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恶搞爆笑

傅承景你可有半点知我心全文阅读傅承景你可有半点知我心第12章我腿软了全章节阅读大结局txt

傅承景你可有半点知我心 热门小说 2020-09-08 08:01:09
  • 傅承景你可有半点知我心第12章 我腿软了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傅承景你可有半点知我心第12章我腿软了全文,故事主角是傅承景你可有半点知我心小说的情节感人,《傅承景你可有半点知我心第12章我腿软了》跟我们娓娓道来了傅承景你可有半点知我心之间的有趣经历:女人软嫩的小手环在男人的颈上,傅承景视线定在她那张委屈的面孔上,她脸上因为酒精染上一层红晕,不似平时那么惧怕他。而是毫不畏惧地靠近他,甚至还低头,将湿湿的睫毛在他的怀里乱蹭。仅仅一个撒娇,就将傅承城心里的燥热驱散个干净。......

傅承景你可有半点知我心小说傅承景你可有半点知我心第12章我腿软了公开章节选读:

女人软嫩的小手环在男人的颈上,傅承景视线定在她那张委屈的面孔上,她脸上因为酒精染上一层红晕,不似平时那么惧怕他。

而是毫不畏惧地靠近他,甚至还低头,将湿湿的睫毛在他的怀里乱蹭。

仅仅一个撒娇,就将傅承城心里的燥热驱散个干净。

他原本就不喜欢这种风月场所,她的到来,让他顿时心情愉悦了许多。

你说,到底是家花香还是野花香?沈知心还在不知死活地问道。

奚南弦不禁和魏尘风相视冷笑,老大绝不可能会回答这种低级幼稚的问题。

家花。

男人动了动薄唇,低沉的声音在包厢里响彻。

奚南弦使劲挖了挖耳朵,以为幻听了。

魏尘风直接以为自己喝断片了,出现幻觉了。

沈知心这才露出个笑容,亲昵地伸出手,捏了捏傅承景的脸颊,歪着脸道。

这样才乖嘛,来,你喜欢喝酒的话,我陪你喝好了。

乖?沈知心居然敢说老大乖,不想活了?!

奚南弦本是挑拨离间的,没想到被迫塞了一肚子狗粮。

她憨态可掬的模样,明显是几杯酒入肚,有点醉意了。

傅承景扶着她,在她耳边低声道:你喝多了,我们回家。

这男人的声音,怎么这么该死的好听?

沈知心明明很生气,想在这一醉方休的,为什么听到他的声音之后,就改变主意了呢?

只想跟他离开这个喧闹的地方,最好只剩下他们两个。

可是我腿软了。沈知心觉得腿有点软绵绵的,但是不至于走不了路。

她就是想知道,傅承景是不是还对她爱理不理?

不知道她这么做,会不会被他看出来,直接拆穿?

唔,要是等会他不理她的话,她就随便找个台阶下,自己走好了。

正想着,突然腰被一只有力的手臂勾住,腿弯被勾住,整个人都腾空了。

她的小手无处可放,抵在他火热的胸口处,她胡乱地摸了几下,他的胸膛硬硬的,不用看就知道,经常锻炼的身体,身材必定绝佳。

傅承景抱着沈知心,走到门口。

奚南弦抱着头道:老大,你不会刚来就要走吧?

魏尘风也哀怨道:老大,好不容易聚聚,你总不能因为沈知心来了,就

这群损友,此时都是沈知心的敌人!妥妥的阶级敌人!

沈知心果断勾住傅承景的脖子,老公,你可是做大事业的,可不能跟他们一样,不思进取

一句老公,让傅承景的眸子更加深沉。

奚南弦和魏尘风惊恐地看向傅承景,只见男人对着女人低调地点了点头。

怀中,沈知心眼睛眯成了月牙,露出一个向日葵般灿烂的笑容。

走出门时,女人狡黠的眼珠子提溜直转,双手对着背后的两个男人,偷偷竖起了中指。

哼,居然敢带坏我老公!

门砰地一下被关上,留下一脸懵逼的众人。

奚南弦恍惚地道:老大不会这么见色忘友吧?

魏尘风补刀道:不是见色忘友,跟沈知心比,我们在老大心里,连屁都不是!

言罢,两人如丧家之犬,抱头痛哭。

沈知心被傅承景轻轻地放在了副驾驶上,还替她系了安全带。

车子缓缓启动,她醉醺醺地看着男人的侧颜,心跳从刚才被他抱起时,就没缓过。

刚才,傅承景身上滚烫如熔岩,似要将她直接烙化了。

傅承景的手臂十分强健有力,被他抱着的时候,很有安全感。

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他的俊颜,她猝不及防地跌入他的深潭中。

这男人该死地俊朗,她感觉自己有些被色所迷,差点都忘了呼吸。

被他放下后,虽然还能近距离地看着他,心里却隐隐升起了一股失落感。

曾经,她不在乎傅承景,这个男人喜欢谁,甚至他是死是活,她连关心都懒得关心。

可自从决定要守护他后,内心却开始不安起来。

傅承景似乎也不是非她不可,刚才在包厢,他不是玩的挺开心的吗?

况且像他这么矜贵无比的男人,本身受到的***很多,又怎么会对她一个人长情?

到现在,她都没搞清,为什么傅承景非要执意娶她。

一路上,她居然就这么看着他,直到车子到了梅园。

车子一停稳,她就闭上了眼睛假寐。

沈知心,到了。男人靠近,属于他特有的气息袭来。

沈知心睁开惺忪的醉眼,揉了揉眼睛,道:是么?已经到家了?

嗯。

她打开车门,慢吞吞的下车,见他的身影正往这边走来,她踉踉跄跄地上前。

小手扶住额头,软软地道:承景,我走不动。

本以为傅承景会像在包厢里一样,直接抱起她,没想到他径直走了。

装够了?

沈知心警铃大作,眨巴眨巴眼睛,继续装傻,你说什么啊,我真的腿软了。

要走自己走,刚才在包厢,我是在给你面子。

男人的语气十分不近人情,步伐走的那么快,沈知心只看到他那道冷漠的背影。

太可恶了,既然早就看穿了,为什么现在才拆穿她?

见她装醉演戏,很好笑是吗?

从来不知道,这男人的本性这么恶劣的,在外面喝花酒,还这么嚣张!

是上辈子她作天作地作死,所以注定要承受这一切吗,呜呜呜

这么想着,她步伐正常地小跑着追了上去。

男人走进客厅,不耐烦地扯掉领带,领口的纽扣因此松开了,露出了小麦色的皮肤。

他兀自走向冰箱,开了一瓶冰水,喝了几口。

冰水入腹,那股在腹部乱窜的热度,仿佛才稍有冷下来的趋势。

少量的冰水,顺着他的喉头,淋湿了衣服,明明只是简单喝水的动作,为什么看起来荷尔蒙爆棚?!

沈知心分明觉得自己被人引诱了,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脸上却还保持垮下来的模样。

她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傅承景,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男人斜瞥了一眼撇着小嘴的小女人,之前不是已经谈过了?

呵,这冷漠的口气,真是莫名让人火大!

之前谈的是别的事,现在我要跟你谈的是另外的事!你能不能拿点态度出来?我都说过,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了,你怎么还

要不是她及时赶到,谁知道那些***会和傅承景发生什么不能说的故事。

想到那两个***几乎要贴到傅承景的身上的画面,沈知心就腾着一堆怒火。

那样的场合,不过是逢场作戏。

男人放下冰水,慵懒地坐在沈知心对面的沙发上。

逢场作戏吗,以傅承景的性格,不喜欢的场合,绝对不会给面子去的。

既然他去了,说明他内心觉得那样做并没什么。

本来她还很自信,觉得傅承景心里一定是有她的,现在却完全没底了。

傅承景,我还没问你,你为什么要娶我?

沈知心懵懂地看向傅承景,他的目光是那么深沉,任她怎么努力,都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他总是让她困惑。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