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主神归属权(花草树木写的小说)
主神归属权(花草树木写的小说)

主神归属权(花草树木写的小说)

小说分类: 玄幻修仙时间: 2019-06-11

小说内容介绍

主神空间的存在,就是为了选出主神的主人。  传说中,被选中的人将***主神空间,在各个小说电影中轮回。他们只要完成主神的任务,就可以用奖励从万能的主神那里兑换自己想要的一切。为了利益与生存,人们红着眼互相残杀。有人说,最终胜利者,将会成为主神的主人。

主神归属权出色完整章节阅读

濒临死亡的身体被夹在熊熊燃烧的变形轿车内,当事人魏子良对此却视若无睹,只是怔怔地盯着眼前两男一女三具尸体在发呆。他知道这是他的父母,以及双胞胎弟弟,但眼前的状况让他无法理解。他努力开动不够用的大脑,开始回忆起不久前的一切……

才刚下午五点,市一高的**们就背着书包往校外挤。高中可谓人生中最忙碌的一个时段,找遍全**,也没有五点就放学的高中。市一高平时亦然要熬到群星璀璨时节才大开校门。但今天是例外,因为全国闻名的一位心理学教授,今天来给一高的**们授课。

与众多忙里偷闲,急着跑出校园的**相反,一位怒气冲冲的男生正向教学楼方向挤。也许莘莘学子们都压抑太久了,难得有个光明正大偷懒的机会,都迫不急待往***。满身**味的男生虽然竭尽全力,却也只如长河中的一叶小舟,随波向校外流动。这位一看就不是善茬的主显然忍耐到了极限,虎目一瞪,便怒吼一声:“都挤什么挤,放羊吗?”

这一嗓子可谓勾动天雷的地火,众多迫不急待放松一下学子们顿时火冒三丈,齐齐瞪向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孙子。

成千山万双杀人般地目光,可不是一般人消受了得。但此时却有个例外,始作俑者非但不忐忑不安,反而理直气壮回瞪众人一眼,气势汹汹呵斥一声:“怎么?对我魏子良有意见?”

话音方落,相当不合常理的一幕发生了。诸多恶狼一般的学子霎间变成了绵羊,屁也不敢放一个,像练习有素的羊群般乖乖走出校门。

这一幕看似不可思议,不过要是对一高熟悉的人,就不会大惊小怪。一高**都明白,学校最难惹的人,不是老师,也不是**会,而是本校团支部书记魏子良。

此人看起来高高瘦瘦,除了精神一些外,并没有什么出众之处。不过与之有过接触的人,就知道这小子其实是个很难搞的怪人。就连校内出名的几个**,也对此人头疼异常。

此时,满身火气的魏子良见障碍排除后,也不多耽搁,径直来到一高团支部。教室里,几个成员都一脸轻松的收拾行装,似乎也打算出去放松一下。这让本来火冒三丈的魏子良差点气炸了肺,抬脚踹开门,劈头盖脸就怒吼一声:“我怎么挑了你们这么一群废物!”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团支书又发哪门子火。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都明白*****的道理,不约而同玩起了沉默是金。

魏子良一见这群废物竟然连个屁也打不出一个来,鼻子差点被气歪了。他深吸一口气,好不轻易压下了打人的冲动,瞪着一位戴眼镜的小胖子问道:“田健壮,你们下午怎么没将调查表发下去?”

小胖子微微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地反问一句:“上午不是发过了吗?”

魏子良气得浑身一哆嗦,咬牙切齿地盯着小胖子。小胖子被团支书这活要吃人的模样吓得一缩头,情不自禁后退两步。所幸魏子良还没失去理智,明白打人的后果很严重。他再次做个深呼吸,压下怒火,一字一顿解释道:“上午是发的是内容概要,下午要发的是性格调查。”

小胖子与众人闻言,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不过一转眼,小胖子稍一迟疑,又小声问道:“可是性格解析的表格,书记你下午没给我们啊?”

魏子良双眼一黑,连生气的力气也没有了,颇为无奈地反问一句:“我上午不是给了你两摞吗?”

这回,小胖子总算明白了过来。不过这厮微微一撇嘴,还是小声嘀咕了一句:“你又没说要发两次。”

两人离得又不是太远,小胖子这句嘀咕自然逃不过魏子良的耳朵。听了句话后,魏子良已经不想打人了,而是想杀人。为了不做出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魏子良干脆偏过头不去看小胖子,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田胖子,这儿不适合你,你哪来就哪去吧!”

小胖子也早萌生退意,闻言如蒙大赦,匆匆收拾一下东西,飞也似的卷铺盖走人。等魏子良回过头来,发现剩余众人竟然有些羡慕地望着小胖子的背影,这让他刚消下去的火气腾一下又冲上来了。好在一个还算机灵的女孩看出魏子良要发火,连忙岔开了话题:“书记,那我们是不是赶紧将表格发下去?”

魏子良没好气地瞟了这位女同学一眼,冷哼道:“要等你们,黄瓜菜早就凉了,我和老师早就将表格发下去了。”

还没等尴尬的女同学与众人说些什么,一阵清脆的敲门声陡然响起。窝了一肚子火气的魏子良想也不想就要凶人,不过当他回过头后,心情马上由阴转晴。室内其他人心照不宣对视一眼,嘴角都***了微妙的弧度。

来人看似十五六岁,相貌清纯空灵,让人一见就不由自主想到空谷幽兰。但魏子良见到这位女生后,竟然爽朗地笑着说道:“夏老师,有事?”

这位比****还像****的女生,竟然也很自然地点点头,将一张表格递给魏子良道:“魏子良,这张性格调查表请你修改一下。”

魏子良接过表格,仔细瞅两眼,发现没什么问题,不由迷惑道:“夏老师,是不是搞错了,我的表没填错啊?”

女生先是微微一怔,接着脸上闪过一丝忍俊不禁的笑意,指着表格道:“魏同学,你看你填的都是优点,怎么就没有缺点?”

魏子良亦颇为惊异地盯着女子反问一句:“很希奇吗?”

女生浑身一僵,接着有些不快地道:“魏子良同学,别看我夏蓝这样,好歹也是位老师,你就不能尊敬一下我?”

岂料,魏子良闻言满目愕然之色,随即理所当然地回道:“我本来就没缺点吗!”

有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此言一出,众人尽皆哗然,夏蓝亦然被惊得瞠目结舌。

“哈哈,完了,这回真要笑死了!”陡然,一阵上气不接下气的大笑自门外传来。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一位与魏子良一模一样,同样高高瘦瘦的男生,正趴在门槛上,笑得眼泪直流。

“梁子威,哥不过说句实话而已,至于吗?”一见这个与自己姓氏不同的双胞胎弟弟,即使是魏子良也颇感无奈。

让魏子良想不到的是,他话头方落,室内众人竟哄堂大笑起来。就连以文静著称的夏老师,亦然像看奇珍异宝般盯着他,捂着嘴直笑。

魏子良这回真纳闷了,实在不明白众人这是怎么了。他不过是说了句实话而已,难道就真得这么好笑?

不过很快,魏子良就顾不上斤斤计较了。因为夏蓝那奇异的目光,让他浑身不安闲。不知为何,他下意识想逃避那双目光。等魏子良回过神来,赫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移开了双眼。这个发现,让他心慌意乱。在一些魏子良自己也不明白的情愫驱使下,他掩饰般回过头去,瞪着团支部的众人呵斥一声:“笑什么笑,你们不是要回家吗?还呆在这儿干什么?”

魏子良究竟积威颇深,这些团支部的成员见老大发威了,生怕殃及池鱼,两忙收敛笑意,作鸟兽散。

魏子良看着这些不争气的团干部,刚熄灭的火气忍不住又冒了出来。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同样是人,差别就这么大。这些团干部,他说一下才做一下,简直就像一头头懒到抽筋的毛驴。

这么一搅合,夏蓝与魏子良的弟弟梁子威,亦然止住了笑声。这个与魏子良长得一模一样的兄弟,来到他身前,拍拍他的肩膀,竖起根大拇指,笑道:“哥你太有才了!”

瞅瞅莫名其妙兴致高涨的弟弟,魏子良愈发迷惑不解。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弟为什么天天总笑个不停。就算不笑,那张脸也无时无刻不乐呵呵的。

“魏子良同学!”夏老师略带嗔怪的呼唤,将魏子良唤回了现实。他看了这位比同学还像同学的老师一眼,心下又是莫名一阵悸动,不由自主微微一偏头。他那个活宝弟弟不知打得什么主意,***一笑,暧昧的瞅瞅他与夏老师,促狭道:“老哥,看来今天你不填个缺点,夏老师是缠上你了!”

“威威,夏老师究竟是老师,不要没大没小的!”一听此言,魏子良仿佛被踩到尾巴地猫一般,想也不想就急忙大吼一声。

“了解,***也算是长辈嘛!”梁子威说罢坏坏一笑,在自家哥哥发作之前连忙跑出门,留在屋里的魏子良气得差点吹胡子瞪眼。只是等他平静下来后,马上意识到室内现在只剩下自己与夏蓝两人。这让他心下说不出的尴尬,身不由己偷偷瞅了夏蓝一眼。

此时,这位比他矮一个头的夏老师正低着头,也不知道想什么。这让魏子良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隐隐有些难以言喻的失落。

明白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魏子良只好设法将手上那份表格填完,给彼此一个走出这尴尬处境的借口。不知是不是急中生智,魏子良陡然想起自己的一个缺点,刷刷两笔就填了上去。

“不会找部下……咳咳,哥你太绝了,这是哪国缺点啊?”还没等魏子良将调查表交给夏老师,他那神出鬼没的弟弟不知何时就又探过头来,趴在他肩膀上捂着肚子,抽筋般大笑连连。

“噗嗤……”一旁的夏老师听到梁子威的话,也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魏子良被这两人搞得摸不着头脑,相当认真地反问一句:“怎么了?难道不对?你看看团支部那几个所谓的干部,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没用的人吗?”

岂料他这话,引得活宝弟弟干脆捂着肚子,在地上笑得打起滚来。夏蓝亦一把拽过调查表,头也不回就跑出了教室。隐约间,魏子良还能听到走廊上传来她忍无可忍的笑声。

对别人莫名其妙的反应,魏子良也见怪不怪了。反正,在别人眼中他一直就是个怪人。等弟弟笑得差不多了,他才将之提起来,没好气斥责一句:“行了,再笑就没气了。”

梁子威随手收拾下身上的尘土,拍拍自家哥哥的肩膀,由衷叹道:“哥,你一直叫我活宝。其实我要是活宝,你就是国宝了!”

魏子良也不去理会这个没事找事的弟弟,伸手指着他身上有些凌乱的球衣,疑声道:“一会儿跟爸妈出去吃饭,你就穿这一身?”

岂料,他这个活宝弟弟白了他一眼,哼哼道:“什么眼神,这可是咱为了出去吃饭特意穿的。”

“……”魏子良张张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干脆拉着弟弟往外走。虽说穿着球衣去吃饭很希奇,不过他知道自己就算说了,这个打小就被宠坏的任性弟弟也只会当耳旁风。

两人才刚出校门,就看到了老爸刚换的那辆新款奔驰。车前,一对夫妻正向着他们招手。男子与兄弟俩外貌很像,气质却与魏子良如出一辙,都绷着一张脸。另一位女性,是一位符合东方古老审美观念的柔***子。用耳朵想,也知道这对夫妻就是魏家兄弟俩的父母。

一家四口上了车后,弟弟趁父母不注重,神秘兮兮趴在魏子良肩膀上小声问道:“哥,你该不会真的对夏老师有意思吧?”

魏子良闻言浑身不由自主一僵,这让弟弟盯着他一个劲坏笑。还没等魏子良想出应付之法,调皮捣蛋的弟弟就脸色一转,一反常态叹了一口气,小声道:“哥,你可想清楚了。夏老师看似比我们还小,实际上可比我们大了整整十六岁,年纪直追老爸老妈了!”

老实说,魏子良自己也不清楚他是否对夏老师抱有爱慕之意。但是听到弟弟这个问题后,他心口却不由自主微微一沉,像是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摇摇头,暂时将这个问题抛出脑海,魏子良没好气地戳戳弟弟的额头,笑骂道:“行了,哥的事还轮不到你这个小屁孩来管。倒是你这家伙整天没个正形,不会被露露给踹了吧?”

“哼,你也不看看你弟弟我是谁?就算咱现在出车祸挂了,露露也绝对会为咱守一辈子活寡!”一听哥哥提到自己的女友,梁子威马上臭屁地挺起胸来信誓旦旦。

魏子良正觉弟弟的话不吉利,想要说他两句,不料**却陡然出声问道:“兄弟俩凑在一起,都在说什么呢?”

心下有鬼的兄弟俩吓了一跳,默契对视一眼。哥哥保持沉默,弟弟转转眼珠,笑嘻嘻对着**打起了岔:“妈,你给我们哥俩预备了什么生日礼物啊?”

没等**回话,正开车的父亲就训斥起来:“行了,等到了酒店,保管你收礼收到手软。”

梁子威不屑地撇撇嘴,讥笑道:“那帮势利眼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压根没安什么好心。”

“小屁孩一个,你懂什么!”

“行了,过生日,孩子要个礼物很正常,你凶什么凶?”

最终,严父屈服在慈母的淫威下,兄弟俩都提前拿到了生日礼物。没等魏子良动手,弟弟就迫不及待抢过来,一起拆了开来。里面原来是一对古色古香的玉佩,哥哥那块上面雕着只气势汹涌的下山猛虎,弟弟那块上面雕着条翻江倒海的游龙。

还没等兄弟俩提出迷惑,父亲就抢先一步问道:“知道你们兄弟俩,为什么一个姓魏,一个姓梁吗?”

兄弟俩不约而同点点头,这个故事两人打小就不知听了多少遍了。据说魏梁两家世代交好,到了他们祖**那一辈,两家都是独子,而且结拜为了兄弟。两人结拜时,交换一对龙虎玉佩为信物。结果,那位姓梁的祖**,为了姓魏的祖**,死在了战场上。当时,姓魏的祖**就立下誓言,只要是他的后人,每一代都必须有一位姓梁。就算绝了他的种,也不能让梁家无后。这本来是一桩美事,遗憾的是,两人结拜时的那对玉佩后来遗失了。

脑海里一回忆这个典故,兄弟俩心里顿时有了个大胆的猜测。两人情不自禁望向**投以求证的视线,结果看到**微笑着点头。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听好了,要是将来做出玷污这两块玉佩的事,别怪老子将你们逐出家门!”

父亲虽然说得严厉,两兄弟却能从中感受到浓浓的关爱。就连一向调皮捣蛋的弟弟,此时也难得严厉了一回,郑重点头。

当魏子良要收起自己那块下山虎玉佩时,梁子威抢先一步将之雕龙的玉佩塞给他。魏子良微微一愣,随即才明白弟弟这是学习祖辈,在交换玉佩呢。他虽然觉得弟弟这个行为太过孩子气,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郑重将玉佩收了起来。

魏子良才刚做完这一切,就蓦然感觉这辆奔驰一阵剧烈晃动,被一股难以抗拒的大力撞飞了出去。***的力道带着这辆奔驰,撞穿一面水泥墙才消停下来。慌乱间,他急忙探头向窗外一望,结果发现始作俑者,竟然是一个人。此人鼻子上有道疤,那是一道几乎将其鼻子一分为二,呈现Z字,既奇异又狰狞的疤痕。没等魏子良来得及思考人类怎么能将汽车撞飞出去,此人就以汽车都望尘莫及的速度消失在了他视野中。紧接着,一道速度更快的黑影,也在这偏僻的小巷中一闪即逝,追着前面的大汉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细细道来,仿佛已经过了很久,事实上不过几个呼吸功夫而已。此时,魏子良想明白了事情缘由,却依旧感觉自己脑袋不够用。理性上,他虽然明白发生了什么;感性上,却实在无法接受。

魏子良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个怪人。活了这么大,他甚至连一个朋友也没有。父母与弟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仅有的亲人。世界虽大,但是失去了这个家,他真的无处可去。

他短路的大脑,此时似乎不是自己的一般,不断翻腾着三个字:“为什么?”

人,为什么可以轻而易举将汽车撞飞,自己却毫发无伤?

他只是和父母弟弟去开个生日宴会而已,为什么忽然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温柔的**,严厉的父亲,活泼的弟弟,为什么忽然就变成了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在魏子良快要将被无穷无尽的为什么逼疯时,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陡然在他脑海中响起:“想要——力量吗?”

力量,这两个字如同一柄利剑,将魏子良心头的阴霾劈出一道缺口,让他看到了一线曙光。

力量——对,正是因为有力量,那个***就可以毫无道理杀死了他的父母弟弟。假如他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亲人,父母弟弟又怎么会离他而去?

魏子良就仿佛一头穷途末路的独狼,又如同抓住稻草的溺水之人,用尽全身力气,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力量,我要力量!”

霎间,他整个人就变魔术一般消失在变形的汽车内。空余‘力量’两字,在狭隘的小巷中久久回荡。

小编今天点主神归属权小说

《主神归属权》是一本由花草树木写的玄幻奇幻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