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恶搞爆笑

当尘沙洗净的时候全文阅读当尘沙洗净的时候第5章全章节大结局阅读免费

当尘沙洗净的时候 热门小说 2020-09-08 08:04:42
  • 当尘沙洗净的时候第5章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当尘沙洗净的时候第5章全文,故事主角是当尘沙洗净的时候小说的情节感人,《当尘沙洗净的时候第5章》跟我们娓娓道来了当尘沙洗净的时候之间的有趣经历:颜威用手扶着车身,暖黄的光映在他身上,显出一种镇定的脆弱感。林嘉禾在几步外看了他一眼,然后走过去。...

当尘沙洗净的时候小说当尘沙洗净的时候第5章公开章节选读:

玉石街道路宽阔,两旁店铺都在门口搭出来一截摊位。

有的摊位卖翡翠摆件;有的卖半赌的原石,擦开的那一面看起来翠绿欲滴;有的摊位直接堆着布满灰尘的毛料,旁边放了一台解石机,供人现场切石。

这些东西标价不高,看起来很诱人,实则真假参半,都是用来吸引散客的。真正的好东西往往都藏在店内,所谓真佛难见,需要熟人领路才能见得到。

林嘉禾带着何钏走过大半条街,来到一家店面门口。这家店里聚集了不少人,何钏抬头看到店门挂着一个复古的匾,上面写着解玉坊,他问:这是,专门切翡翠毛料的店?

林嘉禾说了声对。

何钏有些疑惑:我一路上看到不少店里都有解石机,还用专门拿来这里切么?

林嘉禾说:这家店里的师傅切了三十多年石头了,经验老道,经手过不少精品翡翠。很多买主都愿意把石头拿来这里切,希望沾沾好运气。

一边解释着,两人一边走上台阶,走进店里。

店里显眼处摆着好几台解石机,不过都还没开始工作,大部分人都聚在靠墙一角,林嘉禾走过去,看到他们正在给一块翡翠毛料画线。

这块毛料偏圆,比篮球略大一圈,表皮松花密集,有一个绿莹莹的擦面。

林嘉禾钻进人群,想近距离看一下这块石头的表现。这时一个白白净净的男人回过头,看到了林嘉禾,推了一下眼镜:林经理,你也来了。

这人是陈岩水,是位十分热衷赌石的珠宝店老板,林嘉禾之前跟他碰见过几次。她忙微笑:陈总你好。

她指了一下众人围着的小圆毛料:这石头是你的么?

陈岩水说:不是,这块,还有墙边那块大的都是老孙的。你来得正好,等下就开始切了。

林嘉禾闻言望去,墙那边还放着一块更大的扁方毛料。陈岩水就势让开一步,林嘉禾对他点了下头,朝墙边走过去。

她在石头前面蹲下,何钏也跟过来蹲下了。

林嘉禾扎了一下头发,拿出放大镜和手电,沿着表皮仔细看了一遍,然后她对何钏说:你看一下?

何钏伸手摸了摸表皮:我只知道挺粗糙的,别的也看不懂。

林嘉禾视线转回毛料上,随口说:对,这块料子表面砂粒比较粗,砂粗肉粗,里面的玉肉质地可能也会粗糙一些。

何钏问:最好的种质,是玻璃地吧?

林嘉禾点了下头:玻璃地最好,可是比较稀少。再往下,分别是冰地,糯地,豆地等等。

这块原石大概开出什么质地的翡翠?

林嘉禾笑了:如果能看出来,就用不着切开了。

何钏回头看了看,然后小声说:可以猜一下啊,现在又没人听见,等一会切开了可以对对答案。

林嘉禾摇晃着放大镜,想了一下,说:要我猜啊,豆地的可能性比较大。

何钏说:那岂不是比较差的种质?天花板这么低,货主买它干什么?

这块料子赌的是颜色。林嘉禾沿着表皮移动手电,对他说,你看,这里有一条正绿的色带,表面松花虽然稀疏,却也能隐隐看出绿色,所以里面出绿的概率很大。

何钏点头,看到石头上有一道木工笔画的线条,问:这条画线,是一会要沿着它切开么?

林嘉禾说:是,这条线画得很好,沿着色带,很可能切出一片漂亮的绿色。

这时身后传来声音,林嘉禾回头,看到围着那块小圆毛料的人群已经散开了。

准备工作都已就绪,解石师傅问一名微胖的男人:先开哪个?

那微胖的男人想必就是货主老孙,他看了看,说:先切大的吧。

师傅一点头,招呼人过来,把墙边的大方毛料搬到机器底下。

切石也需要一段时间,这个空挡,林嘉禾又来到小圆毛料旁边蹲下了。看了一遍,林嘉禾对旁边的何钏说:你看,这块料子表皮就细腻很多。

何钏现学现用:所以它里面的质地可能也更细腻。他又问,那是颜色好的价格高,还是种质好的价格更高啊?

这时突然传来问话——

林经理,看好这块料子吗?

林嘉禾抬头,看到陈岩水走了过来。

翡翠原料收购的工作以男性为主,一般女性来玉石街,都是来购买玉石饰品的。而林嘉禾直接扎根在灰尘飞扬的解石店里,凑在毛料旁边闷头研究,也是一道显眼的风景。

林嘉禾对于搭讪早已见怪不怪了,正好朝他询问:陈总知道这两块料子都是多少钱收来的么?

陈岩水半蹲下来:老孙刚才说过,小的这块五十万,大的那块二十万。

何钏在一旁惊讶:这个小的反而还贵?

林嘉禾对他说:所以,回答你刚才的问题,比起颜色,种质好的料子更容易卖高价。

陈岩水跟着解释:是啊,种水好的翡翠收藏价值更高。毕竟翡翠矿藏就那么多,开一块少一块啊。

何钏一脸受教了的表情。

陈岩水又问回林嘉禾:林经理怎么看这块料子?

林嘉禾想着说:外观表现确实好,砂粒细腻,松花密集,而且这个擦面已经出绿了。难怪这么小一块料就值五十万。

陈岩水顺着她的话语:可是?

林嘉禾一挑眉:陈总怎么觉得有可是?

陈岩水说:我刚才在那边,就瞧见你在看石的时候皱了下眉。

林嘉禾大大方方地笑了笑,如实说:我只是觉得,老孙对这块料子的期望肯定很大,所以风险也大。一般都说‘宁要一线,不买一片’,这块料子在表现最好的地方已经擦出一片绿了,再往里切,失望的可能性也就大了。

话音刚落,解石机那边传来一声呼声,想必是切开了。

陈岩水对林嘉禾说了句:受教了。

然后他们三人站起来,围到解石机的人群旁边。

只见方扁毛料被切下了薄薄一片,两个切面上都布着四指宽的正绿色,由于水头不够,显得有些老气,不过绿色面积倒是够大。

老孙站在一边喜笑颜开,这块料子比他预期表现要好得多,现在转手卖出去,估计价格能翻一倍。

师傅问他:还切吗?

再切开一刀,可以看到这绿色纵向吃***多少。如果绿色延伸多,价格会继续高涨。可是也有把绿色一刀切没的风险。

总之现在还有悬念,再切一次,这块料子的赌性基本就没了。

老孙心里打鼓,想了想说:要不先切那块小的吧。

围着的人都是识货的,这时已经有人开始出价了。

三十万,这块料子现在转给我吧。

老孙对他说:都切完,等两块都切完的。

何钏小声问林嘉禾:我们要不要买?

林嘉禾看着那块小毛料被搬到了解石机上,隔了一会,说:再看一下吧。

大的方扁毛料赌涨了,老孙对这个小圆毛料报以更大的希望。毕竟这块价格更高,外观表现也出色得多。

大家的兴致也被提起来了,无人走开,都围在机器旁边,直到小毛料被缓缓切开——

老孙离得最近,切开后他也第一个看到,眉毛立即皱成个核桃。

石料切面光滑,师傅淋了些清水上去,冲掉杂尘,使得表现更清晰地展现出来。

只见一面飘着几丝惨淡的绿色,另一面干脆只是干白地的石头。

围观的有人叹息。

就是一层靠皮绿啊,里面垮了

哎这么细腻,可惜了

解石师傅各种情况见多了,面不改色地问:还切吗?

老孙缓了缓,抬起脑袋说:切!

从哪里画线?

老孙的声音因为紧张提高了不少:不画线,直接从这中间再来一刀。他指着白花花的那一大块。

师傅点点头,又开动机器。

周围再次安静下来,随着另一个切面被打开,老孙的后背也塌了下去。

完全都是白花花的石头。

这回是彻底垮了。

五十万的玉石,只收获了薄薄一块贴皮绿,能够磨出几只戒面就不错了。

有熟人走过去拍拍老孙的背,出声安慰他。

老孙心里很失落,不过他也不是第一次赌石,这其中的起落与风险他也是清楚的。他思考过一番后,说:把那块大绿料再切一刀吧。

那块大玉料表现很好,若是绿色吃***多,转手的价格也能再涨一涨,起码整体可以回本。

老孙跟师傅仔细商量了好一会,画好线,切石刀再次落了下去。

这时基本悬念已经结束了,围观热闹的人已经走了一部分,留下的都是有意向收购玉料的。

何钏目不转睛,看得很起劲。

林嘉禾站在一边静静等着,这刀结束后,醒目的老绿色再次暴露出来。

老孙精神头瞬间又回来了,这块料子的出绿量比想象中要多上一些。他转身问人群:六十万,有人收吗?

一个精瘦的男人忙招手:六十万,给我吧。

又有人说:六十二万,我收。

何钏看向林嘉禾,林嘉禾摇摇头。这种绿色又老又干,她并不想收。

这时听到熟悉的声音,只见陈岩水走上前一步,说:六十五万。

精瘦男人说:六十八万。他转头看了一圈,好像只有陈岩水有继续加价的意愿,他忙商量,陈总,我手里有设计好的图纸,需要大块的颜色料子来雕刻,等了很久了,这块料子正好合适。

陈岩水想了一下,六十八万,这块绿料质地一般,切成散件利润空间不算太高。于是他摆摆手,意思是自己不争了。

精瘦男人露出笑容,道了声谢,走过去跟老孙商量买卖细节。

就此,两块石头告一段落,店里的人纷纷散去了。林嘉禾和何钏走出店门,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傍晚了。

何钏头一次看到完整的解石,兴致格外高涨:林经理,我请你吃饭吧,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林嘉禾想着他还在实习,不想让他请客,不然,最多吃碗牛肉面。

她还没说话,后面突然有人叫她。

林经理!

林嘉禾转头,陈岩水从店里追出来,向她递上一张名片:这是我的电话。

林嘉禾接过来道了声谢,从钱包里抽出一张自己的名片给他。

还好我今天带了钱包。

陈岩水笑了笑,把名片收好,然后说:我朋友弄了一批表现很好的毛料,还在路上,大概两三天就运过来了。到时候林经理可以过来给掌掌眼,看看有没有满意的料子。

林嘉禾说:好啊,我今天正好没有收获。料子到了陈总记得通知我一声。

陈岩水一摆手:那是一定的。

与他别过后,林嘉禾和何钏走出玉石街。林嘉禾指着街对面的一家老牌牛肉面店,说:吃那个吧。

何钏揉揉肚子:行啊,饿了饿了,牛肉面快。

他们走进面店,点了两份套餐,然后在座位上等着。

店里大部分人都是来玉石街看货或者进货的,在这里临时歇脚,大声聊天,环境十分杂乱。

林嘉禾挽起袖子,洗干净了手,然后用纸巾细细擦干。两份牛肉面套餐端上来了。

面条卤蛋小菜都是搭配好的,服务员把餐具一样一样摆上桌子,这时林嘉禾和何钏都看到了一只绿色镯子在服务员手腕上晃荡,那绿色又正又匀,像是颜料刷出来的,一丝杂质也没有。

服务员离开后,何钏小声问:那个玉镯是假的吧。

林嘉禾见怪不怪:嗯,玉石街很多店里都卖那样的首饰,人工加色,又填充树脂,属于双重造假的C货。

何钏摇头:哎,我都能看出假,长得跟塑料的似的。为什么要卖那么假的镯子啊?

林嘉禾拿起筷子,说:这种人工玉镯价格便宜,销量很好,商家利润其实很高的

说了一半,话语止了,林嘉禾愣了一下,突然想起节目上颜威说得那句话——

人工作假是对天然翡翠的一种不尊重,不配谈价格。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