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站点地图

猌河对岸(某染写的小说)
猌河对岸(某染写的小说)

猌河对岸(某染写的小说)

小说分类: 玄幻修仙时间: 2019-06-11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一种被称作【意识】的怪物。从诞生起就注定了无法逃离的未来,有它们的战争就会有战争,血,泪死亡。我没能幸免的成为了那样的怪物。失去亲人流亡十年重逢,被卷入战斗与纷争。那些看似与我不相干的谜团和事件,却有着某种诡异的联系,我想知道50年前一切的真相……这是一本有着点滴欢乐温馨的书也有着兴许的罪恶与丑陋悲欢离合,尽收这一本寻神的回忆录。

猌河对岸出色章节阅读

第一章 曾经的绝望

这里的冬天好冷,冷得那么无情,那么残酷。天地之间飞舞着雪花,它们以傲慢的身姿飘零着,把所经之处的暖和吞噬,然后消融,它们不会在乎是否任何人感到冰冷,因为雪的心本来就是一块冰凉的结晶……天空照下灰蒙蒙的颜色。似曾相识,不知是多少年前,有这样一场大雪带走了我的一切。而现在,我走在街上,伤口依旧不停地溢血,温热的血液沿着胳膊,从指间滴下,在地上溅起一朵朵刺眼的红莲。我走到一个死胡同坐在地上,眼角的泪水已经冰凉。这份感情,我把它冰冻起来,埋在心里封存了几个春秋,但是现在它爆发了,依旧给我如刀绞般的痛觉,那么清楚的。

我望着天空,已经听不见四周的喧嚣,视线开始模糊,冷意快把我吞噬了,无法动弹,像是一个坏掉了的人偶。我是不是快死了,我这样问自己。随着眼睛渐渐闭上,仅存的一点光也被黑暗夺走,哥,我会去你那个世界么……是的,我一直在等,等一场灾难,把我从这里带走。

一个梦:

我在跑,很急促,像是在追赶什么,却更像是逃避什么。推开一间平房破旧的门,一个女人,正踩在一个孩子身上,她憔悴但可怖扭曲的面容……她是我和哥哥的妈妈,她是个疯子。那个孩子比我大,跟我有一样墨黑的头发,但他的眼睛却是血一样的猩红。他趟在冰冷的地面上,瞳孔没有聚焦,任由**怎么抽打他,依旧是没有反应,就像是死了一样。他的呼气,他的起伏,他的声音,他温柔的注视我这一切证实着他的存在……这张脸我怎能忘记,他是哥哥,我曾经唯一可以依靠的,曾经给我一切安慰的。

“妈!住手!会出人命的!!”咬牙跑过去,扶起哥哥,他擦掉伤口上的血,伤口就很快愈合。**停住了

“死了又怎样!?让他去死啊!!他是个妖孽,是怪物!!他没有人类的感觉!!”她指着哥哥,“你给我滚出去!”

哥哥跑了出去,跑进了漆黑的夜幕,他瘦弱的身影融***,只是我害怕再也无法找到他。我看着妈妈,原来她知道了,哥哥是【意识】。我的胸中布满了愤怒,脊椎忽然一凉,无数的钢丝从身体中挣扎着,摩擦着钻出,吼道:“妈!你看清楚了!哥哥是怪物,那我也是!!!”为什么!只因为我们与一般人类不同就遭到如此待遇,妈妈她不知道,她明明什么也不懂!哥哥有多么爱这个家!每当我静静注视他的眼睛的时候,都会感觉到那种爱,那种爱,是那么深沉,绝望。他们丢掉了爱,丢掉了同情,丢掉了本属于人性的一切,只因为我们的存在。是呀,我们是妖孽,我们是怪物,我们不该存在,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好了的,一个玩笑。

我跑出家,跑进冰冷的夜色中,寻找他,我害怕晚一步他就会消失,融化在冰冷的夜色里。走到一个拐角,流着泪,***着。一双冰冷的手从后面拽住我,拖进黑暗中。原来是哥哥,他温柔的向我微笑,他搂住我,把我紧紧搂在怀里,他低语:“谢谢你,我没事,**的病发作不是一次了,你也该习惯了,以后不要跟妈妈闹别扭,好么?”

“但,但是……”我哽咽了,“但是哥,你不会疼么,不会伤心难过么?”

“不会,因为我是【无感】。我不会疼的,也不会难过……”他忽然紧张起来:“嘘,他们来了!”

他们……啊,就是带走哥的那些人,就是把我最重要的东西夺走的那些人。他们是城里的人,他们抓走了这里的孩子,我没有被发现,因为哥哥在。为了保护我,被带走了,我记得他微笑着跟我说了最后一句话:“你要活下去!”

过了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我没能等到他回来。我只知道他被带到了一个工厂,天天都有森严的警卫。但是终于,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里,传来了噩耗,那个工厂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事故。我跑向那个废墟,雪静静的落在上面,冰冷使他们无法融化。泪不停的流,假如不是我,他也不会被带走。假如我足够的坚强,他也不会有事,我,一直在逃避什么呢。我拼命地找哥哥,祈祷他不要有事。那个雪夜,是那么的严寒,冷的无情,冷的绝望……

哥哥,他瘦弱的身体被埋在废墟下。我哭着把他托出来,轻轻擦去他精致脸上的雪,他的双手和双脚绑着铁链,他的身上满是伤痕。我不知道这里曾发生了什么,我把他冰冷的身体搂在怀里,希望能把体温传给他,我是那么的爱他,那么的绝望。哥哥,是我啊,你最最亲爱的弟弟啊……他缓缓睁开眼睛,红色的瞳仁温柔的注视着我,就像是一潭夜色下的温泉,布满疼爱和绝望。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然后他眼中最后的光泽褪去了,他的眼睛渐渐闭上,他的呼吸渐渐停止了……

我睁开眼睛,原来是一个梦啊……我发现我眼角的泪水已然冰凉,轻轻擦拭。自己躺在一张暖和柔软的床上,柔和的月光被窗帘过滤照进屋里,这里是……“啊,醒了啊。”身边传来一个温柔的男声,声音不大,但在空荡的屋子里听得很清楚。我才察觉身边躺了一个人。“谁!?”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

“哒”他打开台灯,温柔昏黄的灯光照亮他的半边脸。他赤裸着上身,白嫩,细化的肌肤,精致的五官,柔顺的黑色中长发,暗红的眸子静静的注视着我,我惊呆了,定了定神,才小心的问了一句:“哥?”

他笑了,把我搂在怀里,我感受到了他的体温,他揉着我乌黑的头发,轻轻的说:“终于,我找到你了,我们都还活着。”

对,是哥哥。真的像做梦一样,假如这是一场梦,那就拜托永远不要让我醒,醒来之后,剩下的就只有绝望了,这不是一个梦……

第二章 魂纵

月光如水透过窗帘,洒在的别墅里,温柔的光线照进黑暗的阴影下,粉身碎骨。我醒了,无助醒在这个无尽的夜幕下,哥哥却不在身边。我看见门口有一个熟悉的背影,他转过来,月光在他身上映射出一圈光辉,他看着我,苍白无血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誓。”他温柔地叫着我的名字。

“哦,就是他么?【人偶导师】原来是你弟弟啊。”个个身后响起一个声音,那个声音让我不寒而栗,似乎有什么冰冷的东西爬上我的脊椎,我感觉到身体四周的空间被念力扭曲着,肺里的空气像是被抽干了,我似乎快窒息了。有一股更强大的念流,盖过了之前的,那股念流是哥哥的,轻轻地包围着我的身体,像是一段段布满爱与杀戮的丝绸。

哥哥的红色瞳孔放出微弱的荧光,轻轻地从眼眶中飘出,像烟雾在空气中蒸发殆尽。他的眉头微皱,他的声音压的很低,像一把细长的利刃:“你再敢对他放一次念流试试。”每一个字都是那冰冷。

“在下不敢。我只是来向您禀报一声,有任务了。地点位于温哥华北部,目标【炎鹤】,将其杀死。而且,务必与【人偶导师】一起行动。”那个声音像是在讪笑。

我穿好衣服,站在那里不敢靠近:“哥?”

“走吧,要出发了。”他没有看我。他的表情是那么复杂。我跟着他走出房间的门,那个人站在黑暗中,依旧用那种诡异的声音对我说:“您的眼睛是金黄色的,真的很美……”

我看向他,却只看见了走廊无尽的黑暗。我走出别墅的大门,看见花园里种满了黑色的玫瑰,一个残缺的月亮,把冷清的月光洒在它们身上。是什么把它们染成如此空洞的黑色,是残杀还是绝望……

哥哥冰凉的手拉住我,一边走一边给我讲,他的声音里面没有多余的感情:“这里是与外界隔绝的,我们就藏身于此,我们按照力量依次向下安排地位,而力量最强的是我们的首领。现在我们要去执行一个任务,就是要去杀掉一个从【亡巢】逃到人间的叫做【炎鹤】的【依灵兽】。”风吹动着他的头发,“【亡巢】是【依灵兽】的栖息地,是一个特殊存在的空间。很久以前,那些被【意识】所吞没的亡灵布满了憎恶他们的灵魂汇聚成的另外一种生命体就是【依灵兽】。当亡灵汇集为一只【依灵兽】的时候,它们的汇集点就是他的灵魂。因为由多个亡灵汇集而成,所以【依灵兽】的意识极其不稳定,是非常凶残的生物,亡灵会在他的体内互相争斗互相吞噬。当一个依灵兽体内的亡灵越少,就说明它越强大,它的念力就越纯。当然,【依灵兽】之间也会互相吞噬,诞生出一个更强的怪物。”

我沉默了半晌:“那我们为什么要杀它?”

“因为从【亡巢】逃出来,它们会袭击人类的。”

“袭击?让它去啊!杀掉的人越多越好!为什么要保护他们!?”我憎恨那些人,那些排斥我们的人,那些把绝望和痛苦压在我们身上让我们痛苦的人,他们的死,与我无关。哥哥没有说话。我们走到一条河前,他抓紧我的手,修长的的手指清触河面,柔和的涟漪之后爆发出强大的水流,把我和哥哥包裹起来,当我再睁开眼,已经到了温哥华的边境了。这里也是无尽的黑夜。哥哥忽然抱起我,身影一闪,闪到一个更空旷的地方,我们刚刚停留的街道地面,已经被什么东西劈开一条深深的裂痕。

哥哥放下我,瞳孔缩紧,露出一丝惊奇,他的脸很苍白:“这个念力级别绝不是【炎鹤】的,这么可怕的念流,会是什么怪物……”他的眉头紧缩,丝毫不敢疏忽,脚下爆发出念流,咆哮着,像汹涌的海浪,预备残暴的摧毁一切。

不远处的出现了一个人影,它的念力像是一个没有尽头的空洞,我顿时感到一种冰冷惧怕,快要被吞噬了。黑色的斗篷盖住了面部,四周的气流被它吸了过去,旋转上升着。身高足足有5米,它浑身,像是由一种漆黑的烟雾组成,覆盖在斗篷之下,持一把镰刀,另外一只手里拿着一盏煤油灯,灯里面发着微弱蓝光,那是一颗被囚禁的灵魂。它就像是一个黑衣死神。

“【魂纵】这种级别的【意灵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可恶。”

“魂纵是什么?”我紧绷着神经维持意志的清醒。

“【纵魂】,他可以操纵灵魂,不可操纵肉体,与你正相反。呆在我身后。”说完,一股念流从他脚下朝【纵魂】袭去,很快,那个怪物停止了行动,呆在原地。无数的念力组成一张大网,“假如能捕捉它的话……”哥哥的话还没说完,那张束缚纵魂的大网就被撕得粉碎。一丝血液从哥哥的嘴角溢出,他背部单薄的白色衬衣渐渐被鲜血染红了,那刺眼的红,像是从他体内挣扎蹦出的。他倒在地上,红眸子望着我:“快逃……”

我已经动不了了,我被绝望、惧怕、怨恨束缚了身体,我的指甲深深嵌进手心,无数的钢丝从我的身体里扭曲地嘶喊着蜂拥而出,卷着不知从我身体哪里迸发的强大念流刺向那个怪物,他手中的镰刀一挥,无数钢丝被斩断,无力的飘落到它身上。它庞大的身躯迅速的向我袭来,它锋利的刀刃与我的脖子只差几厘米的时候,他停住了。刚刚残落在他身体上的钢丝,此刻正深深的刺进他漆黑的血肉,倾尽全力,把全部的念流导进他的身体。我感觉到它体内的亡灵,念力在他的身体里翻滚着,像是愤怒的海浪,咆哮着摧毁着它体内的一切。

还剩下最后一个亡灵的时候,它忽然向我冲来,它庞大的身体化作烟雾,流进了我的左眼。我的转身走向哥哥,他没有死,我轻轻地把手放在他的伤口上,我用我所剩的最后一点念力给他疗伤,然后眼前一黑,身体重重的倾斜倒下……既然再见,我又怎舍得再次失去。

第三章 披着人皮的恶魔

左眼,好疼……一阵疼痛之后,我昏沉地醒来,阳光粗鲁的照进视线,刺的眼睛有些生疼。我从房间那张暖和的床上站起来,走到洗手间。抬头看向镜子的时候,不由得吃了一惊,我的左眼,这是怎么了?淡淡的黑色磷状纹路出现在我的太阳***和眼角那里,我本该是金色的眼睛变成了蓝色,而中间的瞳孔则是灰色。我轻轻地用手遮住它,一阵刺痛传来。疼痛消失之后,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又恢复了正常,磷状纹路不见了,眼睛也恢复成原本的金黄色了,我到底是怎么了。

“那是【纵魂】干的。连捕捉方法都不清楚,多亏你能够抓到他啊。还有,谢谢你。”哥哥站在门口,阳光打在他的眸子上,促使那红更加鲜亮,他温柔地看着我,但脸上的表情却这么复杂,“我们的上司与你有话要谈。”

“上司?”

“我们这个组织是按照力量的强大安排地位等级的。所谓的上司就是在我们之中最厉害的那一个。没有人知道他的能力是什么,也几乎没有人见过他。”

“那种家伙找我干嘛?”

“你说呢?还不是你捉了那么不得了的东西回来。”他挑起眉毛,“还有,要用敬语哦,不然会被整得很惨的。”

“呦,早啊!预备好了没?”门外响起一个爽朗的声音。20岁左右,细腻的白斩的皮肤,绿瞳,像一探明净的水,泛起柔和的波浪,他银白的长发披在肩上,懒散地垂下。一件长长的浴袍轻柔地包裹着他,露出好看的锁骨,腰间系着一段绿色的腰带。我看着他的脸,看得出神。怎么说呢,这个人真的是美得不像话:“哥,他,他真的是男的么?”

“啊,哈哈……看来我真的有必要把头发剪短啊。”他露出一个完美的笑脸,总觉得有那么一束光依附在他身上,流动在他的声音,笑脸,和动作里。

“輝大人,情原谅誓的无礼……”哥哥挡在我前面,以一种非常谦卑的样子单膝跪地。

“好了,好了,不是跟你说不要对我说敬语了么,会很难受的。就当誓他是从另外一种角度夸赞我,不要在意。”

“可是大人……”

“好了,时间到了。”

他的手轻轻一挥,空气中出现了无数晶莹的碎片,漂浮着。像钻石那样反射着彩虹的光线,有一个非常诡异古怪的声音从空中传来:“你就是誓啊,我本人希望你能够加入我们,因为你有我们需要的力量。你的力量还需要更深一步的锻炼,它本身的威力还尚未清醒。我想你在抵御【纵魂】的时候,应该注重到了。那股杂乱无章的强大念流确实是属于你的,要好好掌控它,否则被反噬掉的,会是你自己……还有,【无感】你的念力,被封印了一把部分吧。”

“是。”

“在这之后輝会把封印解除的,说实话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能够拥有如此庞大的念力,你的地位虽然排行第12,但念力可以和我们当中排行第5的忍不相上下,但是据我所感应到的,你的念力并不是多么纯正,像是惨杂了什么深不可测的东西一样,你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人。这是一个忠告。那么,今天就到这里。”

“那么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我带你去解开封印,跟我来。”

“是,輝大人。”

“那就去练习场吧,那里还宽广一点。”我和哥哥跟着这个叫輝的男人沿着昏暗狭窄的走廊进入一个地下室,豁然开朗,那里真的很大,明晃晃的灯光,一面墙壁上面镶了无数面镜子。我走到一面镜子前,望着我的左眼,那个怪物真的在里面么。我看到镜子里左眼黑色的鳞状纹路出现了,虹膜变成了蓝色,瞳孔变成暗灰,一缕黑色的烟雾从里面流出,在我四周环绕着,最终形成了黑色的斗篷,锋利的镰刀,它组成的手里提着一盏灯:“是你在叫我啊。”那么浑浊的声音。

“誓!誓!没事吧?”是哥哥的声音,他坐在与我不远处的沙发上,他上衣的领子敞开着,锁骨那里有黑红色的纹路,他的脸很苍白。輝把手放在他的锁骨上一缕缕金色的光线流淌***。我再看向镜子的时候,那个怪物已经消失了。

“嗯,我没事。”

我的脊椎一凉,身后忽然席卷起强大的念力,强大到我可以清楚的看见那被实体化的黑红色的念流,像一个狂暴的怪物摆脱了牢笼,嘶吼着。輝拖住我虚弱的身体,金色的光组成的结界挡在我们面前,结界里面流动着温柔的念流像是阳光一样,我感觉***点了。輝碧绿的眼睛望着哥哥,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确实没错,他的念力并不纯正,里面参杂着什么希奇的东西。不果真是吃惊啊,竟然封印了那么多的念力,就连我也有些害怕啊。”

我看着那股野兽般的念力渐渐削弱,直到最后一丝也溶解在了哥哥的体内,輝的结界消失了。有什么东西扼住了我的喉咙,有一只冰凉的手攥住了我的心脏,我感觉得到,那个18岁,黑发红瞳,向我们走来的少年,不是哥哥,因为哥哥不会带给我这么冰冷的惧怕。那个人,像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小编今天点猌河对岸小说

《猌河对岸》是一本由某染写的玄幻奇幻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羞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