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恶搞爆笑

顾子初温念全文阅读温柔掌控小说全章节全集大结局

顾子初温念 热门小说 2020-07-31 09:13:37
  • 温柔掌控合集版免费阅读-温柔掌控(顾子初温念)完本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温柔掌控全文,故事主角是顾子初温念小说的情节感人,《温柔掌控》跟我们娓娓道来了顾子初温念之间的有趣经历:温念在路边捡了一个小乞丐回家洗干净的小乞丐碧瞳白肤,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起初温念觉得对方乖巧、听话,像是一只湿漉漉的小奶狗。后来看到少年神色阴森的将她从坏人...

顾子初温念小说温柔掌控公开章节选读:

顾子初为了救温念,腿受了伤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
温传国和陈平丽对他心生愧疚,自然不会再将他送到福利院去。
但是陈平丽并不愿意收养顾子初。
如今计划生育严格,每家每户要么一个男孩,要么一个姐姐一个弟弟。
她和温传国早就准备再生个男孩,要是收养了顾子初,那么就不能再生一个孩子了。
温传国蹲在地上抽烟,严冬看着地上落了一地的烟头,心如明镜:“哥,***不愿意?”
“嗯。”温传国叹气,“要不是那孩子推开了温念,我这一辈子都怕是要活在后悔当中,如今他替念念受了伤,我怎么也不能把他送到福利院里去啊。”
严冬将过错揽在自己的身上:“要不是,我买了车,又强让大哥你开,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这样算下来,哪里是大哥的错,错也是我的错。”
“不能这样算。”
严冬想了想道:“哥,要不我收养他吧,这样以后***还能替大哥添个大胖小子。”
温传国大惊:“冬子,你才三十多岁,你要是收养了他,你和小梅……”
“哎,都这么多年了,啥也生不出来,我都看淡了,现在可是能白捡个小子,不怕没人给我养老了。”严冬摆摆手。
孩子这么多年都没有,以后大概率也不会有了,要是以后有了,也能让小梅去山里躲一躲,生了孩子再回来。
他现在这样说,无非是想将自己同温传国绑在一起。
有福同享。
温传国本想拒绝了,但是实在是没办法,最后将烟头碾灭,站起来拍了拍严冬的肩膀,表情严肃:“以后只要哥有一口饭吃,就绝不会忘记你。”
严冬大喜。
严冬虽然收养了顾子初,但是也只是为了帮他们,温传国自然不会让顾子初去严冬家。
最终顾子初留在了温家。
有了户口,再安排顾子初上学自然方便的多。
温念最近几天都很高兴,因为温传国为了方便接送让顾子初直接上了一年级,再过几天她就可以和弟弟上下学了。
刘若若打量着温念脸上的笑容:“你在笑什么啊?”
“若若,我有弟弟了。”
“这有什么高兴的。”刘若若还以为温念的妈妈怀孕了,笔狠狠的在纸上画了一下,“你有弟弟之后,弟弟就会抢走你的玩具,抢走你的吃的,还会打你,那个时候你妈妈会更爱你弟弟。”
“不会的,弟弟很好的。”温念眼想到顾子初每次吃东西都会将第一口送给她吃,也从来不会主动玩玩具的场景,眼里闪过一丝茫然。
刘若若看着温念的傻样,仿佛看见了她自己。
当初她妈妈怀孕的时候,也是告诉她弟弟很乖,很好,以后能多一个人陪着她,那个时候她确实对这个弟弟饱含期待的,但是弟弟出生后,不光是她的玩具,甚至妈妈所有的目光似乎都被弟弟抢去了,有时候明明是弟弟的错,却过来打她。
导致她从来没在学校说过自己有个弟弟。
刘若若想到以后温念也会经历她所经历的一切,心中多了对温念的可怜:“等你以后就知道了。你现在想不想和我们一起玩花绳?”
温念软乎乎的笑起来:“我不会。”
“没事,我教你。”刘若若很少见温念出去玩,这下因为弟弟这件事,让她觉得她和温念成为了朋友。
刘若若早熟,早就知道自己长得好看,她想温念有点婴儿肥,和她站在一起还能显得自己瘦呢。
温念反应慢,确实不会玩花绳,便把花绳套在腿上给他们当柱子,她性格柔软光是这样,她照样玩的很开心。
*
晚上是陈平丽过来接她的,温念开开心心的跟她说着学校里发生的事情,说完又忍不住的问:“妈妈,弟弟在家干什么呢?他今天晚上怎么没来接我啊?”
陈平丽原本柔和的脸微微有些沉,她摸摸温念的脑袋:“姑姑在我们家呢,等会回家,念念要乖乖的。”
温念灵敏的察觉出陈平丽话语中的不高兴,腿迈的快了点:“妈妈,那我们快回家吧。”
两个人还没有进家门,就听到温传菊的大嗓门传来:“哥你是不是疯了,你……你收养一个男孩也就算了,你竟然收养了一个妖怪。”
她们在门口都能听见,更别说顾子初了。
温念的心紧了紧,背着小书包,就像个小炮弹一样冲了***,奶声奶气的道:“弟弟不是妖怪。”
顾子初正坐在椅子上,身子即使养了一个月还是那样的瘦小,低着头摇摇欲坠,看到温念进来,眼睛立马看向她,里面闪着细碎的水光。
温念看到弟弟好像是哭了,心里十分的难受,走到他身边,牵着他的手默默的站在他身边。
温传国刚刚斥了一声,温传菊看到温念和陈平丽进来了,她眼珠子一转,立即抹起眼泪:“我也不是想当恶人,我就是想到以后***和念念两个人……我就伤心啊。”
她根本就是觉得顾子初是外人,会抢了他们温家的东西。
陈平丽冷笑:“不劳烦小姑子担心了,横竖不过家里多了一个人吃饭而已,子初可是救了念念的命,难道小姑子觉得这念念的命没那几顿饭重要吗?”
温传菊一梗:“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她看陈平丽和温念似乎都不在意顾子初到家里来,索性胡搅蛮缠起来,“哥,***,我家困难你们是知道的,过年时候,诚诚想买个滑板我都舍不得啊,你们却养着一个小妖……一个外来人……”
陈平丽翻了一个白眼,说这么多还不是想要钱:“小姑子你有时间到这里哭,不如多做几份工作,不就买得起滑板了。”
“我一个人女人家能做什么啊,***,你这是在往我心里戳刀子啊。”
温传国实在是听不下去自己这个妹妹哭哭啼啼的样子,准备给她点钱打发她走,温念却突然道:“姑姑,我回来的时候好像看到哥哥在跟萧小宝的哥哥在一起,两个人好像吵架了,我有点担心哥哥,姑姑要不要去看看?”
听到温念的话,温传菊就急了,萧大宝是什么人,坑蒙拐骗,无恶不作,诚诚跟着他肯定要吃亏:“念念,哥哥在什么地方?”
“在学校附近。”
温传菊当即擦了擦脸,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陈平丽仔细想了想好像确实散学的时候看到过李诚,至于他和谁在一起她好像没注意。
不过温传菊一走,家里面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没人把温传菊当回事,温念也不知道在她回来之前,温传菊对顾子初说过什么话。
*
临江小学今天多了一个新闻,几乎每个人都在窃窃私语讨论着。
温念的前桌崔玉回过头对刘若若道:“若若,你知道我们学校今天来了一个妖怪吗?”
她说妖怪,刘若若下意识的就想到了那天看到的绿色眼睛,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什么妖怪?”
“据说是个绿色眼睛的学生,长得怪模怪样的。”崔玉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好像光是提到他都有些怕。
刘若若吸了一口气,真的是那个绿色眼睛的人。
顾子初长相精致,临江城的男孩子没有像他那样的。
没有一样的就是奇怪。
一切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都变成了奇怪。
然后就要被议论,被讨厌。
刘若若压了压心底的惊惧,对着崔玉咬耳朵:“我见过他,上次在画室……”
温念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刘若若周围围了一圈的人,她正眉飞色舞的说着话:“我见过那个人,我当时一点都不怕,不过他眼睛真的是绿色的,就是一个妖怪。”
“若若,你真的不怕吗?”
“不怕啊。”
“你好厉害啊,我早上走一年级那边,看到的时候都吓哭了。”
“没出息。”
刘若若享受着众人崇拜的眼光,看到温念来的时候看向她,下意识的昂了昂头,结果温念却没看她一眼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着了。
刘若若看着温念不高兴的样子,凑过去问了问:“念念你怎么了?”
“若若,他是我弟弟,你别那样说他,他眼睛很漂亮的,不是妖怪。”小丫头眼睛红红的,显然有些伤心。
“你弟弟?你弟弟是他?”刘若若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她以为温念的弟弟也和自己弟弟一样小,一样讨厌,结果是那个妖怪。
刘若若气呼呼的道:“我说的是实话。”
温念摇头:“他会吃饭,会说话,会睡觉,一点也不像妖怪。”
“大家都觉得像,你要是觉得不像,到时候我也不和你玩了。”
温念没说话,垂下头开始在书上写写画画,刘若若觉得自己是温念的朋友,温念一定会听她的话的。
结果到放学的时候,刘若若喊温念一起回家:“念念回家了。”
温念却先走出教室站在门口微笑摇头:“不用了,我和弟弟一起回家。”
“你有弟弟吗?”萧小宝不知道从哪钻了过去,“我怎么不知道。”
“我弟弟叫顾子初,今天新来这个学校的。”
温念杏核般的眼睛半眯着,里面带着笑意,丝毫没有掩藏。
今天来的只有那个妖怪,所有人都惊疑不定的看着她。
温念像是没看见大家的眼神,直接离开了,萧小宝犹豫了两下也跟了上去。
刘若若听到大家窃窃私语。
“温念好像很喜欢她弟弟呢。”
“温念那么可爱,她弟弟应该也很好吧,要不我们也跟过去看看?”
刚刚的害怕,被好奇替代。
刘若若忍不住的哼了一声,她以后不要和温念一起玩了。
*
温念脚步轻松的往顾子初教室走的时候,顾子初正被人困在中间。
一群小学生不敢和他直视,却围着他,将他手上的书包抢去,从这边扔到那边。
“你来抢啊。”
“或者你用法术来抢啊。”
“什么法术,那是妖术,妖怪,你能变身吗?”
他们用好奇的长矛将男孩戳的鲜血淋漓。
他站在那垂着眼,任由他们说着,直到陈平丽给他买的书包掉进一滩污水里,他才抬起头,眸色平静诡异。
温念想着自己乖乖巧巧的弟弟,心里一点也不生气,只想赶紧见到他。却没想到自己第一天上学的弟弟就跟别人打架了。
她一到地方时候,顾子初就停了手,别人还是按在他的身上,温念大喊了一声老师来了,那些学生才散开。
老师询问了一会,所有人都说是顾子初先动手的。
老师便将家长都叫了过来。
有个孩子脸被顾子初揍到了,捂着脸跟家长告状,而顾子初却一声不吭,任由温传国怎么问也不说话。
对方不依不饶,嚷嚷着应该让顾子初退学,学校不应该让一个妖怪进来。
顾子初不说话,温传国便不厌其烦的道着歉。
顾子初在看到温念的时候浑身的气息都变了,温顺可怜,蓬松卷翘的头发乱糟糟的,像是一个被人丢弃的玩偶,小声的喊了一声姐姐。
温念有心安慰他,却被温传国的表情给震慑住,她害怕爸爸凶顾子初,只能抓住温传国的手:“爸爸别生气,可能有误会呢。”
温传国其实气的不是顾子初打架,他是气顾子初不说话,从他过来不管问什么他一句话也不说,这让他有些挫败,不知道该怎么教育顾子初。
回家的路上,下起了雨,温念牵着顾子初慢悠悠的走,她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奶糖递给他,然后想起来顾子初从来不吃糖,就把糖剥开送到自己的嘴里,声音含糊的问他:“你今天为什么和他们打架啊?”
小女孩的嘴很小,包裹着糖,声音随着气音传出,带着一股甜蜜的味道。
顾子初看着温念的唇瓣,有些出神,这颗糖一定很甜,不然为什么他突然很想吃呢。
他没有说话的,眼神很果断的移开了,没有丝毫贪念。
路边的垃圾堆里一只丧家犬正在扒拉着食物,看到他们靠近,立马就夹着尾巴半塌下身子对着他们低吼。
温念被惊到了,往温传国那边靠了靠。
顾子初多看了几眼那只狗,他发现那只狗还是一个幼狗,眼神却已经初显凶恶。
等到回家的时候,温念问了顾子初半天,顾子初还是一句话不说,她突然有些生气,脸颊涨的鼓鼓的:“你干嘛不说话,要是那个人冤枉你,你要反驳呀,你才不是什么妖怪呢。”
顾子初看温念生气,讨好的想要伸手去拉温念,却牵扯到肚子上的伤,动作有些迟钝,他恍惚的想起来打架的时候那里似乎被踹了脚。
温念一下子就看出来,掀开他的衣服,瘦的能看出肋骨的肚子上带着一大块淤青,她吓了一跳,声音颤抖呜咽:“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受伤了?”
她慌里慌张的去拿药膏,顾子初则站在那,碧色的眼珠转了转,看到自己的伤口,伸手在上面按了按,神情漠然。
温念拿着药膏往上面抹,却害怕弄疼顾子初,抹着眼泪哭道:“我好没用,我不敢擦。”抹了两下眼泪,又咬牙将药膏轻轻的抹在上面。
顾子初说话有些慢:“我怕你不要我。”
他的睫毛颤抖,像是很疼的样子,碧色的眸子里透***光,像是湿漉漉的奶狗,怯生生的道:“我以后都不打架了,很乖,别不要我。”
温念的气一下子就消了:“没不要你,你不乖也要你。”
“谁跟你说你不乖我们就不要你的?”温念涂好药,忽然问道,“是姑姑吗?”
顾子初敛下睫毛,肩膀缩拢,显然是害怕温传菊。
温念牵起顾子初的手就往外面跑,陈平丽从厨房探出头来喊了两声,温念大声的道:“很快回来。”
他们两个人的手牵的很紧,在雨中奔跑。
温念带着顾子初敲响了温传菊家的门,温传菊打开门就看到温念浑身湿透的站在门口,眼里带着某种固执:“姑姑,我永远不会不要他。”
“不管他乖还是不乖。”
看着她幼小稚嫩的身体站在他的面前,明明没比他高到哪去却努力挺直了身子,顾子初的心里微微触动。
不管他是什么样子的人啊……
她为什么要这么好……好到他想要她只属于他啊。
顾子初收拢了一下手心,甚至可以感受到她柔软皮肉下的骨,湛色眼里流窜出丝丝情感。
*
顾子初再次见到那条狗的时候,那条狗正从别的狗那里抢东西吃,他饶有兴致的站着看了一会发现它的腿不知道什么时候断了,额头因为刚刚的撕扯少了一块皮肉,眼神却越发的凶狠。
他忽然笑了。
就像他一样。
即使这样还想活下去啊。
他便每天都带一些吃的给那只狗,刚刚开始他根本不愿意吃他的东西,直到一次饿狠了,才吃下一块,只不过它那条腿似乎伤的太狠了,正在日复一日的脱累着它,消耗他的生机。
“子初,你在做什么?”第一次看到顾子初喂野狗的时候,温传国心里是有些复杂的,他一直觉得这孩子有些冷漠,不和人交流,但是现在看来他也只不过是个孩子,“野狗是喂不熟的。”
顾子初蹲在地上,将晚上吃剩的骨头扔给它,脸颊带着红润,眼神温和:“我……我觉得它好可怜,叔叔,我可以喂它吗?”
“喂吧,别带到家里去就行了,你阿姨爱干净。”
“好!”顾子初腼腆的笑了笑。
温传国也笑起来,心头明朗,他一直担心那段流浪的经历会给顾子初带来不好的影响,现在只觉得他可能就是在杞人忧天。
温传国离开后,顾子初脸上便褪去了又蹲在地上看了一会,估摸着温念已经写完作业才回去。
它不值得占用他和温念的时间。
时间一长,温念就发现顾子初每次在她写作业的时候都不在家,“弟弟你做什么去了?是不是偷偷跑出去玩了,不带我?”
她气势汹汹的质问他。
顾子初漂亮的脸慢慢的红了,害羞怯弱的道:“我养了一只狗。”
“你养了狗呀,带我去看好不好。”温念之前捡的小动物,无一例外全部被陈平丽给放生了,现在听到顾子初说自己养了狗,顿时想去看看。
顾子初点点头。
他喂了那只狗这么长时间终于将它喂熟了一点点,前段时间也半强迫的将它的腿包扎好了,现在它似乎意识到他的好,对他的防备之心少了点。
但是它却要咬温念。
温念吓的扑到顾子初的怀里,呜咽的攀在他身上。
顾子初的脸有些苍白,咬牙扶住温念,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那只发疯的狗,湖泊涌动,下面似乎藏着吃人的怪兽。
狗被他盯着有些不爽的退后一步。
温念这才下来,却踌躇的不敢靠近它,只远远的站着看着那只狗:“他的额头怎么破了?”
“和别的狗咬架,伤到了,之后毛一直没长出来。”
“好像二郎神啊。”温念笑嘻嘻的点了点顾子初的额头,非常开心的道,“我觉得它好帅。”
顾子初看着那只杂毛狗,眼神不明。
等到温念走了之后,顾子初脸上温和的表情消失了,苍白虚弱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狗,狠狠的用拳头砸了狗一下。
狗痛的哼唧一声,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它生出反抗的心思,却又被一拳打懵,趴到在地,最终乖乖的趴在在顾子初的脚下。
在头狼的面前,恶犬也能臣服。

温柔掌控全文阅读

那只狗最终被顾子初养熟了,看到他的时候就会摇首摆尾,匍匐下身子,乖巧的看不出之前凶恶的样子。
只有下垂的棕色狗眼里偶尔会闪现过凶戾和贪婪。
温念很喜欢这只狗,虽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它想咬她,但是之后它见到温念甚至比见到顾子初还要乖顺。
温念给它取名叫二郎神
“嗷呜……”看到温念端着小碗出来,二郎神就跛着一只腿跑到她身边蹭着她的脚。
温念粉靥娇笑。如明珠生晕,伸手摸着二郎神的毛:“二郎神乖,马上就有吃的了。”
顾子初慢慢的跟着走了出来,二郎神看到顾子初便收敛了自己的动作,眼神却更加温顺,像是见到了比自己更强大的生物,自然而然的臣服。
“姐姐……”
温念扭头看顾子初,放在二郎神脑袋上的手就被顾子初给牵住了,男孩乖巧可爱的道:“要牵手手。”
二郎神将脑袋垂的更低,不敢抬头看。
温念也反手握住顾子初的手,等到二郎神吃完饭,顾子初便要带着它去跑步。
温念眼巴巴的看着顾子初:“弟弟,你作业都写完了吗?”
她和顾子初都是同时下课回来写作业的,每次吃饭前顾子初就已经将作业写完了,而她要写到晚上八/九点。
“嗯……一年级作业少。”
“等你到二年级之后就知道我们作业有多少了。”温念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实际上她忘记自己在一年级的时候也会写到晚上。
顾子初的小脸有些苍白,显得有些担心。
温念安慰道:“没关系,到时候我可以教你,别害怕。”
“姐姐……姐姐真好。”
“念念,你要写作业了。”温传国走过来打断自己女儿傻乎乎的话。
“哦。”一听写作业,温念就垂下脑袋,有些没精神,一边往回走一边对顾子初道,“弟弟,你快点回来哦。”
温传国对着温念摆了摆手:“很快就回来了,你快回去写作业。”
“走,叔叔带你跑步去。”
温传国知道顾子初对于小镇其他人来说实在是太奇怪了,他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出去跑步。
傍晚的临江城,每家每户都端着小椅子坐在门口纳凉,他们摇着蒲扇驱赶着燥热。
看到温传国和顾子初跑步,不少人都拿蒲扇遮住眼睛:“这温家真是造孽,把一个妖怪收养在家。”
“是啊,我看到那双眼睛晚上回去都做噩梦。”
“骇人啊……”
温传国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壮硕的身材让那些人不敢再指指点点,但是背后里的话还是不停歇,他双眼冒火的扭头去看那些人,恨不得上去将那些人的嘴给撕烂。
温传国看着正在低头跑步的顾子初,他不过才七岁,即使最近长肉了一点也依旧那么瘦弱,却要承受那么多的恶意。
两人一狗绕着江河跑了一遍,温传国便累的受不了了:“子初,叔叔休息休息。”
“好,那我先跑。”顾子初浑身都是汗水,眼睫被打的潮湿,似乎早就力竭了,却还在坚持。
身后跟着的跛脚狗也一颠一颠的跟上。
温传国看着男孩单薄的背影,心里有些佩服他的心性。
顾子初喘着粗气,嘴里面弥漫着铁锈味,他稍微调整了一下速度,气息平稳下来。
二郎神却跑不动了,它就算再凶,也只是一条半成年的狗,瘸了一条腿之后更是影响它的速度。
它咬着顾子初的裤脚拖拽了两下,哼哧哼哧的吐着舌头。
顾子初停下来了,蹲在地上看着二郎神,碧色的眸子透过它不知道落在什么地方,嘴角带着一抹微笑:“不能累哦,停下来……停下来的话,就会死哦。”
明明温柔的话,却带着一丝冷意。
他看着二郎神茫然的狗眼,上扬的嘴角下落,眼神像是看一团死物。
二郎神凭着兽性的本能,呜咽一声,重新跟上顾子初的步伐。
“绿眼睛,跛脚狗,狗是二郎神,人是哮天犬。哈哈哈。”几个男生站在路边指着顾子初和二郎神哈哈大笑。
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在得知未知事物对他们没有伤害之后,转变成恼怒羞愤。
或者是纯属于人性的恶。
顾子初敛着眉,从他们身边跑过去,他们却捡起石头往男孩和小狗身子砸。
“快滚出临江城,滚出我们学校。”
二郎神被砸到了,它能出生活到现在就是对人类情绪灵敏的洞察力,那些人毫不掩饰的恶意惹恼了它,它站在路边对着他们恶狠狠的吼叫。
几个男生被吓到了,怕二郎神上去咬他们,但是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终究是没将二郎神的小身材放在眼里,继续扔石头:“还想咬我们?哪天就把你做成狗肉火锅。”
一块石子砸到了顾子初的眉眼处,男孩苍白的肌肤上流下一丝血迹,顺着眼角慢慢的流淌,他终于抬起眼看向那几个男孩。
猩红的血迹、苍白的皮肤、绿色的眼睛,在此刻让人无端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温热的血带着轻微的痒意流到嘴角,他伸出舌头轻轻的***了一下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像是刚刚吸完人血的妖怪。
“你们……刚刚是在骂我吗?”
他声音稚嫩轻慢,似乎只要他们回答是,他就会上来吸***们的血。
温传国休息了一会,就看到一群小孩哭爹喊娘的从前面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叫唤着有妖怪,啧啧,光是看着就让人脑壳疼,真是一群熊孩子。
一点也没有他家念念和子初乖。
*
顾子初回来的时候,温念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为什么每次弟弟出去都会受伤。
陈平丽将顾子初的眉骨处贴上创可贴,责备温传国:“你不是跟子初一起出去的吗?怎么没把子初照顾好。”
温传国挠了挠头发,“这……”
顾子初拉住温念的手,焦急的道:“我……是我自己摔倒的,姐姐,姐姐别哭。”
温念皮肤又薄又嫩,一哭眼角的红就弥漫到脸颊上、鼻尖上,像是朱砂落入雪地里,她眼睛噙着泪珠:“你要是摔倒,身上肯定会有灰,可是你身上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你骗人。”
温传国和陈平丽对视一眼,他们都没想到的事情,念念竟然想到了。
顾子初垂着眼,似是入了神,呢喃间带着一丝着迷:“姐姐……姐姐好聪明。”
温传国想到之前那群哭着跑了的熊孩子,顿时捶胸顿足:“子初,是不是那群熊孩子干的,别怕,叔叔去帮你报仇。”
他根本就没想到为什么那群孩子会哭。
陈平丽拉住冲动的温传国:“你怎么去报仇?难道你去打那群孩子啊?这次是你的错,你负责解决。”
温念很少哭,温传国根本不知道怎么哄自己女儿。
倒是顾子初开口道:“姐姐……我疼,要吹吹。”
温念啜泣两下,止住了哭声,小心翼翼的靠近顾子初的脑袋吹着上面的伤痕。
灯光下,两个小孩互相贴近,一个哄对方别哭,一个为他吹散疼痛。
陈平丽心中一动,越发想给温念生一个亲生弟弟。
经过这件事,每次顾子初跑步的时候温传国都会跟在身边,温传国不在家的时候,顾子初便在家锻炼。
少年像是扎根的大树不断汲取着营养,只等春风到来。
*
早上温念和顾子初分别到班之后,温念看到崔玉趴在桌子上哭。
“你怎么了?”
刘若若替崔玉回答:“她昨晚作业本写完没带回去,今天早上发现不见了,好像被昨晚打扫卫生的人给扫到垃圾桶去了。”
崔玉成绩一向很好,要是这次作业没交,肯定会被老师骂,难怪崔玉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崔玉,你去找了吗?说不定还在垃圾桶里面呢。”
温念安慰崔玉。
崔玉抬起头,哽咽道:“我已经去找过了,他们昨天晚上就把垃圾桶里的垃圾给倒了,什么都没有了。”
温念想了想:“那他们倒的地方,去找了吗?”
“没有。”
“说不定还在那里,我陪你去找吧。”
“他们说把垃圾倒在楼下的大垃圾桶里了。”崔玉抹了抹眼泪,“真的能找到吗?”
“能找到就找,找不到也没事,跟老师说一声,老师会相信你的。”温念牵着崔玉的手,“别哭了。”
刘若若看崔玉和温念两个人:“我也去。”
三个小姑娘到楼下的大垃圾桶看了看,大垃圾桶已经空空如也了。
保安看到三个女孩趴在垃圾桶上面,喝道:“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呢?”
三个人都吓的一抖,最后还是温念颤巍巍的问:“保安叔叔,我同学的作业昨晚被扫教室的同学倒在垃圾桶里了,我们想知道这里面的垃圾倒在什么地方了。”
保安指了指南边:“这栋教学楼的垃圾都在南边的焚烧场,要去找就去那边找。”
“好,谢谢保安叔叔。”
本来刘若若只是不想让崔玉和温念成为好朋友,她要让温念知道只有自己才是她的好朋友。
结果现在要去那边的焚烧场顿时有些不乐意:“那边很臭的,去也肯定找不到,说不定已经烧了呢。”
听到刘若若的话,崔玉又哭了,她自己也觉得找到的可能性很小。
偏偏温念性格固执,劝说道:“我们都到这里了,去看看也没事,说不定你的作业本就在最上面呢。”
崔玉有些动摇:“那我们去看看?”
刘若若顿时有些生气。
“姐姐……”熟悉的声音传来,男孩踌躇的站在不远处不知道要不要过来。
她身边还有别人。
温念不知道顾子初在想什么,他站着不动,她便朝他跑过去。
顾子初站在那,看着女孩像是一团粉色的云飘了过来,连风都带着甜。
“你怎么在这里?”
“我看到……看到姐姐就出来了。”顾子初好奇的看着另外两个女孩。
男孩冷白的肌肤在阳光下带着高级的美感,淡绿色的眸子似水似玉石,晶莹剔透,望过来的时候,阳光的光圈在里面一点点的散开。
崔玉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明明该害怕的,却控制不住自己。
她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这么好看的男孩。
刘若若反应则很剧烈,捂着眼睛大喊道:“温念,你快让他走开,我害怕。”
温念看着顾子初低垂下的睫毛,整个人都带着一股失落。
她牢牢的握住顾子初的手,摇头:“他不可怕,你要是害怕的话就回去吧,崔玉我可以带我弟弟帮你一起找吗?”
“啊……可以可以。”崔玉通红着脸,十分害羞。
等到他们走了,刘若若才松开眼睛,看着跟在温念身边的男孩,眼中闪过一丝迷惑。
为什么她们都不怕他。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跺跺脚也跟了上去。
还没有靠近焚烧场,他们就闻到垃圾的臭味,在夏天尤其明显。
崔玉绝望的看着堆成小山丘的垃圾,在这里面找一本作业本无异于大海捞针。
刘若若捂住鼻子声音模糊的传来:“找啊,不是说能找到吗,怎么不找了呀?”
温念咬唇,看着崔玉又红了的眼眶往前走了一步,却被顾子初拉住了手。
“子初,你放手,我去帮崔玉姐姐找东西。”
崔玉回神:“算了,不用了,我跟老师说一下算了。”
刘若若突然喊道:“你都让我们过来了,不找一下不行吧,念念要不你让那个丑八怪去找一下也可以啊,他以前不就是住在垃圾里面吗?说不定他在垃圾堆里找东西很快呢。”
所有人都知道顾子初是被捡回来的。
丑八怪?
崔玉不知道刘若若为什么要说念念弟弟是丑八怪,虽然他绿色眼睛很奇怪,但是他长得一点也不丑啊。
温念能感受到顾子初身体一下子僵硬起来,一向温柔的小姑娘心里十分的难受。
“怎么,你不想帮崔玉找作业了吗?”
顾子初眼神微微有些迷茫的看着面前的垃圾堆,语气温和的对温念道:“姐姐,我……我没关系的。”
温念鼻尖一酸,这下轮到她阻止顾子初了,她扭头看着刘若若声音非常严肃:“刘若若,老师教过我们要有礼貌,他是我弟弟,不是丑八怪。”
“这么多垃圾,他太小了,不如你和我先***找吧。”
“我才不要。”刘若若立马反驳。
说完她才发现崔玉有些受伤的看着她,崔玉有些难受的不想在这里了:“算了,我们回去吧,我跟老师说一下,然后再补一份应该就可以了。”
“崔玉,你听我说……”刘若若追着崔玉离开了。
温念则气呼呼的看着顾子初:“你不要那么乖。”
乖?
顾子初更迷茫了,他乖吗?
“你这么乖是会被人欺负的。”温念头头是道的教育顾子初。
“有姐姐……姐姐在。”顾子初满脸的信任让温念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
她一定要照顾好这个弟弟,不能让他受欺负。
*
有了这个任务,温念每节下课都会悄悄的跑到一年级的班级里看一眼顾子初。
但是顾子初太乖了。
她来了好几次,顾子初都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书写作业,班里面没有人和他说话,他也不和别人说话。
温念忽然又担心起顾子初能不能交到朋友了。
下午过来的时候,温念发现顾子初他们班竟然还没有放学。
教室里静悄悄的,黑板上写着《江南》两个字,应该是老师在抽背这篇课文。
温念往里面看了一眼,刚刚好点到顾子初。她看到过弟弟默写过这篇课文,十分放心。
结果教室里静悄悄的,顾子初一言不发的站在那。
语文老师看了看课本:“叫顾子初是吧,这篇汉乐府我上个星期就让你们背了,你到现在还没有背掉吗?”
不是的,弟弟早就背掉了!
大概是温念在窗户外的动静有些大,顾子初看了一眼。
温念对着顾子初做嘴型:“弟弟………你背呀”
顾子初有些迟疑,眼神却一直盯着温念张开了嘴:“江南……江南可采莲,莲叶……叶何田田……”
他说的磕磕绊绊,背的十分僵硬,有时候一个词要过很久才能说出来。
教室里的学生哄堂大笑。
“小妖怪是个小结巴。”
“哈哈他说话……说话好搞笑……笑啊。”
“你学的好像。”
温念愣住了。
顾子初很少说话,每次说话虽然磕绊,但是她从来没放在心上,以为只是他的停顿。
她现在回想一下,他确实很少说很长的句子。
难怪他不愿意背书。
即使有老师制止,教室里还是偶尔传来嘲讽的笑声。
温念的脸贴在玻璃上,对着他摇头:“别背了,被背了……”
顾子初像是不知道温念在说什么,脸上甚至带着笑容的看着她,他整整背了十分钟才背完。
老师一走,班里的同学都笑出声。
小结巴,小妖怪的说的温念头疼。
顾子初却像是习惯了,面色平静的出来,看到她的时候还露出一个羞怯的笑容:“姐姐……姐姐你来了。”
“嗯,我们回家。”
两个人到家的时候,温传国和陈平丽都还没有回来。
温念看着顾子初犹豫了一下问道:“弟弟,我说一句话你能跟我说吗?”
“好。”顾子初歪着头看着温念。
“今天上午我上了语文课,语文老师叫我们回来抄十遍词语。”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顾子初却停了四五次才说完。
温念抽了抽鼻尖:“你是……你是不是说话有点问题?”
“结巴吗?”顾子初直言不讳。
温念心很难受,弟弟都已经这么可怜了,为什么还要是结巴。
“不是,姐姐……我不是结巴。”顾子初摇头。
温念还没有开心一点,就听到顾子初继续道,“只是太久没人和我说话,我忘记了。”
每天为了填饱肚子,到处找吃的,为了躲避坏人,到处躲藏。
没有人会和他说话,没有人愿意和他说话。
他一个人,久到连说话都忘记了。
温念忽然觉得更难受了:“以后姐姐和你说话。”
“好。”顾子初微笑。
“那姐姐你现在愿意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
“我想把刚刚那句话练好。”
“嗯。”温念一遍又一遍教顾子初,但是他在说到语文老师的时候总是卡壳。
看着顾子初沮丧的样子,温念指着自己的嘴唇道:“你看着我嘴巴,语--文--老--师。”
“你上嘴唇要下压,留出一道缝隙,舌尖向中间卷起……”
顾子初看着女孩粉嫩的唇瓣,若隐若现的舌尖,微微眯了眯眼睛。
他握住温念的手指:“姐姐,你……这样教我,我不会卷舌头。”
温念的手指忽然落进了温热的口腔,她可以碰到他柔软的舌、乖顺的齿,他就那样仰着头,唇舌乖巧,任由她摆弄的看着她。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本站为您带来的温柔掌控完整资源免费全文阅读,整个小说资源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