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恶搞爆笑

骆殊霍忱全文阅读咬糖在线txt完整版分享

骆殊霍忱 热门小说 2020-09-08 08:09:05
  • 咬糖大结局合集版免费阅读-咬糖(骆殊霍忱)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咬糖全文,故事主角是骆殊霍忱小说的情节感人,《咬糖》跟我们娓娓道来了骆殊霍忱之间的有趣经历:骆殊在校门口等了他半个小时,霍忱来的时候,一张脸鼓得跟豆沙包似的。她就是不肯上他的车,霍忱俯下身来,发现小姑娘眼眶红了,一连说了好几声对不起,温声哄道:ldq...

骆殊霍忱小说咬糖公开章节选读:

第4章纵容
霍忱回家之前还在想,那天是不是对小孩的语气太冷淡了。毕竟刚搬过来,可能有些不太适应,可是他又想不出来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和骆殊相处。
他作为霍家长孙,底下弟弟妹妹有好几个。可霍忱不喜欢小孩,就连霍家那几个小孩,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理会过。
现在突然要照顾这么一个小姑娘,霍忱头疼地皱了皱眉,甚至有些后悔答应了老爷子这件事。
早知道这么麻烦,当初就应该单独找个房子,再找两个人照顾,也不用弄得现在这么尴尬。
霍忱皱了一路的眉,到家时脸上的表情还有些郁结。
兰姨看到他回来,招呼道:“先生,你回来了。”
霍忱淡淡地“嗯”了一声,“她怎么样,还适应吗?”
兰姨当然知道他问的是谁,回答道:“小姐挺好的。”
骆殊何止适应,除了第一天有些拘谨外,第二天开始她就很自然地把这里当家了。
霍忱穿过院子,往客厅里走去,一到门口,他突然停住了脚步。
“桌子上的花是怎么回事?”霍忱看了一眼,剑眉蹙起。脸上的表情分明在说,这么丑的花怎么能摆在桌子上。
察觉到他不喜欢,兰姨怕他等下对骆殊生气,替骆殊掩饰道:“先生,这花是小姐买回来的,她瞧着喜欢,我就放那了。”
霍忱的视线又落在了沙发上的小熊抱枕上。
“这也是她买的?”霍忱问。
兰姨紧张地捏了捏手指,“是……先生。”兰姨还是帮着解释了一句:“先生,小姐她毕竟还小,喜欢这些东西也是正常的。”
兰姨在家里待了也挺久了,知道霍忱的洁癖和强迫症有多严重。
家里的装饰都是按照统一的风格来的,不管是花瓶里的花,还是沙发上的抱枕,又或者是茶几上的草莓情侣杯,都显得有些突兀。
见霍枕的表情愈发凝固,兰姨试探地问道:“先生,要把这些东西撤了吗?”
霍忱捏了捏眉心,声声音倦哑道:“不用了,以后家里都按她喜欢的来,都不许管她。”
“好的先生。”
霍忱回房之后,晶晶问兰姨,“兰姨,先生怎么对小姐这么好?我来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先生带女生回家里,还这么纵容。”
兰姨虽然在霍忱身边也照顾了好几年,但是对霍家的情况也不清楚,只是应道:“别管这些事,按先生的话来做就好了。”
“知道了,兰姨。”
-
骆殊下午放学后直接从外面小跑着走了进来。
他们这学期因为宿舍必须要重新修缮的原因,高一高二都停了晚自习,所以每天早早地就放学了。
书包往沙发上一丢,然后冲进厨房,开心地问道:“兰姨,今天吃什么好吃的?”
兰姨笑答:“都是你喜欢的。”
骆殊瞄了一眼,做了一个十分贪馋的表情,小嘴咧成一条直线。她正打算回沙发上看会电视,然后就看到了从书房方向出来的身影。
西装裤裹着笔直的大长腿,上面只穿了一件衬衫,上面两粒扣子微微敞开着,露出瘦削的锁骨。再往上,是流畅的下颚线包裹着精致的五官,眼神清澈凛冽。
他指节分明的手从门把上松开,和她对视了一眼。
骆殊心里咯噔了一下,笑容凝固。视力太好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好事,比如现在,明明隔着这么远,但她还是把霍忱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
不对,现在问题是,霍忱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一点征兆都没有!
霍忱慢条斯理地从楼上下来,然后走到她的面前,骆殊迟钝了一会,才开口喊道:“大……大哥。”
霍家的小孩都是这么叫他的,骆殊平时也没觉得哪里奇怪,可现在从她嘴里叫出来,有一种叫社会大佬的感觉。
骆殊心里暗暗决定,以后还是不这么叫了,怪别扭的。
霍忱应了一声,询问道:“住的还习惯吗?”
骆殊点头,“习惯。”不能再习惯了,如果他不回来的话,会更习惯一点。
骆殊乖巧地坐到了沙发上,还不忘把自己的小熊抱枕抱在怀里,仿佛这样能给她一点安全感似的。
霍忱看着刚刚还很活泼的小孩,转眼间变得这么乖巧,眼底敛过一抹晦暗不明的情绪。
两个人各自占了一个沙发角落,骆殊时不时偷看他一眼,又赶紧收回,再偷看,再收回。
霍忱第一次被小孩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大自在。
尴尬地坐了一会后,兰姨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先生,小姐,饭菜做好了,可以过来吃了。”
“好的兰姨。”
骆殊习惯性蹭地一下就坐了起来,察觉到***有点不雅,又放慢了动作。
兰姨给他们盛好了饭,骆殊已经很饿了,但她打算等霍忱先动筷。
霍忱看穿了她的心思,淡声道:“吃吧,不用等我。”
“那我先吃了?”
“嗯。”
得了许可的骆殊就不客气地先吃了起来,兰姨做的饭菜是真的好吃,比霍家的厨娘做的还要好吃。
骆殊都吃了小半碗了,霍忱才开始动筷,动作沉稳优雅。
骆殊看了一眼他,再看一眼自己,仿若是难民窟里出来的一样。
兰姨见她不好意思吃了,在一旁劝道:“小姐,多吃点,明天上课才有精神。”
行,为了明天能够好好上课,骆殊又开始继续吃了。
片刻后。
霍忱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菜有点咸了。”
骆殊刚好吃完,放下筷子,“不咸呀,不是刚刚好吗?”
兰姨在一旁应道:“我明天会注意的。”
霍忱“嗯”了一声。
吃完饭,骆殊跑到兰姨的身边悄悄问道:“今天的饭菜不咸呀,是我的味觉出现问题了吗?”
兰姨笑着说:“不是,小姐的味觉没有问题,是先生他吃的比较清淡。”
骆殊恍然,“原来是这样。”
骆殊回房时,撞到从书房里出来的霍忱,她正打算***,房门被她半推开着。
透过缝隙,霍忱看到里面的装饰,和先前截然不同,属于少女的风格特别强烈。
骆殊转过身来,脆生生地说了一句:“晚安。”然后就溜进了房间里。
骆殊仰躺在床上,两只手将娃娃举在半空中,然后在它的肚子上揍了两拳,嘴里还在念叨着——
“他应该过两天就会出差了吧,兰姨说他经常出差的,应该不会在家里待太久……”
她之前在霍家的时候,霍莺她们要是找她的麻烦,她还能理直气壮地顶回去。
可在霍忱面前,骆殊有种觉得自己呼吸都会吵到他的错觉。
嘟囔了一会后,骆殊才拿出试题来。今天没什么作业,再刷会课外试卷。
-
自从霍忱回来后,骆殊白天盼他去出差,晚上也盼他去出差,就连上课的时候都在盼。
盼了两天后,霍忱还是每天都很按时地回来和她一起吃饭。
周四的晚上,在一起吃饭的时,骆殊终于忍不住试探性地问道:“忱哥,你最近不用出差吗?”
霍忱吃饭的时候几乎不说话,见她问起,才淡淡应了声:“嗯,最近不出差。”
骆殊突然安静下来,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第二天。
沐佳宁见她耷拉着脑袋,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好奇地问道:“你最近是怎么了?”
骆殊抬起头来,一脸难过地说,“他出差回来了,每天都在家。”
沐佳宁笑了笑,“这还不好吗,他可是霍忱,每天光是看看那张脸就很养眼了,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见他都见不到吗,你天天和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好好珍惜这个机会。”
骆殊委屈地想,这个机会她可以不要吗。
霍忱在家弄得她都不敢在客厅里瞎蹦跶,也不好看电视,只好每天都在房间里偷偷看会漫画书。
沐佳宁提醒她:“我跟你说真的,你好好和霍忱搞好关系,要是能抱住他的大腿,以后你出门都可以横着走。”
骆殊嘟嘴:“我又不是螃蟹。”
“做螃蟹又没什么不好,至少还可以横行霸道的。”
骆殊不想说话了,继续趴在桌上。
下午的时候,班主任把他们这个月的月考成绩单发了下来,要求家长签字,还要写个人总结。
成绩单上只有个人排名和自己的各科成绩,看不到别人的。
沐佳宁拽了拽骆殊,“你考的怎么样?”
“一般吧。”
“给我看看。”
骆殊把自己的成绩单丢给沐佳宁。
沐佳宁吃惊道:“这也叫一般,你这不又是第一吗?”
骆殊语气淡淡:“我不每次都是第一吗,而且这次英语成绩又比上次低了几分。”
沐佳宁不满地控诉:“这不公平,我们两个一起吃一起喝一起玩一起逛,为什么你还是第一。你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学习了。”
骆殊倒是承认得很坦荡,“嗯,每天吃完饭就去刷题了,除了偶尔偷懒看看漫画。”
沐佳宁把试卷还给她,信誓旦旦地说:“明天开始我回去也要好好刷题。”
她们两个说的太起劲,班主任终于忍不住提醒:“骆殊沐佳宁,你们两个少说点话,下次要是再被我抓到,我就把你们两个的座位换了。”
沐佳宁吓得合上了嘴。
放学后回去的路上,沐佳宁问道:“你这次签名还是自己签吗?”
骆殊“嗯”了一声。
除了她自己,也没人帮她签,总不能找霍忱。
这个念头才刚从她脑海里冒出来,就被她迅速给掐断了……

咬糖全文阅读

第5章签名
自从知道霍忱最近不出差后,骆殊回家的时候就不会再抱着那些天真的想法。
放学后乖乖回到家里,然后等着吃饭,再回房看看漫画,做做作业看看书,过得朴实又无华。
想了想觉得其实也不错,至少没人天天找她麻烦,就是吃饭的时候尴尬了一点。
毕竟霍忱这人,从第一顿饭开始,就一直秉持着“食不言”的原则。只有她主动问他什么的时候,他才会勉为其难地开一下金口。
兰姨的饭菜还没有做好,骆殊等得有些无聊,打开书包拿出英语单词本出来,日常记会单词。
秉持着能记一个是一个,能拿一分是一分的原则,骆殊看了三分钟。然后,眼皮子又开始打架了……
也不知道英语到底是什么神奇的东西,催眠效果竟然这么好,这会要是再配上一点英语听力,骆殊觉得自己肯定能三秒之内睡着。
还好兰姨解救了她。
“小姐,饭菜做好了,可以过来吃了。”
“我来了。”
骆殊把手中的单词本一丢,然后就屁颠屁颠地奔向了餐桌。
“兰姨,忱哥今天怎么还没有回来?”骆殊擅自给霍忱起了一个称呼,感觉比大哥叫起来要顺口一点。
“先生今天可能会晚一点回来,小姐你先吃吧。”
“好的。”
骆殊吃到一半的时候,霍忱从外面回来。
兰姨叫了声:“先生,回来了。”
骆殊也回过头来,喊道:“忱哥,吃饭了。”
小姑娘眼睛眨巴了一下,眸光干净又澄澈,声音也甜甜的,带着软糯的鼻音,白皙的脸上透着属于这个年龄才有的稚气。
以前从来没有人这么叫过他,但霍忱很快接受了这个称呼。
朝她走了过去。
骆殊已经吃到了一半,有些菜也被***了,她指着另外两个比较清淡一点的菜开口道:“这两个菜我没吃,特意给你留着的。”
“嗯。”
霍忱拿起筷子,吃饭的动作都很优雅,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
骆殊偶尔抬头看他,因为离得近,骆殊能清楚看见他的睫毛,又翘又长,漆黑浓郁,像弯弯的扇子。五官精致又清厉,哪怕不说话,也给人一种十分强大的压迫感。
不得不承认,是挺好看的。
霍忱察觉到眼前的小姑娘在看他,轻轻抬起头来,骆殊被他发现,赶紧低下头去继续扒拉碗中的饭。
吃完后,骆殊就上了楼。
-
第二天是周六,骆殊昨晚刷题刷得太久,照旧睡起了大懒觉。
霍忱周六没有去公司,从外面跑完步回来,还没看到骆殊的身影,他开口问道:“骆殊呢?”
“小姐还没起床呢。”
霍忱的目光扫向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十一点了,霍忱皱了皱眉。
“她之前也这样睡吗?”
“是的先生,小姐可能是平时上学起太早了,所以周六周天就会比平时久睡一会。”
霍忱用毛巾擦了擦额上的汗,打算上楼时,看到桌上的成绩单,淡声问道:“这是什么?”
“是今天打扫的时候,在地上捡到的,应该是小姐昨天晚上落下的成绩单。”
霍忱拿起来看了眼,骆殊,排名第一,各科成绩都快接近满分了,但是英语那一栏,八十五。
就很打眼。
下面还有两栏小字,一栏是家长签名,一栏是个人总结。
霍忱将成绩单放回了桌上。
然后上楼洗了一个澡。
见骆殊还没有起床,他走到她的门口,轻轻敲了几下。
骆殊听见动静后,迷迷糊糊地从床上起来,她以为是兰姨上来找她有什么事,连头发都没有打理,就直接过去开了门。
霍忱怔了一下。
小姑娘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头发有些胡乱地散着,还有几根不听话的头发直接炸了起来。
睡衣的袖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卷了上去,露出光洁白皙的手臂,纤细得仿佛轻轻***一抓,就能轻易折断似的。
霍忱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太瘦了。
骆殊看清楚来人后,尖叫了一声,然后“啪”的一声把门关上。
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洗手间洗漱,然后穿衣,一整套过程下来,竟然不到五分钟。
骆殊重新开门,霍忱还站在门口。
她心虚地问:“忱哥,有……有事吗?”
“起来吃早餐,饿着对胃不好。”
骆殊这会已经睡意全无了,乖乖应道:“嗯嗯。”
从楼上下来,骆殊在吃兰姨做的葱油拌面,霍忱突然从身后淡淡开口道:“成绩单是要签名吗?”
骆殊呛了一下。
她回过头来,“这个怎么在你手上?”
兰姨在一旁解释:“小姐,昨天你把成绩单掉地上了。”
骆殊吐血。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连单词本都没掉,怎么把成绩单掉出来了。
霍忱自认为还算贴心地说:“成绩单我已经给你签好了,你英语太差,回头给你找个家教补补课。”
骆殊:???
她怎么觉得霍忱真有一种家长上身的感觉,骆殊放下手中的筷子,过去接过成绩单,看见上面飘逸又洒脱的“霍忱”两个字。
咬牙说了声:“谢谢。”
“还有,明天不要睡这么久了,不能超过九点。就算要睡,也吃了早餐再睡。”
“……”都吃完早餐了还怎么睡。
生活突然失去了乐趣。
-
周一。
骆殊一来到学校就趴在桌上睡觉,沐佳宁在后面拍了拍她。
“今天才周一,你怎么就困成这样了?周六周天还不够你补觉的吗?”
“没补。”骆殊嗡声回答。
“嗯?怎么回事?”
“他不准睡懒觉,说对胃不好。”
沐佳宁在后面哈哈大笑了起来,骆殊目光颇为幽怨地看了她一眼。
这时班长走了进来——
“每个小组的最后一位同学把周五发的成绩单收上来一下。”
沐佳宁是这组的最后一排,她虽然没有骆殊那么高,但是非要坐最后,老师也拿她没有办法。
沐佳宁走到骆殊的旁边,敲了敲她的桌子,“别睡了,成绩单拿一下。”
骆殊从抽屉里抽出成绩单来,沐佳宁看了一眼,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
她俯下身来靠在骆殊的耳边问道:“你这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说自己签名的吗,怎么签的是霍忱的名字?”
“回家那天不小心掉地上了,被他看见之后好心地给我签了个名。”
“你之前每次都是自己签的,这突然换了个人,老李会怀疑的吧?”老李是她们班主任的名字。
“不管了,先交吧。”
班长在前面催促道:“沐佳宁,你快一点。”
“来了。”
沐佳宁迅速把这一排的都收好,然后交到了班长的手中。
前面两节课是英语,骆殊毫无疑问地又被英语老师给批评了——
“骆殊,你这其它科目都接近满分了,但凡你多花点时间学学英语,你的名次在全校排行榜上就能前进很多。”
骆殊无辜道:“老师,我学了。”
“那怎么还是只考了这么点?”
“学不好。”
全班哄堂大笑,英语老师气得一整节课都没给她眼神。
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班长走到骆殊的身边开口道:“老李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骆殊从座位上起身。
走到办公室时,老李沉着一张脸,骆殊心想,该不会是老孟跟老李告状了吧。
老李把她的成绩单拿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骆殊看了一眼,上面的签名很漂亮,个人总结也十分的诚恳,没什么毛病。
“老师,怎么了?”
“你看看这签名!”
骆殊看了一眼,虽然这字草了点,但还是能认出来,上面是霍忱两个字。
“有什么问题吗老师?”
老李生气道:“我是让你拿回去给家长签名,你这填得是谁的名字?我知道我们学校很多学生都很崇拜霍忱,可你就算再怎么崇拜他,也不能在这上面签他的名字。”
???
老李是不是有什么误解?谁说她崇拜霍忱了?她怎么不知道学校很多人崇拜霍忱?
等老李说完,骆殊才弱弱解释:“老师,他现在就是我的家长。”
老李显然不信,“既然你说他是你家长,那你待会就打电话让他过来,我跟他聊聊你的成绩。”
骆殊迟疑了一下,商量道:“老师,明***吗?”她没有霍忱的联系方式。
“明天就明天,明天要是没来,你就准备三千字检讨。”
老李以为她在说假话,他知道霍忱是霍莺霍妍的堂哥,但自打骆殊入学以来,从来没听说过她跟霍家还有什么关系。
从办公室里出来。
沐佳宁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老李以为我崇拜霍忱,在上面模仿了他的签名。”
沐佳宁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老李这想象力也够丰富的啊,这签名一看就不像是你能模仿出来的呀。”
沐佳宁还在笑,但骆殊已经陷入了纠结,她到底是认命写三千字检讨,还是跟霍忱说一下。
还是先试一下,要是霍忱不来再另说。
“你真打算把霍忱叫过来啊?他那么忙,应该不会来吧?”
“先试试。”
三千字的检讨也不好写。
-
下午骆殊一回到家里,就开口问道:“兰姨,忱哥回来了吗?”
“小姐,先生今晚有应酬,不在家里吃饭,你先吃吧。”
“啊,那他今天还回来吗?”
“不清楚,先生没说。”
“好吧。”
骆殊还是第一次这么期待霍忱早点回来。
吃饭的时候,她还在思考,这检讨到底该怎么写,从哪里开始写,她再怎么编,也不能因为一件自己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写出来三千字啊。
而且说出去也怪丢脸的。
平时骆殊吃完饭都是就回房间去了,但是今天她很执着地就在沙发上等着,等霍忱回来。
她就不信等不到了!

骆殊霍忱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咬糖大结局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全文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