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收藏家(墨玉斑马写的小说)
收藏家(墨玉斑马写的小说)

收藏家(墨玉斑马写的小说)

小说分类: 玄幻修仙时间: 2019-06-11

小说内容介绍

他们是一群热情而有理想的青年人。有自己的梦想,有自己的喜好,还有宝贵的令人羡慕的友谊。惊异的冒险,新异的玩意,愉快的生活。在这个布满神奇出色的宇宙中,看他们热血飞扬的青春。

收藏家出色完整章节阅读

传说中这颗山地地貌面积覆盖高达百分之六十的行星上藏着怪物,它们会袭击山林里的其他生物,甚至是在山里宿营的旅行者。

甚至还有一些资料提供了它们的高清靓照,此刻显示中有几张,只是平面图。

说实话陈豆丁觉得那很象是地球白垩纪时期的长颈龙,可那种东西应该是活在海里,或者其他什么深水区,而不应该是在大山里。

所以他认为,那些消息是犀牛座旅游业缔造出来的出色谎言,为的是吸引大量游客前往观光了。

正想着星际飞船已经飞快的***云层,窗外的视线顿时白茫茫一片。仓里扩音器响起甜美的女声:“请各位乘客回座位坐好,我们马上要降落了。我们将降落的地点是,位于……”

她开始内容介绍起犀牛角来,其中也包括了这上边一些闻名景点,一些发生过重大历史事件的古迹。

星海联邦建立已经有一万五千年的历史,它主要由九个行星系和一些边区行政星组成,是整个人类领域中较大的联邦之一。

如今的星际也不是看上去的这么宁静祥和,星海联邦就一天到晚在跟另一个银空联邦死掐。

两边的高官们互相骂来骂去,总是有那么多事争论不完。

早些天里看新闻,说是这边的一个参议员出访银空,结果在他们的议会上争吵时吃了一皮鞋,正中顶门星把他给砸昏了。

为这事星海这边竟然威胁要出兵,现在过去有段时间了,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打了没有。

联邦的事情陈豆丁也管不着了,现在他就想快点到流星雨光临的地区看看,说不定帮佐傅淘到两件象样的宝贝,自己也好小赚一笔。

飞船在绝对平稳的状态下着陆,静得机舱里已经迫不及待的客人,只有在听到广播告知后才知道,于是纷纷提起行李在漂亮的**,指引下出机舱去办必须的入境手续。

陈豆丁同学挎了个包就随着**一起走,旁边的**看到,微笑的提醒道:“这位先生你忘拿行李了。”

“啊?我没有别的行李,这就是我的全部。”他说着拍了拍挎包,跟着就对那显得有点意外的**,露出个夸张的笑称赞道:“姐姐很漂亮,尤其穿了这身制服就更加了。”

**是个小瓜子脸,有一头齐肩的金色长发。她没想到眼前的男生会忽然夸赞,随即含羞的一笑,却很职业的答应说:“谢谢先生,请先生排好队,按次序出舱登记。”

“谢谢。”陈豆丁踏上了这颗淡绿色的星球,眼前首先看到的是很有异域风情的机场建筑。

它的屋顶象一张麦叶的外形,与下方的深蓝色玻璃幕墙配合起来,就有点象是在天空中飘荡一般。

通过验证后,在宽敞明亮的大厅里,陈豆丁才象其他人一样打开通讯与佐傅联系。

那张圆脸清楚的显示出来,满带着笑脸说:“嘿!我就估计到你该来电话了,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吧?”

陈豆丁不禁一笑:“星际航行,只要活着落地,当然就是顺利了。”这老爹真有意思。

佐傅显得很喜悦,连声说是道:“我已经让人来接你了,如何联络的事情你就跟她说。你应该会跟谢丝韵谈得来,她可是家学渊源啊。”

“叫什么?谢丝韵?”陈豆丁问道,而此刻他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一个幻象。

那边之前的那个漂亮**换了身小花点的浅黄色连衣裙,换了双白色的高根皮凉鞋,施施然向自己走来。

对,她还化了妆,配了副细黑边眼镜,连头发也剪短了,似乎还精心打理过。

看着他开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难道有这么快的动作?自己好象还刚下飞机吧?他不由得眨巴眼睛,随即又发现那左边嘴角的一颗痣。

“她们长得**,又都那么漂亮。”陈豆丁同学心道。通讯里佐傅的声音传来:“她来了,你已经看到她了。”

“她就是谢丝韵?哇晒!早知道我就应该早来了,你怎么不早说?”

“……这个我怎么说啊?我一会跟你们内容介绍。”佐傅有点哭笑不得。

“不用了,我会自己跟她说,你就安心等我的消息吧。”他说着已预备收线。

“喂!你可别给人家添麻烦……”佐傅老爹的图象消失了。

陈豆丁同学笑嘻嘻的向嘴角一颗痣迎上去,听说那是相书里说的好痣,可以主富贵。他招呼道:“谢丝韵,你好,我是陈豆丁。”

谢丝韵也笑了,挺灿烂的样子,就象这里的好天气。她答应说:“你也好啊,佐傅老爹已经跟我说了,你在他店里救了个小孩子?真不错。”

“晕,他怎么连这个都说啊?”

“我跟他挺熟的,再说也不是什么坏事,你干吗怕人知道啊?”谢丝韵好象已经熟络起来。

陈豆丁有些脸红了问:“现在我们走吧?”

被妹妹夸奖的感觉很不错,何况还是正牌***。

“你等我一下,我去找姐姐一起走。”谢丝韵说着快步向乘务员专用通道走去,边回身交代:“你别乱跑,就在这。”

陈豆丁发现自己今天似乎真的交上了好运,一个***过去又带了另一个过来,而且还是一个**。

天蓝色的制服,同样颜色的船形礼帽,正中一枚联邦航空徽章。低根黑皮鞋,黑**衬托着纤细的小腿。

不就是之前提醒自己的那位吗?

“原来是你?”两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你们熟悉?”谢丝韵旁边问。

“我是乘她的飞船过来的。”

“哦,她是我的姐姐谢萝安。”谢丝韵为他们互相做了内容介绍,并说明陈豆丁同学将会跟她们一起住上几天的时间。

谢萝安几乎职业习惯般,微笑点头说了声你好,他们就算正式熟悉了。

不过她的那个笑脸实在太棒了,**微笑需要经过练习的,而她更是太适合不过,简直是魅力四射。

当然还有更活泼些的谢丝韵,眼镜不能稍减她的靓丽,反让她有种书卷气质。

陈豆丁同学很快抓住了重点,现在自己将要去她们家,跟她们一起生活上一段时间。

一个是魅力动人的姐姐,一个是可爱活泼又不失舒适的妹妹,犀牛角星,实在太美妙了。

他的确很兴奋,心里边喜悦得不得了,一路跟谢丝韵两个人唧唧喳喳说个不停,好象他们从来就熟悉的。

犀牛角星上到处高岭峻拔,险峰奇绝,更千姿百态。这种山地景色的大范围覆盖,在其他地方是很少有的。而且那些入云的大山,都被郁郁葱葱的山林所包裹,绚烂的光线下,眼前是一片生气勃勃的景象。

陈豆丁同学的兴致勃勃到了一座雪山脚下,就被迫停止了。

因为两靓丽姐妹的家就在这,而家里有个很粗壮,身材很魁梧的男人。男人也就算了,而且他看起来还很凶。他的两块颧骨象两块方形岩石,脸也是方形的,嘴也是方形的。就连下巴都比一般人宽,之间有凹,象是分成两个部分。

最出色的是他那双大眼睛,陈豆丁真的想到了夜里还到处忙碌着小飞象甜甜。

“天啦!这就是他们的哥哥谢山吗?我怎么觉得没一个地方相似啊?”陈豆丁同学深受打击,为什么要在两个漂亮妹妹身边安排一尊凶神呢?苍天实在太会开玩笑了,多么美妙的度假就这样被无情的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过陈豆丁同学还是很坚强的,***当前,相信他一定能够遇神弑神,遇佛弑佛,排除千难万苦也一定要把这头……

大猩猩正在向他招手说:“过来。”

“咦……早知道就在路上买点水果了,猩猩都喜欢吃水果的。”陈豆丁尽量保持笑脸,可在对方那张石头脸面前,他的笑脸实在有些难看了。

“你坐下。”谢山说。陈豆丁不敢反抗的依言盘腿而坐,因为这个大猩猩是个聪明生物。

他也会创造,说不定还能忽然变出什么大锤子之类的玩意。

“坐过来点。”谢山用眼示意自己身边。

“呵呵,不用了,我就坐门口挺好。”陈豆丁同学就坐在门口,他似乎随时预备逃跑的样子。

“好吧,随便你。不过我要告诉你,别打我妹妹的主意!否则小心我把你分成两瓣!知道吗?”

“……”陈豆丁死都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一时间也不好怎么说,只好老实答应说:“我知道了,我是来找石头的。”

其实应该是,我主要是来找石头的,随便找一个或者两个女朋友,那也没什么大意见。

“石头嘛,我会带你去找,你就不用去烦丝韵了。”

“啊?”

“哎呀!哥哥,看你在干什么,佐傅老爹拜托的是我,所以还是不劳你大驾了。”谢丝韵说着已经很大方的拉起陈豆丁同学的手,扯他起身到屋里坐。

“你不是要做功课吗?所以还是我来。”谢山的大象般的眼珠子,在瞪着他们手牵着的手。

“你呀,赶紧去洗澡,快去快去。”谢丝韵开始拽他。

“是啊,我也觉得谢丝韵来安排比较合适。”

开始了,陈豆丁同学与谢山之间的较量已经开始!大象的眼睛狠狠瞪过来,那边早就在布满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房间,这个布满温馨气息的三口之家。

“洗澡去吧,大猩猩!希望一浴缸的水把你、把你!哼哼!”陈豆丁同学的思想不纯洁。

不过没关系,也不重要,要害是谢丝韵同学和谢萝安姐姐很纯洁,很善良,很够意思……就好了,就足够了。

这是快乐的一天,布满快乐的第一天,犀牛角星上的夜晚转到了这一边。

餐桌上正在展开一场争夺战,两双筷子互相碰撞得|喀喀|脆响。因为陈豆丁对这块石头实在忍无可忍了,一浴缸的水都不能把他给淹死,现在连吃饭他都要跟自己抢菜。

这个大块头好歹也是主人啊,可他偏就是要不停的找茬。

抢就抢,于是他们两开始比赛,看谁能把更多的菜夹到自己碗里。旁边两姐妹都很克制食量,随便吃了点就不要了。

谢丝韵就在旁边看他们打架,谢萝安则翻起了杂志,看得挺认真,点都没被他们打搅。

她小腿真的很好看,那么纤细,线条竟然可以那么柔和。

“你们要是再打下去饭菜可就凉了,要不要我去热热,你们再继续呀?”谢丝韵问着左右的,往返看着他们。

“哼!”“哼!”

|哐当|两只饭碗落到桌上,象征着今天的战斗结束了,那么今天也快将近结束了。

犀牛角星上的夜有点凉,必须多穿几件衣服才成。不过天空却很明净,那一抹绯红的星云将天空点缀华丽,象是引人遐想的奇幻梦境。

“它叫彩霞云,很漂亮是吗?”谢丝韵也在木质台阶上坐下,抬头仰望那一抹绚烂。

“嗯,真的很漂亮,比看图象里的要美多了。”陈豆丁认真的答应,又说:“没想到犀牛角星这么好。还有你们两姐妹也好。”

谢丝韵听到明了的笑:“你是说哥哥吧?吃饭的时候他是在逗你玩呢,要不你现在早就到彩霞云上去咯。”

“切,我可不怕他。”陈豆丁有点小小的不服气。

“不相信?你知道我哥一只手能举起多重的东西来吗?说出来怕把你给吓死掉!”谢丝韵很自得的样子。

“多少?一吨?”陈豆丁摆明了胡说八道。

“那到没有啦,不过八百公斤上去点还是可以的。两只手同时呢,就可以有两吨以上了。”陈豆丁顿时楞住,单臂力量八百公斤!是公斤啊!两只手同时***,加上身体更可以到两吨!

他的嘴合不拢了,开始相信谢山的话,打他妹妹的主意就会变成两瓣,一定会的。

现在他明白,原来大猩猩是个异能者,他的异能就是爆发力。

当然他也开始明白为什么谢山兄妹的外貌为什么差那么远,因为大猩猩根本就是一变异……这是心里静静的答案,他可不想无辜的飞到彩霞云上去。

这一夜静静静的过去,早晨山里的虫子们开始欢鸣起来,陈豆丁被谢丝韵摇醒来。

大猩猩则抱着两***的,肌肉累累的胳膊,一脚搭一脚前靠在门边,鼓两大铃铛看着他。

哎,苍天啊!造物啊!米饭啊!

从起床到早点,之后他们预备前往陨石降落的地方,可怕的谢山竟然也开始收拾。

“谢山先生,其实你可以不用跟着我们。”

“豆芽菜先生,我是自己想去那看看,不防碍你吧?”

“豆芽菜?”陈豆丁觉得好象自己刚被水泡过,此刻正在发芽中……他额头上冒出无数条黑线,连牙根都开始痒痒了。

车上他们打开地图仪,上边已经输入已知降落点的坐标,最近的就在前方七十一公里处,那就是现在要去的地方了。

谢丝韵根本不需要看地图,她家父母三代人都是钻研星际地理的专家。

她是女承家业,不止是在星际地理方面小有成就,而且她学的专业就是星际导航。

别说在一颗小小的犀牛角星上本土作战,就是把她丢到位标极其复杂的星空领域里,即使仪器简陋她也自己摸索着返回来。

七十一公里不过是转眼之间,说个话就到了。

这里就能看到前边山峰被陨石撞击出一个明显凹痕,是个大约一万立方米土石崩口,粉碎的外形很明显。

从上空看下去,那边山林有明显燃烧过的痕迹,而且那里已经有很多人和智能机械在探测,其场面的热闹程度远比普通超市强多了。

“晕,怎么那么多人?”陈豆丁这才知道,原来收藏石头的爱好者竟然也是海量。谢丝韵有责怪他大惊小怪的意思道:“当然啊,全联邦的研究机构就不下上万家,还有私人收藏,更多的是专门做这个商人,多到无法记数了。”

“那这么多人,而且已经过去好些天了,还能分到我们有份吗?”他开始觉得自己的奖金恐怕是要泡汤了,白跑一趟回头跟佐傅老爹拿钱,大好几百的也不好意思啊。

“不要着急嘛,你现在是在寻宝,明不明白?你以为是砍树啊?那么轻易找到了,就不叫做宝贝了。”

“我看这小豆芽一定找不到,看他这小身板,就算是找到了,也抱不回去啊。”谢山抓住了机会。

陈豆丁极度郁闷,忍无可忍了,爆发了,认真的说:“第一我不叫豆芽,假如你一定要那么叫,那我就喊你大猩猩!黑猩猩!棕毛猩猩!”

|呃呃……|

“哥哥!看你都快把他掐死了!”

“掐死算了!掐死一个少一个!老子要你大猩猩!老子非给你点颜色瞧瞧!”好一会陈豆丁才喘过气来,歪歪嘴角继续说:“第二,别再掐我的脖子,否则我就、我就吐口水!***!”

谢山顿时哑口无言,那边谢丝韵瞠目结舌。他也不管了,接道:“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我要你看看什么才是一个真正的收藏家!”

对,他要做一个收藏家,就在这架小小的悬浮车上,陈豆丁发出一个伟大的宏愿。

无论如何这小子士气可佳,谢山懒得搭理他,抱起了粗胳膊继续看起窗外的风景来。

流星数量多达三百多颗,覆盖了半个犀牛座。其中大约一百五十颗,落到了这个首当其冲的犀牛角上。

说人多就找不着那也不对,寻宝需要是耐心的事业,一个浮躁的人是干不了这个的。

接下去他们飞了很远的路,一直找了一整天,所到之处都是人山人海。

现代科技的发达,能将人们带去这颗行星上的全部地方,三个寻宝的探险者现在要开始跟时间赛跑了。

公共信息里的可能都是一样的情况,他们必须另想办法。幸运的是这次落点,因为时间差和星雨面积等原因,使它能够相对分散,这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很宝贵的可能。

谢丝韵的专业开始发挥作用,一个星际导航员需要学习的绝不仅是星际地理,她还必须学会各种复杂的算术,以用来帮助计算判定行星的轨迹。

这是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可她还是测算出两个可能的未知落点。

“第一个在哪?那是什么?”陈豆丁看着显示仪,那里用立体图形显示出勘测的具体地貌,是最正确的原始数据合成。

那里竟然有建筑,而且是一些白色的,好象是花岗岩石的残破体。

“那是萨耶婆神庙,传说中是宇宙之神的第七个勇士,好象说主掌世间野兽的降生。”谢丝韵内容介绍道。

“野兽降生?那个什么婆是勇士?好吧,管他是什么婆,我们就先去那。”陈豆丁决定了:“现在就去!”

“现在?现在已经是晚上,那里是深山老林,而且最近说有希奇的生物在那一块出现。”谢山当即否定:“我现在休息,明天天亮再去。”

“现在去!除非你害怕!”陈豆丁不想浪费时间,更不想空着两手回去找佐傅老爹领赏银。

“害怕?我害怕?去就去!我可说在前边,要真有什么怪物,你可别吓得腿软喊救命。”这两位又开始咬上了,不过这也没关系吧,最少谢丝韵已经开始习惯了,并且觉得他们两似乎挺合得来。

萨耶婆神庙建于三千四百多年前,本来的作用也不是祭奠那种远古的迷信,而是作为一个非凡的风景点,一个主题旅游景点建设的。

后来那里接二连三的遭遇雷击灾难,修过好多回以后,政府也不再投资了,那里也就被荒废掉。

不用半小时他们就来到神庙上空,打开专门的探照大灯,下边遗址上一个标准的陨石坑赫然眼前。

那情形给他们带来若触电般的感觉,兴奋瞬间传遍全身,然后三个人便开始尖叫,并互相击掌。

“看到了吧,我说一定行的。”陈豆丁有点自得道。

“行是行,不过都是我妹妹的功劳,跟你也没关系。”

“别说了,我们下去吧。”那边谢丝韵已经完成辐射值测量,完全合乎标准。

不过她还是取出防护服,交给三人分别套上。下边的圆坑外形十分周正,直径达三十米,泥土表面留下爆炸和高温燃烧过的痕迹。

坑底正中露出一截的陨石,早已完成降温过程。其上部呈多碎菱形的发散状,整个表面都是深黑色。

是长只有一米,宽大约半米左右的不规则外形。这就是陨石碎片,来自遥远太空的神秘使者。在它身上记录着漫长旅途中所经历的一切,那可能是一光年,也能是成百上千个光年。

它可能飞了很久,可能是几千上万年。可以说任何一块陨石,都是一块记录了无数星空信息的知识库,其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现在旅途终于结束了,它可以安静下来,等着懂的人们来发现。

把它带回去,用他们的聪明来解读全部神秘的信息,那来自浩瀚宇宙的奥秘。

“恭喜你,谢丝韵小姐,你已经成为一个发现宇宙奥秘的人。还有你,大猩猩先生,你也是其中一位,不过贡献在本人,我陈豆丁之下了。”他说着嚯嚯的笑起来,随即边波浪的摇动双臂,脚下左右滑步的来个小舞蹈,边说:“我现在是太空人。怎么样?帅吧?”

他的舞蹈却被人打搅了,上方三束强烈刺眼的探照光射下来,由远而近很快就到了他们头顶上。

陈豆丁一眼就认出三架的型号,是奢华型的Z系列,它们中任意一架价值都在二十八万元以上。

自己那架宝贝的X-7不过是十三万,跟人家是没法比了,它们连制动喷口都要多两个。

“有人来了,我们动手挖吧。”谢丝韵取了几把铲子过来。

寻宝的规矩是,谁先找到就归谁,一般人也不会抢。

三个人跳下这个爆炸形成的坑,它表面成沙砾状,踩上去下边却是岩石。

这里本是一块页岩,是旅游建筑的地基,现在却被炸成这样。

表面是沙砾,可底下却依旧坚固,铲子碰上去硬硬的下不去,陨石就给卡在里边。

陈豆丁同学随即把铲尖对准陨石与地面的边线上,还没碰到谢丝韵的手就挡了过来,边惊奇道:“你疯了?这是陨石!哪有你那样挖的?它上边不能随便留下人为的痕迹,那上边哪怕是每一丝线条都有非常的价值。”

陨石***大气层后,不论是高空的风还是其自行旋转运动,都会在其灼热的表面留下痕迹,那些在科学家们眼里都是无价之宝。

“是吗?”他扶了把防护服的圆玻璃罩问:“那怎么办?”

此刻那边三架已经停稳的Z系列上,下来三个人和一只身长有两米大狗。

“就从旁边开始挖呀,不过一定要轻点,从远点的地方开始,直到将四周自然松动,才可以把它取出来。”谢丝韵答应了,又开始忙碌起来。“还有这么麻烦。”陈豆丁确实没想过,也学着样子开始挖起来。

这个时候谢山的力量就发挥作用了,他可以把铲子从离陨石有一尺远的硬地面,用脚硬踩压下去。

那种缓慢的***将破坏的可能降到最低。那三个人已经到坑边,陈豆丁扭头看了他们一眼,又继续挖起来。

那三位长得还蛮有特点,带大狗的那位个子矮小而干瘦,并且还有点驼背,看上去象只猴。不过他衣着妆扮却很称头,陈豆丁一眼就看见他右手中指上戴的那枚大红宝石戒指,那家伙恐怕没个十几万怕是下不来吧。

中间那个穿西装,也不知是不是买得太大,就觉得那衣服里边是空荡荡的,只是件衣服挂在他将近一米八十的身架子上。

他脸上也没什么肉,两颊凹陷下去,连眼眶也微凹,看上去有点恐怖的感觉。

最后一个个头还更高点,不过他是最正常的,方脸不胖不瘦。此刻他站得挺直,腰板硬硬的,双目有神,这使他有种军人的姿态。

“佘方,你看那舞蹈家不止是会跳舞,还会挖掘。”带大狗的猴子说。

那大家伙有双黄色凶眼,嘴长一尺有多,一条***的扫帚尾垂到地上,正死盯着坑里边的探险者。

中间那个瘦高个,干瘪声答话:“希望他们能快点,我们可没多少时间。”

“哦?你要去找俱乐部的那个小妞?”“赵钱,你不要胡说了,那个妞是陆正看上的。”佘方说话总带着三分火气。

“哦,哦,呵呵。”猴子赵钱冲那边望过来的陆正讨好的笑。“喂!你们不要挖了,上来吧。”陆正忽然道。

下边三个同时一愣神,为什么不要挖了?他们一齐回身看着那边三个,这一刻他们忽然明白,那三个人并非普通的探险者。

显然一个探险者不会穿成他们这样,西装格领,皮鞋铮亮,而且还带了宠物。陈豆丁这一下子才注重到:“那不大狗?是一头灰铁狼!”

他经常去佐傅家小店,慢慢的对野兽也比一般人更了解,知道的细节也要多些。

灰铁狼具有较强的攻击性,并且它可以将身上的皮毛短暂铁石化,变得很坚韧。所以它在联邦境内明确规定为危险一级,是不答应被饲养的。

灰铁狼只能在动物园,有专业设备的保护,供人们观赏,私人饲养是违法的行为。

可眼前这位不仅养了,而且还是两米多长的大家伙。

“看着干什么?上来啊!”中间的瘦高个佘方凶巴巴的说。

谢山呼站起身来:“为什么要听你们的?你们是些什么人?”

大概是猩猩先生的块头也不小,粗胳膊跟大腿似的,佘方竟然一时间没答上话。

“我们是商人,你们现在挖的这块陨石是我们先看到的,所以照惯例它应该归我们全部。所以你们不用挖了,它是我们的。”陆正平常语气,却带着强悍,不容反驳的意味。

别不信邪,这世界还真有打劫的,看看这三位就是了。

彪悍,凶猛,阴啧啧,这三位还真个有自己的特色。

“明明是我们先发现!怎么成你们的了?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谢丝韵火了,两道清楚的细眉收拢起来。

“道理?哈哈,陆正,她要跟你讲道理。”赵钱笑得嘎嘎响,脸上的神情使人有种厌烦的龌龊感。

被他打趣的陆正一眼瞪过来,把他后边的怪笑卡在喉咙里,变成一脸尴尬的模样。

“让你的狼去试试那小子吧?”中间的佘方说着用眼示意道。

赵钱正憋气呢,听话说声好。也不用喊,就是用手一指谢山,那头灰铁狼伸脖子嗷呜……一声长啸,四爪刨地|嗖|一声就冲坑下猛扑过来。

下边三个人都楞住了,对方说打就打,而且还是放了只凶猛的野兽过来,难道这些家伙就不怕伤人吗?

这一瞬,坑上三人身上忽然间多了种感觉,那就是无法无天的邪气。

(喜欢的话就收藏了看,还要记得投票啊。)

小编今天点收藏家小说

《收藏家》是一本由墨玉斑马写的玄幻奇幻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