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站点地图

无尽的华尔兹(瑶童媛写的小说)
无尽的华尔兹(瑶童媛写的小说)

无尽的华尔兹(瑶童媛写的小说)

小说分类: 玄幻修仙时间: 2019-06-11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第六部的续集,也是全本篇!

无尽的华尔兹出色章节阅读

第一话 墓碑前的追忆

在寂静的黑夜中,火川神社依旧如同往常一般肃穆,在内室里,一个穿着巫女衣服的少女在火堆前盘膝而坐,微闭着双眼,口中正念念有词,这时,门轻轻地被拉开了,一个男人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阿丽,”那个男人关切地问道,“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吗?”

“雄一郎,”阿丽脸头也没回,向后摆摆手示意他离开。

“我正在做很重要的占卜,你先去睡吧。”

雄一郎爬上前去,将一条丝带放在少女的身后,语气布满了温柔。

“这是扎头发用的丝带,小心不要让头发烧到哦!”说完便轻轻退了出去。

跳动的火苗映红了少女白净的脸蛋,忽然火苗肆意地串了起来,传来些许焦糊味,原来是发丝被烧掉了几根。

少女却全然不顾这一切,口中念念有词: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猛地睁开了眼睛。

透过层层的火焰,她仿佛看到了这样的景象。

天空中出现的奇诡的倒树形物体,和无数人类的灵魂失去依托的飞舞在空中。

“这究竟意味着什么,难道又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吗?她紧咬着着嘴唇陷入了沉思。

短暂的寒假即将结束,开学的日程一步接一步地逼近了,看了一眼窗外苍茫的天空,宇野慧****地预备着开学的用具,忽然家中的电话机响了起来。

“喂,”她拎起了电话听筒,“这里是宇野家,你找我吗?”

“你好!”电话里传来了月野兔的声音,语气中依然不失兴奋。

“我们预备抓紧这几天的时间再做一次郊游,你来吗?”

宇野慧抬起头,望着墙上挂历上的用黑色笔圈起来的日期,眼中很快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哀伤。

“抱歉,我有事不能来。”

“是吗?那下次吧……”在电话那端的月野兔嘟囔着嘴,不甘心地把电话挂断。

直到电话里传来“呜、呜”的声音,她才从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走到了挂历前,抚摩着那黑色的微微向外突出的字。

她很快又再次按下电话按钮,拨打了一串不怎么熟悉的数字。

“您好!”电话里传来了女性电子语音,“石动重工企业,请直播分机号,查号请拨零。”

她不假思考地按了个零。

“您好!”话筒中发出了女子职业性的礼貌敬语,“有什么我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帮我转那个人,叫——宇野正男的。”

“那是我们的董事长,请问您有没有预约呢?”

她开始有点而沉不住气了,显然对这种作风感到非常不满足,她对话筒大吼道。

“我是宇野慧!听懂了没有!”

“是,是!”女子的声音立即变得谦卑起来,语气中布满恭谨,忙不迭地说道。

“您是令尊的女儿,我这就为您转接。”

电话呜呜叫了几声,传来一个成年男子浑厚的声音,语气显得有点不耐烦。

“有什么话快说!我很忙的!”

她握住话筒的手在微微颤抖,心中如同海啸一样掀起万丈狂澜,她强忍着心头的怒火迫使自己镇静下来。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她缓缓说道。

“假如是无聊的节日,”话筒那头依旧是不愠不火,平静地说道,“银行帐户上的钱够你花的……觉得还不够,我再打三百万。”

听到这里,她猛地挂断了电话,***在剧烈起伏着。

“无聊的日子——?”她自言自语道,注视着那个黑色的日期,提着拎包走出了家门,然后***把门关了上去,似乎用这种方式发泄心中的不满。

今天是妈妈的忌日啊……那个人却这样,她耸耸肩对自己惨然一笑,向公共墓地走去。

半路上天空中忽然飘起了细细的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她不假思考地去超市买了把雨伞,又在花店买了一束白色的康乃馨。

来到了公共墓地,一眼望去都是排着长长的队,望不到边际的墓碑,长眠在此的人,无论是生前是贫穷或是富有,有成就或没成就,地位高或地位低,现在都归于一陇黄土,除了墓碑装饰有所差别,其它都一样了。

妈妈,我来看您了,她撑着雨伞,怀着哀思向记忆中的地方走去。

赫然一个中年男子的跪着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男子笔直地跪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如同一尊木雕一般。

“爸爸!”她失声地叫出了声,但那男子连头都没回,她急忙上前,用雨伞为她遮雨。

那男子微微回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少女,表情十分平静。

“你**在这里淋着雨,你却撑着雨伞,你认为这样做合适吗?”

“对——不起!”她慌忙扔掉雨伞,和这个男人一起沐浴在风雨中,在风雨中,她的眼睛逐渐模糊了,却不清楚是泪水还是雨水。

她取出那束康乃馨,缓缓地放在了墓碑前,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说道。

“这是我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一次来看你,妈妈!”

“我十年来没有一次忘了看你,美都子……”男子语气布满了平和,不顾女儿一脸的惊异。

“对了——”她低下头,支支吾吾地说道。

“什么?”

“没有照片吗?妈妈的形象已经在我的脑海中模糊不清了……”她抬起头,用布满希冀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父亲。

“一切都被销毁了,这墓碑也只是个空壳子,并没有遗骸在这里,所存在的只有思念逝者的心而已。”男子从墓碑前站起了身子,整了整西装,从口袋中掏出一副墨镜戴上。

“人要忘记过去才能生活下去……阿慧——我们走吧。”

在行驶中的凯迪拉克中,男子从反光镜中瞥见了女儿挪动的嘴唇,头稍微向后面望了一下。

“想说什么?不妨说出来比较好些。”

“我……”女儿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撩了一下额前的刘海,“你——没有自己的司机吗?”

“每年只有这时候,我是独自驾车来的。”

“爸爸,我竟然不知道你心里一直装着妈妈,对不起。”女儿轻轻地说道。

“美都子对我来说只有一个,无论是过去、未来还是现在。”回答的声音是如此的低沉。

车停了下来,原来已经到家了,父女俩撑着伞走进了雨中,忽然宇野慧感到一条柔软的东西正在擦拭她的额头。

是父亲的毛巾!她感受着毛巾上传来的温度,一阵暖意涌上心头,鼻子微微发酸。

“好了,回去吧!”父亲露出了难得的笑脸,上了楼的她仍然目送着这部渐行渐远的车。

“嗯?”正在沉浸在刚才的美妙时光中的她被刺耳的通讯器的呼叫声拉回了现实,她不情愿地打开了通讯器。

“我是亚美,十番公园里出现了妖魔,我们正在苦战!”

“没想到难得的和平还要被破坏!”她忿忿地说道,“就来!”

来到区里十番公园,放眼望去,那里已是一片狼藉,sailor moon她们在妖魔的进逼下就快要靠上大树了。

她手伸向裤袋去摸变身器,忽然,她忽然表情尴尬,整个人就这么僵直了。

“怎么了!”sailor Moon关切地问道。

“我——变身器放在洗掉的裤子口袋里了。”她结结巴巴地说道,低下头,脸上就像是犯了错误的孩童。

什么?战士们听了以后没差点晕过去。

Mercury哭笑不得,“我以为这个丢三落四的毛病只有小兔会犯,没想到……”

“好了,不要说了,Mercury,还是想着怎么对付这个妖魔吧!”Mars眼睛死死盯住了逐渐逼近的妖魔,表情忽然严厉起来。

“不要小看我哦!”宇野慧伸出食指在大家面前晃了晃,做出俏皮的样子,同时走到了妖魔面前。

“你的对手是我!放马过来吧!”她双眼微闭,双手合十,全身逐渐被一层金光笼罩,漂亮的秀发也向上飘起。

“太小瞧我了!”妖魔怒吼道,“看看我的绝招!”说完分出了好几个幻影。

一滴水从她心田上滴了下来,落在了心灵的潭水中,泛起片片涟漪。

“明镜止水!”她睁开了发亮的眼睛,指着其中一个妖魔说道。

“真身就是你!”她的手掌逐渐被一层红色的气团所包围。

“我的手掌在闪耀和咆哮,它在叫我***你!”她一个箭步来到了妖魔的身边,用发着光的手掌击入妖魔体内。

“shining Heat Finger!”

妖魔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吼叫,倒在地上,半天后竟然又爬了起来。

什么!我的必杀技竟然无效!她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奇,但佷快消退了,她紧张地咬住嘴唇。

难道要用石破天惊拳不可吗?

就在这时,漫天飞舞地玫瑰花包围住妖魔的身体,使它睁不开眼睛。

“玫瑰飓风!”一个身穿晚礼服,头戴高顶礼帽的男子把披风潇洒地一甩,从树上跳了下来。

“不管少女们遇上什么麻烦,我都会及时出现!”

“晚礼服假面!”少女们激动看着那个男子,其中一个梳着团子头发髻的少女脸上更是泛起片片红晕。

“该你了,sailor moon!”晚礼服假面喊道。

“Starlight HoneyMoon Double Therapy Kiss !”

妖魔发出了一声凄厉地惨叫,化作一堆粉末。

战士们兴高采烈地围住了sailor moon,庆贺着这来之不易的胜利,Moon却拨开众人,来到了宇野慧的身边,用一脸关切地神情看着她。

只见她的双眼无神地看着妖魔消失的地方,好半天天才冒出一句。

“sailor moon,你是不是觉得我变弱了?”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Moon显然不明白这句话的用意是什么,语气变得有些结巴起来。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紧握住拳头望着逐渐西沉的太阳道。

“连一个杂碎都解决不了,变身又有什么用呢?”

你——正当Moon想说些什么来安慰她时候,她已经跑远了,伙伴们只好望着她的背影怅然若失。

在某个大型企业的高楼内,在一个被层层保安包围的会议室里,在昏暗的吊灯下,一群人似乎正在进行见不得人的会议。

“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哦!”一个戴着深黑色墨镜,双手拢在一起遮住表情的男子扫视了一下在座的其它人。

“没错时间就快到了,”一个长着鹰钩鼻的男子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到的邪恶的笑意。

“可是我们还是不能得到水手战士的圣体来完成“树”的布置,这对我们**会来言是一个忌讳,这个问题需要解决,**长!”

戴着墨镜的男子的镜片上反射着逼人的寒光,他微微点了一点头,用嘲讽的语气说道。

“***,我们已经得到“枪”了,我们的计划只剩水手战士这一步了,用不着那么担忧发愁,你还在期望什么?”

“大家急切地心情是一样的,总之我们的计划不能受到任何的干扰!”一个长着山羊胡子的男子答道。

“还有今天十番区立公园出现的怪物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可不在我们的计划中啊!”一个头上喷着发胶,但是容貌显得衰老的男人问道。

“这是预料之外的状况,另外水手战士也出现了。”戴着墨镜的男子从容地应道。

“这恐怕与上一次的十番博物馆的爆炸有关吧,总之,我们不用在这个问题上多费时间!”

“金钱、人力、时间,你们还想花多少才甘心啊?”一个满脸横肉的男子脸上露出了险恶的笑脸。

“我们最缺的就是时间,没错,”戴着墨镜的***了起来,“我们的妖魔已经预备好了,剩下的问题就交给它们吧!”

“现在散会!”随着灯光一暗,各种心怀鬼胎的人陆续走出了会议室。

戴着墨镜的男子却没有回到董事长办公室,而是乘着下行的电梯一直到某层才停止住。

数字上标着18层。

电梯门哐的一声打开了,那男子走进了一个小房间。

房间里只有一个大冰柜,里面躺着的是一个面容绝美的女子,她微闭着眼睛的样子仿佛似乎睡着一般。

男子抹去冰柜玻璃上结的霜,望着在里面静静躺着的女子,冷峻的目光中竟然出现了未曾有过的温柔。

“时间就快到了,美都子……”

男人的思绪飞到十年前。

一家心理诊所的门被推了开来,露出一张美貌女子的脸。

“正男啊!”那身材高挑的女子轻柔地说道,眼睛大放异彩,“我要去购物了,孩子就麻烦你带吧!”

“不,不!”被叫做正男的男子连忙笨拙地摆着手,“我这里还在工作呢!”

“爸爸!”女人的背后钻出了一个小孩,朝着男子招了招手。

“阿慧!跟妈妈在一起!乖!”男子走上前去抚摩着孩子的头。

“好吧!我就带孩子一起去吧!”女子嘟起了嘴唇,显得十分可爱。

“美都子再见!”男子向她们摆着手,一脸兴奋。

可没想到这一走,竟然成了他和爱妻的诀别。

“不好了!”一个朋友慌里慌张地跑进来,神色紧张的看着他。

“什么事,慢慢说!”他慢斯条理地问道。

“刚刚百货大楼莫名奇妙地坍塌了!”

什么!他听到这个噩耗,脑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折断了,他推开眼前的人,没命地向前奔去。

来到现场,坍塌的楼房旁已经围上了一大群人,其中还有**。

他扑倒废墟前开始拼命地挖掘。

旁边的人劝说道,“这是无望的!”他也全然不顾,只顾挖啊,挖啊!挖到手指都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他惊叫一声,脸上有了些许喜色,他把一个全身是泥土的身体抱了出来,不断地亲吻着。

可是他的爱人已经离去,已经不能像往常一样依偎在他身边撒娇了。

他顿时面如死灰,呆呆地楞在那里,此时孩子的哭声将他拉回了现实。

他抱着美都子的尸体,看着面前因得到爱妻的保护完好无损的孩子,眼泪从空洞的眼眶中无声地流了下来。

啊——啊,他捶着自己宽广的胸膛向天空中发出了凄惨的哀号。

这,只是我们所要讲故事的开始。

小编今天点无尽的华尔兹小说

《无尽的华尔兹》是一本由瑶童媛写的玄幻奇幻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羞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