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撼天成神(枭雄一怒为金钱写的小说)
撼天成神(枭雄一怒为金钱写的小说)

撼天成神(枭雄一怒为金钱写的小说)

小说分类: 玄幻修仙时间: 2019-06-11

小说内容介绍

仙侠秘境与玄幻斗法相互交织会撞车怎样火花?秘法、战技、天赋、属性、结合在一起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力量?一个修仙的舞台,玄幻的世界。诸侯四起,狼烟滚滚。各路王者灵杰相遇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大战。谁最后会踏着万具人杰的尸体脱颖而出?会成为最后的大赢家,成为强悍大神。大家一起跟随本书,答案就在其中。

撼天成神出色完整章节阅读

杨柳镇位于北域西部,是偌大北域中的一个小城镇。但不要因为小而小瞧了它,杨柳镇虽然地域小,但是无比繁华。高天的楼宇,宽敞的街道,加上熙熙攘攘,往返走动的人影,显示着镇上的欣荣。

说杨柳镇繁华并不是因为这里有多么的富饶,资源的么丰富。之所以繁荣是因为这里是个中转站,修者的中转站。在大街上随时随地都能看到修者,他们在凡人的眼中都是超人一般的存在。

在说镇中某个家族,在一块开阔的练武场,一群群身影晃动,随着身影,“嘿……”一声声沉闷的呼哈声响起。

一道道矫健的身影,小至六岁,中至三十岁四十岁,甚至看起就像六十多岁的老大爷都大有其在。

不过从他们的动作上来看,却是断定不出他们年龄大小。就说练武场边缘的地方,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年,只见他双脚坠地,右手向一块大约有三十多公斤的石锁上抓去,上面貌似还有一个把手,应该就是手着力的地方。

少年一身青衫布衣早已被汗水寖透,披肩的长发被高高盘起,只听他大喝一声。

“嘿……”

右手紧抓石锁,猛然提起并直起直落。每次提起都与肩膀处平行,还算坚固胳膊上的肌肉如同灌铅一样沉重,但并没有影响他的动作。一……二……十五……十六,就这样一提一落三十多次,三十多次的重力提拉,而且每次都是直起直落,承受的重量比平常要难很多倍。少年提拉的三十次后,终于力竭累的趴下了。

少年名为蓝光,十四岁。身在一个名门家族中,从小父母就双双失踪,是自己的爷爷一手拉扯大的。从小就跟爷爷修炼,天赋及好,是家族中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但是在三年后的今天,天才这两字却被替换为“废材”。

这要从三年前说起,那时蓝光正处于修炼最佳的年龄,并且修炼速度也极快。但是有一天蓝光修炼时却发现自己的天灵里竟然减少了,而且下降的速度竟然与增进的速度呈正比。

不论如何努力,天灵力只能保持在炼神这一等级。更糟糕的是,假如不继续修炼反而会继续掉落,直到三年后的今天也没有找到病因。当时还认为过是父母留给自己的遗物罪魁祸首,因为就是从爷爷把它交给自己时才发生的这一现象。那是一块儿玉佩,被自己当成至宝佩戴在胸前,因为那是自己怀念父母的唯一念想。

这时蓝光目光在演武场眼睛往返巡视着,看到每个人都在刻苦修理,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儿。人家虽不说一日千里,但至少也在慢慢的进步,而自己原地踏步走不说,一不小心有可能有滑落一个境界。

正在蓝光思考解决自己身体状况之际,一道及其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呦……这不是我们蓝氏家族的超级天才么?”

“怎么白天做梦也算作修炼?天赋不是一般的好啊,但是光有天赋是不行的,一个强者的成就,天赋与努力是分不开的。更何况,“哼哼……”说到这里声音一顿。

不用回头蓝光也知道是谁在说话。蓝肖,二爷爷的孙子,自己的哥哥。然而这声音的意味却全然不像哥哥对弟弟的口气。为什么呢?当然是自己还是天才的时候实力压过他的风头。

假如不是自己,天才的光环早就落到蓝肖的身上了。

蓝肖天天被父亲训斥,早已经恨透自己,就连其他人也看自己分外刺眼。可以说蓝光现在是全族年轻一辈儿的公敌了。

蓝光并没有在乎蓝肖的讽刺之语,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下衣衫。却没有抬头看蓝肖,直接低头从他身边走过。躲开拦住的手臂,脸上闪现一丝阴沉。

“六弟不要着急走嘛,有件事还没和你说呢。”

蓝肖收回半空中的手臂继续说道。“大爷爷吩我来叫你前去广生殿,有事商议。”

“哦,我知道了,谢谢大哥”。

蓝光淡然的回答让蓝肖心里甚是不满,一个废物竟然用这样的态度与自己说话。蓝光刚抬脚迈步,蓝肖的声音再次传来。

“三弟,有句话当哥哥的一直想说,却又说不出口.”蓝肖的眼光在蓝光脸上往返巡视着,蓝光的表情全被他收入眼底。“大哥有话便说,不碍事。”蓝光脸上很平静,转过头看着蓝肖,等待着他的话语。

蓝肖满脸微笑,表情略带示好之意。“三弟,我劝你还是想大爷爷申请去行商吧,以你的才智应该在这一行业创出一片天地,干什么非要在武道上执着呢?如此下去反而浪费时间,而且。”说到这里蓝肖声音一顿,脸上的笑脸也退了下去。

神情也很是严厉,只听他说继续道:“蓝家可不是养吃闲饭的地方,每个人都要突出他的存在意义,假如不能给家族带来利益,那他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你说是吗?三弟?”

蓝肖的一系列话语深深的刺到了蓝光的心,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哥哥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当中的意思很明显是在说自己。

自己修炼的天赋完全被判了死刑,而在一个武道家族完全没有利用的价值。这些蓝光都懂,但是蓝肖的话他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自己不适合修炼是铁打般的事实,但是,在家族中连吃饭都是一种浪费了么?自己在族中的地位连仆役都不如了么?蓝光心里一片凄然,心中涌起了怒火,身体在颤抖着。

“大哥?你何必这样讥讽小弟?我知道我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但不需要你的提醒,人在做,天在看。嘴上多积点口德,没什么坏处。”蓝光怒气中烧,出言反驳。

“哼……,”

“我看你是不识好歹,实话明说了吧,这次族长大爷爷叫你前去也是正为此事,我看你还敢想大爷爷顶撞么?假如不是看在你与我有血缘关系,我恨不得拍死你。”蓝光的反驳激起了蓝肖的愤怒,只见他双眼喷火,面色狰狞,一副恨不得吃了蓝光的样式,真不知亲情在他的心中是什么定位。

“呵呵.......”

蓝光一阵讥笑,看着蓝肖凶态毕露,跟疯狗一样,他心阵阵撕痛,这就是亲情么?这就是所谓的兄弟?这样的亲情不要也罢。

决心以下,蓝光也开始反击道:“拍死我?三年前你怎么不敢说这句话?那时候我天天睡觉都比你修炼的速度快,而那时候你又在哪里?还不是天天都遭到你父亲的臭骂,现在我衰落了,你才有勇气说出埋在你心里多年的话语么?”

“不要再说了!”蓝肖一阵咆哮,双手在挥舞着,蓝光的话语显然说到了他的痛处。三年前,自己的天赋根本不能与蓝光想提,简直是一天上一地下,就如蓝光所说的他睡觉都比自己强。

但是现在呢?想到这里蓝肖狂笑,指着蓝光的鼻子道:“好汗不提当年勇,三年前你是天才,但是三年后的今天呢?你连一条狗都不如,至少狗还能看门护院,而你呢?只是个吃闲饭废物。”

蓝肖面色***,显然是激动过度造成的。在观蓝光,脸色一片阴沉,眼中也不在平静,取而代之的是火一般的愤怒。蓝肖竟然把自己比喻成狗,在欺侮自己的人格。

“天才就是天才,并不是你这种平凡人能衡量的。一时的陨落并不代表永世。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终有一日,我会站在实力巅峰之上。而到那时。”

蓝光声音嘎然一顿,指着蓝肖。“ 你蓝肖,连央视我的资格都没有。”

“哈哈......”

蓝光带狂笑着离去,留下满脸呆泄掉的蓝肖。直到蓝光的身影渐渐消失,蓝肖才一阵爆哮。“蓝光,你这辈子都别想翻身,你永远都别想超过我!永远不会。” 蓝肖如若癫狂,声嘶力竭的怒吼着。

身后的声音蓝光依稀能听的清楚,脸上却勾出一丝轻视之意,心中也是大感愉快。

他不在懦弱,也不在去忍受别人的冷嘲热讽。他用信心捍卫自己的尊严,因为他的尊严不可践踏。

—————————————————————————————————————————————————————————这本是第二章,但是不能移动了。所以只好在这里发了【代章----第二章 尊严保卫战二】

来到广生殿前,蓝光踌躇了一会儿,就向殿内走去。

走进六百多平方的会客厅,四面各摆放了七八张桌椅,桌子上摆放者茶几,茶杯中的溢出一丝丝清香。

殿内坐满了人,都有说有笑的。家里的长辈都在殿中,爷爷也在内。还有几个生疏人,清一色的蓝衫不衣,胸前印有一轮明月彩云飘伴的标志。

随着眼光落在一个娇俏的身影上,顿时让蓝光眼前一亮,此女一身雪白色宫装,没有一点装饰,盈盈一握的细腰,环肥燕瘦多一点则胖少一点则瘦,不多不少正好。

饱满挺翘的***加上纤长的细腿更加的衬托了此女的大好身材。鹅蛋型的里脸上淡淡的红色光晕,是那么的自然,绝对不是打过腮红。

两只像是会说话的眼睛水汪汪的,长而密的睫毛上下忽闪忽闪的就似乎蒲扇一样。眸含秋水,双目澄澈。再看眼睛上的两道螓首蛾眉,如同画龙点睛一般,更加衬托了眼睛的活力。

抬手间露出的玉臂,从雪白衣衫中脱颖,雪白的肌肤如同莲藕。三千青丝发尖直坠腰间随风摆动,好一个皓齿星眸,妍姿俏丽的***。冰冷带有一丝清凉,让人看一眼都觉得清爽。

“大爷爷,孙儿来了。”这时众人都停止了说笑,眼光全都向蓝光身上聚集,就连那宫装***也瞧了蓝光一眼,然而只是一眼就看向别处,若有所思的在思考什么?

“蓝光啊,过来今天有贵客来到,到前面来行礼。”此时一位白发红颜的老人对蓝光说道。这个人就是蓝光的大爷爷,也就是蓝氏家族的族长。名蓝铁。

“是!大爷爷”

蓝光应了一声向前走去。此时蓝光的大爷爷拉着一个大约有五十多岁的老人,虽然容貌偏老,但是从动作上来看,蓝光觉得此人甚至比大爷爷还要厉害,从他身上散发的灵力,一直给蓝光造成一股压迫感,呼吸都有些不畅。

“光儿,快来叩见,这是北域的南宫正邪,南宫家族的族长。”

“小子蓝光拜见正邪爷爷,”蓝光心里一怔,然而名字也有些熟悉,总像听过似的。忽然,蓝光脑弦跳动,灵光闪现。南宫正邪?那不是自己未来岳父么?还记的自己在三岁那年就与南宫家族的千金南宫飘雪定了娃娃亲,刚才那绝色少女莫非就是南宫飘雪?

蓝光脸色一片狐疑,他们来此作甚?提亲事么?不可能,自己现在这状态,两家的关系一直很玄妙。俩家都很默契,直到现在蓝光到了娶亲的年龄也都没有人提起。不是来谈亲事,那是做什么?蓝光略微明推断出了一点南宫家的来意。

“快起来快起来,”此时那老人一挥手,一道波纹状的从空气中都能看出波动。蓝光只感觉一股柔力拖着自己的身体竖立起来,那种感觉很奇妙。

此时蓝铁又拽着蓝光又为他内容介绍了其他几位老人,最后在内容介绍那白衣女子时,蓝铁的尴尬表情一闪而过,顿了顿然后道:“这位是南宫家族当代族长的掌上明珠,南宫正邪的孙女,南宫飘雪。”

蓝光扑捉到了蓝铁脸上的一丝表情,对自己的推断也更加确信了一些,脸色有略显不悦。蓝铁觉得不好在继续向下内容介绍,就直接领着蓝光走到南宫正邪的身边,与之交谈起来。

只见此时,那位与南宫正邪一起来的老者中的一位走向前来,欲言又止。略微踌躇了一下才开口道;“大哥还是说正事吧。”蓝光听到这,心里一阵冷笑、。

南宫正邪看了看窗边处的南宫飘雪,有点犹豫不决。

“正邪兄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吧,光儿也来了。”蓝铁敞开的问道,似乎这件事他并不在乎一样。

南宫正邪了看蓝铁,叹了口气道:“铁家主,不知光儿的病情有好转了么?”

蓝铁一听,更加了南宫正邪的来意,只听到蓝铁的一阵对心不对口的话语

“哎.......老天不公啊,赐给我一个孙子,却剥夺了他的修炼权,真不知道是祸是福。”看着蓝铁的表演,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蓝铁多么在乎蓝光呢,然而真实的之情只有蓝光自己知道。

听到这里,南宫飘雪也转过头来看向蓝铁,显然她很在意这个问题。南宫正邪尽管听说过这事,但从蓝铁口中亲自说出来心里还是一暗。“铁家主,我记得飘雪与你家光小子有婚约在身吧。”南宫正邪脸上明显闪过一丝为难之色。

“天明兄你就直接道出来意吧,有什么事情好商量。”看到蓝铁这么坦率直接,南天明反倒不好意思了,半久也没说话。

看到南宫正邪的动作,先前那个与南天明一起来的老人忍不住了,上前一步正欲说话。却被一道娇莺初啭的声音打断。“蓝爷爷,我想........我想暂时与蓝光解除婚约。”

听着南宫飘雪的话语,蓝光心里一阵绞痛,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堪么?

蓝家的几位长辈中,只有蓝鑫,也就是蓝光的爷爷。只有他露出了一丝惊异。没想到的是南宫飘雪说出了这么一句惊人之语来。这让他心中很是不快,究竟当事人是他的孙子。

南宫正邪看到了蓝鑫的表情,脸色一沉,斥道:“飘雪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这话论到你一个女孩家说了么,快向光儿道歉。”

然而南宫飘雪却莞尔一笑,却没有言语,也没有向蓝光道歉。南宫正邪也觉得有些尴尬,向蓝光的爷爷,蓝鑫,道了歉。“老夫管教不严,惯养此女太甚,如此养成了骄纵的性格,望老哥哥不要见怪。”

蓝光很希奇,为什么向自己的爷爷道歉,反而不向族长爷爷赔礼呢?这究竟对家族有负面影响。在看蓝铁,脸色淡然,就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让蓝光更是费解。

蓝鑫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说话。只见这时南宫飘雪转过了头,而南宫正邪却向她是眼色,意思不要乱讲话。而南宫飘雪却没予理会,总而走向蓝光的爷爷蓝鑫。

“鑫爷爷,今天的事我必须要挑明,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解除婚约的,因为那个时候还小,不能左右自己的婚姻。但是现在我大了,而且。”南宫飘雪顿了顿。

眼睛看却向了蓝铁,而蓝铁却稍微的点了点头,这一动作很难发现,但却让眼尖的蓝鑫扑捉到了,随之脸色布满阴霾。

“而且什么?”蓝鑫声音有些深沉的问道。

南宫飘雪屡了屡额前的发丝,娇莺初啭的道:“而且我有了喜欢的人。”一句话震动了全部人,当中也有很多蓝家的族人。就连蓝光也是有一点失落但并不哀伤。从小到大蓝光与南宫飘雪只见过两次面,第一次还是六岁时,最后一次也就是现在。

然而南宫飘雪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蓝光愤怒如火,“我喜欢的是蓝肖哥哥,我从小就与蓝肖哥哥一起,我喜欢他才智,喜欢他的天赋,喜欢他的一切。”

我喜欢蓝肖哥哥,这一句话不断的冲击着蓝光的内心,这有多么讽刺?刚刚找回来的那一点信心与尊严,这次竟然完全被践踏,而且是狠狠的。

“砰.......”

一股小型飓风在殿内刮起,紧随着旁边的桌椅瞬间粉碎,蓝鑫的袖袍也随风摆动,四周还有片片风能量元素漂浮不定。显然刚才那一幕是他造成的。只见他身体微微颤抖,满脸铁青,显然气的不轻。

“南宫老匹夫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家光儿哪里配不上你的孙女,换成别人也到罢了,为什么是蓝肖?”

南宫正邪还没等回话,一道声音抢先传来。“我家蓝肖怎么了,三弟,护短可以,但不要贬低别人。”一位黄袍老者说道。

此人正是蓝肖的爷爷,蓝廖,只见他满脸的戏谑之容。不过蓝肖的父亲却没敢说话,因为他的辈分不够。

“哼......我有贬低过他么?我只是不理解,我家光儿差在哪里。”蓝鑫一脸愤然之色,情绪颇为激动。

“够了!你们还闲脸丢的不够么?年轻人的事老一辈的还是少插手的好。”说话的是蓝光的大爷爷,蓝铁,只见他眼睛注视着蓝鑫,显然话是说给他听的。

“那好,但是要给我个正当理由,否则我绝不会答应。”

|“还有,雪丫头解除婚约可以,但是你现在解除婚约,形同于在光儿心上狠狠的捅上一刀,并大大的打击他的自尊心。你解除婚约我理解,但这个时候绝对不行,我就这么一个孙子,已经没了父母我绝对不会再让他手一点伤害了。”此话是对南宫飘雪说的。

此时南宫飘雪脸色有点深沉,在观蓝光,表情非常淡定,之前他还有一点点的怨气,但是听过爷爷一番话,最后那点怨气也烟消云散了,对的我还有爷爷。

南宫飘雪整理了下思绪,脸上也闪现不耐之色。“实话告诉你把我就是看不上蓝光,他不能修炼,有什么资格与我成婚,他能保护的了我么?我的丈夫只能是实力强大的修士,而不是一个不连天灵力数年不进反而下降的‘废物’。”

此话一出,却只有蓝光与蓝鑫和几位长老脸色垂了下来,反观家族其他四位蓝家的主脑却一脸淡然,这让蓝光心中再次一寒。看来家族是真的把自己放弃了,想到这里蓝光眼色一冷。

只见他阔步走到南宫飘雪面前,脸色深沉的点吓人,吓的南宫飘絮向后连退数步。与之跟随的几位老者也上前挡在了蓝光面前,不让蓝光靠近、

“哈哈......”

蓝光狂笑,世间冷暖,家族亲情,完美爱情,早已看破,一副心灰意冷之态。

“南宫飘雪,我谢谢你,是你让我更加坚定了修炼的信心,谢谢你今天的冷水。从今以后咱们形同路人,不是解除婚约么?直接找他们就可以了,何必还问我?”说着蓝光指着蓝铁等人。

“蓝光,放肆。”蓝光的四爷爷厉声喝道。蓝光摇了摇头,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我放肆?你们自己做了什么?真当我是傻子么?你们还有一点廉耻么?这样的事情你们都做的出来,真愧对你们的良知。”

“她,”蓝光指向南宫飘雪。“她真的喜欢蓝肖么?从小在一起,还青梅竹马。骗鬼去吧,她从小就生在西域,你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么?你们不想与南宫家族断了关系,却让蓝肖顶替,你们的脑袋进水了么?”

“啪......”

一道土黄色的手掌拍向蓝光,带着呼啸声,吹得殿堂内狂风四起,灵力肆虐。蓝鑫想拦截却晚了,只见蓝光如断了线的风筝,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直到撞在了殿门柱子上才落了下来。

“噗......”一道血柱被蓝光喷了出来,只见他艰难的爬了起来,双膝跪地,右手附在胸口上,脸上的却露出笑脸。

“哈哈.....”

“我说出你们的丑态了么?想杀我咩灭口一以泄心头之气?”蓝光凄然惨笑,在经过蓝鑫的搀扶下走出殿堂。临走时蓝鑫狠狠的瞪了蓝铁一眼。

“铁兄,这.......”南宫正邪上前一步,却说不出话来,谁也没想到会演变成这一幕。

“正邪兄不碍事,就让雪儿与肖而正常相处,总之咱们的关系不会断的,不能因为一条臭鱼烂了整锅汤。”蓝铁平淡的说到,但是从他眼中 透露的戾气却出卖了他。

南宫正邪也不在言语,与众人纷纷入座。只有南宫飘雪还在呆呆的盯着外面,此时她心里一片混乱。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情绪波动比起跌幅。

“他不是废物么?怎么我却从他眼里看出满满的自信?那自信从何而来?

自己算彻彻底底的得罪了这个男人,想到刚才他那放荡不勒桀骜不驯的狂笑,悲愤怒气的表情与竭斯底的怒喊。自己心里真的一点都不愧疚么?算了,既然事已经出来了,只要坚定自己的目标就够了。我要的他给不了我,我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小编今天点撼天成神小说

《撼天成神》是一本由枭雄一怒为金钱写的玄幻奇幻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