是”

“为什么!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带我来到这里?”麻生很激动的问。

“你不是想知道吗,活下去的理由,让你认为值得活下去的答案。”

“额,可以让我活下去的答案..别胡说了,我跟本听不懂,我看我是在做梦吧,没关系,过一会就会醒了。”麻生给予了这样的回答。

“是吗,那即使你的世界深受灾难,你的亲人们怎么样,你都所谓了吗?”

“那种...怎么可能...”麻生似乎说不出什么了。

“好好看着那把剑”

麻生照着转过身去面对着剑。

“这把剑背负着你的命运,但你同时也背负着这把剑的命运。它的名字叫做..净界。”

“净界...”麻生慢慢的伸出了手。

“没错,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麻生的手抓住了手柄,一时间,剑上那白色的珠子瞬间发出了红色的光,麻生脚下的五星轮阵也冲出了红色的光线,麻生站在这光柱之中。

麻生:“什..什么.?怎么了..这是..?”麻生身体动不了,它的表情有些痛苦。

“你所想知道的..一切”

麻生:“怎么..回事..?”不断地有各种影像涌入麻生的脑海之中,“这些回忆..是怎么?”

那些厮杀的战场之景,那身着风衣的男人,死在地上的女人...

于是,一下子,麻生又被弹开一***坐在了地上,剑也一同从地上拔了出来。

“额..好痛..”麻生还没有来的及从地上爬起来,看见了自己的面前不远处的黑暗中,站着一位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那个男人是背对着他的。

“你..”麻生刚说,整个石坛就开始开裂了。“什么!”整个石坛裂成了许多的碎石,落了下去,麻生也跟着一起坠落下无尽的黑色深渊。就在那一瞬间,那个男人转过了头来:“还没有结束..”但是麻生没有看清他的脸…

麻生的意识又再一次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也许,假如真的都是知识幻想呢..

“拓真君..拓真君..”

“额..”麻生慢慢睁开了眼睛。

“啊,拓真君,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奈子含泪的说道。

麻生:“啊,奈子。果然是做梦吗?这里是...”麻生清醒了一些,在床上坐了起来。

“是你家哦”亮司说道。

这使麻生有些意外:“哎?我家,大家都..?”

奈子:“拓真已经忘记了吗,一起散步的事?”

“哦,是有呢..”麻生迷迷糊糊的回答,“怎么回事?我怎么在自己家里,不是一日游什么的吗?”

亮司:“你已经忘了吗,我们可是从森林把你找回来的,听说你忽然跑***的,幸好没什么意外,我以为连全尸都找不到了..”亮司也看起来有点认真了。

“额”麻生开始想起来了,“那不是梦吗!”他心里惊到了。

亮司:“啊真是,奈子都担心死你了,她都哭了哦。”

麻生:“啊...是吗,真是抱歉了,给大家添了麻烦。”麻生加以掩饰的说。

“嘛,没事就好了。”上原忽然冒出来了。

“话说回来我睡了多久了?”麻生想到了这个问题。

“一天吧。”亮司回答道。

“什么?一天?!!”麻生自己都有些惊奇。

奈子:“我看拓真你一定是太累了,还是好好休息吧。”

上原:“是啊,既然没什么事,那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你自己好好休息吧。”

麻生:“哦..好 ”

大家都走出了房间:“再见。”

麻生:“啊,再见。”奈子是最后一个。

“奈子。”麻生叫住了她。奈子转过了头来。

“谢谢你,再见。“麻生笑着对奈子挥手。

“你也好好休息吧,再见。”奈子也挥着手出去了,

麻生的**在楼下与他的同学们到晚别后,上了楼来。来到麻生的门前,敲了敲门。

“进来吧”,麻生坐在床上说。

**打开了门:“拓真,好点了吗?”

麻生:“恩,好多了,没事了。”

麻生美子:“那就好,等等就下来吃饭吧,一天没吃饭了肚子一定很饿吧。”

麻生:“恩,知道了”

其实,我根本没有想到,那真的是改变了我的命运,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那种事,不过现在的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忘却那种事,即使说出来别人也不会信的吧。父亲几天前出差了,不知什么时候又能回来,家里只有我和**。于是,这天晚上,我也没有多想什么就睡了...

几天后..

“哟,早上好啊,拓真!”亮司在教室里对着刚进门的麻生打招呼。

麻生:“早上好,亮司。早上好,奈子。”

奈子:“早上好,拓真。”

麻生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前,放下提包。“恩?”亮司走到了麻生的身边,静静地对麻生说:“拓真,我听说了哦,今天又转校生要来我们班哦!”他邪笑着说。

麻生:“转校生?”

亮司:“恩,而且呢...***...是女生哦!”

麻生:“哦,真的?”麻生开始了自行YY...

“转校生吗?对于看过这么多的漫画的我,应该是一点也不生疏的角色了吧。恩恩,但是要是女生的话,倒是有点期待,不过是LOLI型,还是..”

亮司忽然一手搭住麻生,摆出了一副沉重加淡定的表情,“少YY吧,拓真,会坏掉的...”

“哎..”想必被吐槽,麻生也不好受吧。

亮司:“啊,对了,拓真中午没什么特殊的预定吧,那么一起吃午饭吧,我也不去食堂,一起吃面包也没问题吧。”

麻生:“啊,没问题啊。”

...铃声差不多也响了,大家都已在教室里安坐下。

“咳咳”老师站在讲台开始发话(日本一般到高中上下课就不怎么行礼了),“今天,我们班来了新同学。”

“来了!”麻生的心中叫道。

“那么请进来吧。”老师对着门口说。

只见她迈进了教室,飘着长长的马尾辫,清纯的面孔,没有什么笑脸,也没有恶意感的表情,说不上极好但也很不错的身材。走上了讲台。

全体人员:“喔哦!~”

路人:“美…美少女啊!”

路人B:“请蹂躏我吧!女王!(你怎么知道她是不是女王的??)

坐在那里的麻生根本都看呆了。

老师:“额,那个,要不就做下自我内容介绍吧...”

“三浦知美,请多指教。”她鞠了一个躬说。

几秒后,老师回话了:“..那个..没有了吗?”

知美:“是,没有了。”她的表情依然淡定。(你是IS的德国妹子吗= =)

“那就坐那里的空位吧,老师指着麻生和亮司那边的方向,两个人的位置都是有点靠后的。两个人是同排。

麻生一看自己前面是空的,鸡冻了起来:“是这里吗!”画外音不解释。

知美走过来越来越近,他们也都越来越激动,大家都看着知美。只见知美走过了麻生边上坐在了亮司的身后。

“哎?”麻生十分不明白。

亮司:“咳咳”他轻声的对麻生说:“拓真,你似乎又YY了吧,过度兴奋把前面有人都忘了吗?”

麻生一头撞桌:“忘了- -..”

麻生看了看知美,知美稍微注重一下,不过又转回头去了。

“呀,不是吧,这么冷漠...?”麻生心中想到。

“哎...”亮司看着他们,叹了口气。

很快中午就到了,**们都齐刷刷的去吃饭了。麻生和亮司走到教室门口,同时停下,往后看。几个女生围住了知美,很期待的问:“那个三浦同学,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吃饭吗?”

只见知美站了起来:“不,不用了。”她很镇静的说,你们自己去吧。”她从人堆里走了出来,尽向着门走去了。

麻生和亮司分别往两别让,动作夸张着,眼看着知美头也不转,直视前方的那副神情走了出去。

“好..好有气势呢..(汗)”亮司保持着让开的动作说。

“啊..恩..”麻生也应到。

... ... ...

“啊,啊,有点无聊了呢。”亮司和麻生在走廊中走着。

麻生双手插着口袋,摆出了在想什么的表情。

麻生:“亮司。”

亮司:“恩?”

麻生:“你觉得三浦是个怎样的人?”他很深思的那种感觉,问亮司。、

“三浦知美吗?感觉吧...似乎是个挺冷淡的人。”亮司想了想回答到,“哎,怎么了,拓真这么在意她吗,哈哈哈。”他挑逗的说。

“恩咳。”麻生手捏拳头捶住自己的嘴,咳嗽了一下,样子有点希奇,“只是觉得,她似乎有点心事。”

“嘛,拓真想的太多了吧,事实上…啊啊啊..啊列?”亮司忽然停止了说话,有点结巴。

“恩?怎么了?”麻生不解的问。

“看,拓真。”亮司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前方。

“额..啊”麻生有些惊奇。

原来知美正站在不远处的走廊哪里站在打开的窗边,远望着外面。

“啊”,麻生被推了一把,往前俯冲了下差点摔倒。“喂,你干..”

亮司却已经跑在了远处:“加油哦,兄弟!”只听亮司这么喊到。

麻生:“为什么这么让人火大(- -)。”但是他的表情也并不像生气。

他又转过身去,看着那边的知美,不是有风吹动着知美的头发,那种感觉令麻生安定。

“也许真的有什么心事吧…”麻生的心里又在想了。

他走到旁边靠墙的自动贩货机签,冒了两罐汽水,拿出汽水后,先知美走了过去。

“给。”麻生走到了知美的面前,递出了一罐。

知美似乎刚才也没有注重到麻生,稍稍惊奇了下,然后看着麻生犹豫一下,接过了汽水:“谢谢。”她打开了易拉罐。

麻生也拉开了易拉罐,“呵呵。”

“你叫什么?”知美问道。

“哦,麻生拓真。”麻生回答道。

知美喝了一口,“这样,找我有什么事吗?”

麻生:“啊,其实也不是特意来找你的,只是碰巧看见了你。”麻生笑着解释道。

“是吗,只是这样吗。”知美说。

麻生:“其实也有些事想问你。”麻生很正经的说了,“去上面吧,上面环境好点。”

两人在学校楼顶天台上的长椅上坐下了,麻生也喝了一口饮料。

“说吧。”知美说道。

“啊,那个...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麻生切入正题的问。

“为什么这么说?”知美问。

“因为,总觉得,一个人表现出冷漠,一定是有什么理由吧。”麻生回答道。

知美:“额,我怎么样,和你没关系吧。”

麻生:“不过..”

“我..”

“额?”麻生的话又被打断了,他见知美要说什么。”

知美:“我是不可能融入你们的世界的。而且,我也不希望你们来妨碍我。”

麻生:“但是..”

知美:“好了,你过好你自己的就行了,不要来管我。”知美站了起来,手中拿着已喝完的易拉罐,向门走去,:“哦,饮料,谢谢了。”知美补充了一句,从门走了下去。

一阵清风又吹过,吹起麻生的秀发,麻生还看着知美离开的方向。

于是一天的时光总是飞快飞快的,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夕阳的颜色是橙红色的,洒落在这个城市。

“明天见。”

“再见。”

麻生与亮司道完别后,走上了平常一成不变的回家的路。

“为什么呢?”麻生的心里又不知道在想什么了,“”为什么她的样子虽冷,却总让人觉得不是从内心所表现出来的。”看来他又是在想知美的事了。

“对了”麻生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事,他开始奔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拿出了手机,拨起了电话。

“拓真?”

“妈,今天我要晚点回来了,你先自己吃饭吧。”说完他又马上挂掉了。

麻生来到了书店里,在书架那里看着,“果然没有。”他走到了书店外面。

“那本书..呀,不可能吧。”他又重新走上了回家的路。

天一会会就黑了,麻生走进了平常必经的公园,他走到了各种器械边,看着那里,回想起了从前。

“我不会让拓真再哭了,我会保护你的。”小奈子的那句话。

麻生:“真的是一点都没变呢…这里..”麻生无奈的笑了笑,几句往前走。

他一直走到了公园中心差不多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喷泉池,不过晚上是没有***的。刚走到那个转弯角,“额”,他立马又躲在了边上的那颗树后面。

原来有人在那里,而且这个人对麻生来说也不生疏了,因为那个人,正是知美,而且还穿着校服。知美的手中拿着一把刀,她将到刀拔了出来。

“恩?”麻生对那个样子的知美完全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忽然,四周的树在晃动,发出稀稀疏疏的声音。

知美的眼神十分的警惕。

“怎么回事?”麻生更是高不明白了。

忽然,窜出来几只有着豹子身般的生物,他们的个体还有点大,浑身是黑色的,黑色中眼睛显露着闪闪的亮光。并不像是地球上的生物。

于此同时,奈子正坐在书桌前,一盏台灯照着。看来奈子的样子实在写信。

上面写了 麻生拓真:

奈子换了一行,又写了起来:拓真,回忆起我们小的时候,真的是快乐的时光那是最幸福又是最珍贵的回忆。但是,我们总是会长大的,所以…

她晃了晃脑袋:“啊啊啊,我在想什么呢!”

奈子跑到床上,一头埋进了枕头:“真是,我到底是在干嘛呢…”

知美一挥刀,冲了上去,一只“黑兽”也冲了上了。那动作迅猛的,但知美一闪,在一刀劈下去,只那只见黑兽化作了黑烟散去。谁知身后又立马扑上来了一只,知美一转身,刀被咬住了。

“切”知美没能把刀甩出来,那黑兽两个前肢还抓住了刀。

趁着这空隙,后面再次突袭出一只黑兽,只见唰的一下,那只突袭而来的黑兽成了一作烟。麻生出现了,只见麻生正是拿着一把剑,成斩杀的***。

“废柴?(通俗的爱称由此产生),知美这是一脚踹开了那咬刀的黑兽,将其劈杀。

麻生似乎对自己的所做也没摸清头脑,自己也没搞清自己为什么会帮知美。

剩下的几只黑兽见形势不妙,窜着跑走了。

麻生:“三浦同学…”

“你怎么在这里,额!”知美看见了麻生的眼睛,是红色的。她很激动地举到对着麻生,把麻生惊吓的摔坐在地上。

麻生:“哎?”

知美:“红眼之鬼,背叛了正义之约的恶鬼,我的使命,乃是将这些该死的鬼消除!”

“哎?三浦,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啊!。”麻生根本都没搞明白。

知美见麻生似乎确实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有什么理由!”

“啊,这..这.是我天天回家必经的路啊。”麻生看着知美的刀很紧张说。

“怎么回事,感觉比废柴还废柴。”知美说道。

“我..只是想保护你而已。”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知美说到。“希奇,为什么你会是鬼。”

“你,不害怕我吗..”知美又问道。

麻生:“这...”麻生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恩?红眼。”知美低声嘀咕道。说变还真快,麻生刚还是红色的眼睛一下子又变了回来。

“那个,三浦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麻生见气氛希奇,稍稍说一句嘴。

“哼,果然是个废柴。”知美妙像根本没听他说话。

“谁是废柴啊!”麻生反驳道。

知美:“呼,这算什么,真是让人感觉恶心。”知美把刀放了下来。

麻生:“哈-?”

“那个不见得”只见一个男人从他们身后跳了出来,看起来20岁左右,个子也是个青年个子,十分淡定的表情,以及镇静的语气。

知美:‘知美,又来一个送死的吗?”

“你别误会了,屋御卫。”那个男人说,“从观点上来说,我与你的关系甚至能是同伴

。”

知美:“开什么玩笑?”

“而你面前的这位少年,既不是同伴也不是敌人,至少现在不会是。”那个风衣男又说,“假如我要动手的话,早就动手了。两位,可否跟我来一下。”

说完,他们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地,边上有没造玩的楼,许许多多的水泥管,和东一堆西一堆的杂乱物,边上还有小巷。

“好了,于是你要说什么呢?”之美不耐烦的问。

“恩,这之前我先说明一下,我叫米卡奇。我的敌人也是“黑色势力”,所以,请你不要误把我当做了敌人。”他说。

“怎么说?”知美问道。

“圣人”米卡奇说。

知美:“?”

“这个少年就是圣人。”

“哎?我?”麻生惊奇。

“弗鲁斯特的话,你听说过吧。”

知美:“恩,..难道你想说这种废柴是..”

“他不是弗鲁斯特,但是他手上的剑正是弗鲁斯特曾经用的剑。”

“哎!”麻生看着自己手上的剑。“这到底是..”

“既然他能使用这把剑,说明它具有圣人的力量。我切入的说,我虽不曾与他相识,但是从现在起,假如想要击溃“黑暗势力”,少不了这个人,他今后将成为十分重要的人。”

“那个,我似乎听不太懂啊。”麻生对这种自己一点也不理解的情况很尴尬。

“你很快就会明白了。”米卡奇说道。

“所谓圣人,只不过是我们的叫法。与人界的称呼没有关联。弗鲁斯特他本是鬼族,但是碰到净界后的他,便已经不是鬼了,确切的说就什么也不是,但是他惊人的力量确实不可否认,所以大家都公认他为圣人。我不知道把你说为圣人是否妥当,但至少,你确确实实是使用了净界。”

“这样啊,那,那个叫弗鲁斯特的是...”

“是我一生的好友。200年前是他终结了战争,而我却什么也没能做。只是身存圣人力量的他,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他...不过一切都是过去了,去了的也回不来。之后世界几乎便是混乱了起来,堕落的鬼族,我眼睁睁的看了这么久...”

“那,我对你们来说,很重要吧..”麻生说。

“不想看见你的世界变样,那你预备怎么做?”米卡奇说。

“我…”

麻生犹豫了,一旁看了许久的知美开口了:“先不说这个,你们不觉得刚才就有什么声音吗?”她看着小巷那里,很黑。

他们都注重的听。果然有!

那像是金属与地面的摩擦声。

声音越来越像几乎达到了跟前,直到模模糊糊看到了一个人影,米卡奇拔出了刀,月光下一个古怪的人出来了。那是一个健壮的男人,左半边脸带着古怪的骨骸一样的东西,有脸有希奇的符文,一脸坏笑,一双红的发亮眼睛,有些可怕,胸口一道长长的伤痕,右手托着一把又大又锐利的双面斧。

米卡奇的表情很严厉:“古达理.”

“呀呀,我想是谁能伤了我的宠物呢,原来是给我带了顿每餐啊,啊哼哼哼哼哈”古达理走出来咧着嘴笑。

奈子将写好的情信放在桌上,关了电灯,躺在了床上:“一定,一定要传达给他...”

第一话完 待续...

小编今天点鬼契小说

《鬼契》是一本由三宅加亚翔写的玄幻奇幻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羞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