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恶搞爆笑

冬羽秦昊楠全文阅读浴火吻我完本免费阅读全文

冬羽秦昊楠 热门小说 2020-09-08 08:13:05
  • 冬羽秦昊楠合集版免费阅读-浴火吻我(冬羽秦昊楠)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浴火吻我全文,故事主角是冬羽秦昊楠小说的情节感人,《浴火吻我》跟我们娓娓道来了冬羽秦昊楠之间的有趣经历:在送完秦熠去幼儿园后,冬羽便回了学校图书馆,整理了一上午的资料,把公司正在做的项目的所有文件都归纳汇总,就等晚上和合作公司的副总见面。能不能挽回手头正在做的项目...

冬羽秦昊楠小说浴火吻我公开章节选读:

在送完秦熠去幼儿园后,冬羽便回了学校图书馆,整理了一上午的资料,把公司正在做的项目的所有文件都归纳汇总,就等晚上和合作公司的副总见面。
能不能挽回手头正在做的项目,成败就在今晚,无论结果如何,尽人事看天命。
等到了晚上,冬羽打车去了碧水楼台。
看到熟悉的地点,那天秦昊楠被一个白裙女人带走的记忆又出现在冬羽的脑中,让冬羽难免有点不***。
碧水楼台,商务人士进行谈判最爱选择的地点,以其高昂的消费水平闻名B市。
进门后,冬羽由服务生领进与合作公司副总刘总约好的包厢。
刘总和大多数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一样,身材因为常年喝酒应酬而微微发福。
冬羽进门看到刘总,礼貌地伸出手:“您好,刘总,我是君熠智能的冬羽。”
刘总坐在椅子上,没有动,从上到下打量着冬羽。
不知为什么,那目光让冬羽感到略微的不适。
冬羽垂下眼眸,又重复了一遍,道:“刘总,我是君熠智能的副总冬羽。”
刘总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样,起身,回握住冬羽伸出的手:“冬羽冬小姐啊,青年才俊啊!”
按理来说,商务人士之间的握手,如果是男性和女性的握手,一般双方要是不太熟悉的人,都是非常简短的,且男性只会轻轻触碰一下女性的手便会抽离,与其说是实质性的握手,不如说是象征性的社交礼仪。
可是冬羽却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刘总***地握住了。
冬羽心下一惊,想要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可是却没抽回来。
又试了一下,刘总似乎是才反应过来一样,放开冬羽的手:“快坐快坐,你要吃什么,我们先点菜。”
冬羽已经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心情了,无论是不是她多心,她都觉得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
更何况冬羽并不傻,刚才刘总的奇怪表现根本不像是无意的。
冬羽道:“刘总,我们等会儿再吃饭,可不可以先谈一下我们的合作,毕竟这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我们公司迫切想要知道你们是否会终止合作,而你们需要的软件也处在急需中。”
刘总面颊上的肉颤了颤,他继续挂着那副看似和善的面容,慢条斯理地说:“冬小姐还是年轻啊,这年头谈合同哪有上来就谈的,大家都是先吃饱喝足再谈嘛!”
冬羽忍住心中的不适,强迫自己坐在了刘总对面的位置上。
刘总笑呵呵地点了菜,然后问了些不痛不痒的问题,冬羽敷衍地和他聊了一会儿。
菜还没有上,冬羽悄悄握了握自己的手,然后拿出包里的笔记本,道:“刘总,我们还是先谈合作吧,与其在这里干等着,不如先谈一会儿,如果谈不完,剩余的我们可以吃完饭后再继续谈。”
刘总一愣,然后突然收敛了脸上的所有表情,原本一直挂在脸上的假笑也消失了,一双阴沉沉的眼睛直勾勾地看向冬羽:“冬小姐,你是T大的高材生,你不会不理解我的意思吧?”
冬羽瞳孔猛地缩紧,她的脸色也瞬间冷了下来,强作镇定地道:“刘总在说什么,我不太懂。”
刘总抽出一张卡,把它放到桌上,轻轻往前一推,盯着冬羽:“冬小姐,这年头做生意不好做,你想得到什么就得付出什么,这个道理你懂吗?”
冬羽低头看向那张卡——
是碧水楼台的房卡。
冬羽猛然起身,拎起包就准备走人。
刘总道:“冬小姐,你这样的女学生,无父无母,也许是恃才傲物吧,才觉得开公司是容易的事情,但是这个社会就是很现实,这次是你们遇到的第一个毁约的项目,这是第一个坑,以后遇到的只会更多,你没权没财,凭什么指望自己能成功呢?”
冬羽冷声道:“那也无需刘总担心,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会处理,再见!”
刘总冷哼一声:“你走了可别后悔,到时候这个项目你们完成不了,银行的贷款就还不了,你们准备拿什么去接新的项目?”
冬羽握了握拳头,最后还是忍不住转身,一把抄起桌上到杯子就泼向刘总:“那也不需要你这样的败类多管闲事,至少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
说完,快速开门离开。
刘总气急败坏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我不仅让你们现在接不到项目,你们以后就也别想接到任何好项目!”
出门的一瞬间,冬羽的眼眶就红了。
冬爷爷是在冬羽高二的时候去世的,冬奶奶是在冬羽大一的时候去世的,两个人都是因病去世。
在他们还在世的时候,冬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即便冬爷爷和冬奶奶并不富裕,但他们会把自己所有的宠爱都毫无保留地留给冬羽和冬翎两姐妹。
当冬奶奶生病后,冬羽一天打四份工,累得直接在体育课上晕过去,她都没像现在这样无助过。
至少那时候她面对的社会还是干干净净的,不像今天遇到的这件事一样令人恶心。
冬羽没有人可以依靠,秦昊楠是她曾经的救赎,但现在不是了。
冬羽只能依靠自己。
冬翎也只能依靠自己。
今天遇到的事情与其说恶心,不如是难堪。
难怪姓刘的那么轻易就松口见面,难怪他要点名和自己谈,结果却是在这里等着她。
自己本来抱着满满的自信,想要向对方展示自己公司产品的优异之处,但没想到现实打了她一个狠狠的巴掌。
冬羽的心怦怦直跳,眼圈通红。
她快速走在碧水楼台包厢外的走廊上,连对面有人迎面走来都没看到。
毫无疑问地,她撞到了对面为首的人身上。
冬羽没抬头,匆匆说了句抱歉,就快速往门口走去。
而被她撞到的年轻男人却停下了脚步,愣愣地看向冬羽离开的方向。
这个男人一头嚣张的板寸,眉目凌厉,整张脸都写满了“不好惹”三个字。
酒店经理看向停下的男人,问:“厉少,怎么了?”
“去,查查怎么回事。”被称为厉少的男人没有理会酒店经理,而是对自己的保镖抬了抬下巴,示意去查查冬羽出来的那个包厢。
语毕,厉原野继续往前走去。
酒店经理一脸莫名其妙。
算了,这是位爷,得伺候好了。
冬羽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心中还被愤怒和难堪充斥着。
外面竟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冬羽的情绪也慢慢冷静下来。
她正准备拿出手机叫网约车,却突然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另一拨人。
秦昊楠,以及一个穿着白裙的年轻女人。
冬羽的呼吸顿住了。
秦昊楠是正对着冬羽的,而那个女人是背对着冬羽的。
白裙女人正在和秦昊楠说着什么,秦昊楠冷着一张脸,微微低头在听那个女人说话。
没一会儿,秦昊楠的司机把车开到了酒店门口。
那个女人先走进了车里。
秦昊楠正准备抬脚,似乎是突然发现了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抬眸看去。
这一下,冬羽和他的视线对上了。
秦昊楠的动作顿住了。
两个人就这样无声地对视着。
冬羽的眼眶还是通红的,鼻子也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红。
秦昊楠的眉微微蹙起。
突然,台阶下的车里传来女人的呼唤声:“昊楠,快进来,雨太大了。”
秦昊楠闻言,又看了冬羽一眼,半晌才转身走下台阶,坐进了那辆黑色的宾利。
司机很快把车开走了。
冬羽觉得自己全身血液都冻了起来,她看着黑色宾利离开的方向,甚至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这是第二次了,第二次遇见那个穿白裙的女人,遇到秦昊楠和那个女人待在一起。
虽然没看到正面,虽然两次穿的不是一样的白色裙子,但冬羽的第六感告诉她,她们就是同一个人。
秦昊楠,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冰凉的雨水被风吹落到冬羽的身上,冬羽冷得发抖,但更冷的是她的心。
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接受秦昊楠对自己的漠视甚至无视,她甚至觉得只要能看得到秦昊楠,自己可以就这样一辈子默默地待在秦昊楠的身边,可是……
可是她从来没有考虑过,如果秦昊楠遇到了他真正喜欢的人呢?
如果他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冬羽又该怎么办?
冬羽发现自己依旧会痛,心痛到恨不得就在此刻死掉。
她第一次见到秦昊楠,也是在这样一个雨夜,只是那个雨夜比今天的更加漆黑、更加寒冷。
她结束了兼职,在回宿舍的路上,遇到了几个混迹在学校里的小混混。
T大的校园是完全对外面开放的,不是学校里的人也可以随意出入学校。
那一天,冬羽为了节省时间,选择了一条比较偏僻的小路,结果她被那几个小混混缠上了。
伞在逃跑的过程中掉落在地,冬羽整个人被雨淋得狼狈不堪。
就在冬羽慢慢没了力气,后面的几个人快要追上来的时候,冬羽的眼前出现了一双长腿。
是秦昊楠。
他就像神话中的天神一样,把冬羽带离了可能遭遇的厄运。
最后,他把她送到了宿舍楼下,说:“晚上女生别独自走小路。”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他是T大的天之骄子秦昊楠,更不知道他是秦氏集团的少东家,她只知道,就在那一天,她无可避免地喜欢上了他,从此一喜欢便是六年。

浴火吻我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冬羽在酒店门口站了很久,久到她好像忘了时间一样。
这样一个长相明丽的女孩子站在酒店门口,脸上还残留着哭过的痕迹,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过了很久,冬羽才从刚才看到的事情中平复心情。
她拿出手机,正准备叫车,突然,眼前投下一片阴影,冬羽下意识地抬头看去。
在她前面站了一个高个子的年轻男人,长得颇为帅气,男人见冬羽抬头了,咧嘴一笑,露出一个小虎牙:“羽姐姐,好久不见呀!”
冬羽愣神,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谁会称呼她“羽姐姐”。
冬羽最先迷茫的神色没有逃过厉原野的眼睛,他撇了撇嘴,道:“看来羽姐姐果然是把我忘记了。”
厉原野,是冬羽曾经教过的一个学生。
那年冬羽刚刚高考完,G省理科状元的身份让她一时间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
也就是那一年,有人找到冬羽,让她给一个初中男生补课。
冬羽不知道那个男生的身份背景,只知道在平均生活条件十分落后的小县城里,那个男孩子一个人单独住着一栋自建的别墅。
男孩叫厉原野,和他的名字一样,整个人又野又难缠。
在最开始的时候,冬羽刚准备给他补课,他就直接把耳机往耳朵里一塞,倒头睡觉。
但冬羽的性格极好,她就坐在旁边,看着他睡觉。
毕竟厉原野是装睡的,旁边一直有一个人看着他,也觉得怪瘆得慌的。
于是他干脆不睡了,抬起头,凶巴巴地对冬羽说:“你干嘛啊?我睡觉你都要看?”
冬羽微笑:“等你睡完了我再给你上课。”
“你边上去!我是不会上课的!”厉原野恶狠狠地说。
冬羽也不缠着他,就只在一旁看着他。
厉原野是典型的叛逆期小孩,冬羽从小被当老师的冬爷爷、冬奶奶抚养长大,也经常帮冬爷爷和冬奶奶带他们教的学生,自然知道怎么样对付厉原野这样的男孩。
这样的男孩,正处于天不怕地不怕、天下老子最牛的年龄,你越是和他对着干,越是强迫他做什么,他就越是不肯做,但是你要是和和气气地说等他先做完自己的事情,他自己反而会不好意思了。
冬羽就是靠这样的方法给厉原野上了两个月的课,然后她就北上B市念大学了,从此以后就再也见过厉原野。
冬羽想起厉原野是谁,一扫先前的阴郁情绪,颇为惊喜地看着眼前的大男孩:“怎么会呢?我记得你的,是阿野啊!”
看着眼前又高又俊的年轻男人,冬羽也不禁要感叹一句,曾经叛逆的毛头小子已经长大了。
厉原野也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好久没见,羽姐姐现在好漂亮!”
冬羽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厉原野耸耸肩:“我本来就是B市人嘛,只是祖籍在G省,读初中那会儿经常惹祸,于是我爷爷就在暑假把我扔回老家啦!再后来,等羽姐姐来北京上学后,我本来还想来经常看看羽姐姐呢,结果我老爸就把我送出国了,我一周前才刚回国的!”
“啊,原来是这样啊……”冬羽道。
就说处在G省边缘的那个小县城怎么会有厉原野这样一看就是巨富家庭出来的人,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
厉原野看看冬羽还没有消红的眼眶,本来想还问什么,但话到嘴边还是没问出来,转了转眼珠,状似不经意地道:“姐姐,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呀?”
冬羽愣了一下,想起刚才遇到的刘总那件糟心事,避重就轻地回答:“我来谈个合作。”
“哦。”厉原野说,“那姐姐现在还在上学吗?还是说姐姐已经工作了?”
“还在上学,和同学合伙开了个小公司,今天是来谈最近正在做的一个项目的。”
厉原野看着冬羽被雨水打湿的肩膀,不动声色地移了移位置,替冬羽挡住雨来的方向:“好厉害啊!我那时候就觉得羽姐姐非常棒,没想到现在这么年轻就自己开公司了呢!”
冬羽忍俊不禁:“还行,我这个年纪的很多同学都自己创业的。”
“那羽姐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定要和我说,我肯定会帮忙的!”厉原野弯弯嘴唇。
“好,一定。”冬羽也不推脱,毕竟在B市多一条关系多一条出路。
“外面雨下得好大,羽姐姐,你现在是住在学校还是住在校外啊,我送你走吧?”厉原野道。
“嗯?”冬羽看向厉原野,“你要回去了吗?不出去玩吗?”
按理来说这个年龄的男孩子都应该有“夜生活”啊,更何况还是厉原野这样不服管教的。
厉原野挑眉:“什么意思啊羽姐姐,我就不能当回乖孩子早睡早起?”
厉原野一句话瞬间把两人的关系拉回六年前,之前生硬的疏离感也被这一句玩笑冲淡了。
“好好好,阿野是乖孩子。”
突然,酒店里传来***动,冬羽正准备往那个方向看去,厉原野神色立马变得不自然,他对冬羽道:“羽姐姐,我现在送你回去吧,女孩子晚上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的!”
冬羽的注意力瞬间被厉原野拉了回来:“那就谢谢阿野啦!”
厉原野本想牵冬羽的手的,但是想到现在自己似乎不是六年前那个初中小屁孩了,于是只好收回手,走在前面。
酒店工作人员已经把厉原野的车开过来了,是一辆黑色的悍马。
厉原野身旁的保镖欲言又止,被厉原野暗暗瞪了一眼,保镖只好收回自己要说的话。
冬羽跟着厉原野上了车。
对冬羽来说,厉原野就是一个小弟弟。
六年前,冬羽天天和这个弟弟斗智斗勇,最后好不容易让他心甘情愿地跟着她学习。
六年后,厉原野长高了不少,也褪去了少年的青涩,但是脾性几乎是一点没变,冬羽和他相处起来还是一样轻松。
在厉原野的车开走后,厉原野的保镖才让出被他们挡住的酒店大门。
鼻青脸肿的刘总被厉原野的两个保镖拖出来,保镖说:“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都记住了吧?”
一旁的酒店经理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厉原野那是爷,是真的爷,家里背景大,天不怕地不怕,这一来就把他一包厢给砸了,他也只能咬牙认了。
一路上,厉原野一边开车,一边打探冬羽的情况。
冬羽本来就因为秦昊楠的事情心不在焉,对于厉原野的问话也没有多少警惕。
厉原野道:“羽姐姐那么漂亮,那追的人肯定很多吧!”
冬羽一愣,看着车窗玻璃上映出的自己:“开你的车,问这些干什么?”
厉原野哈哈大笑:“哈哈,羽姐姐是害羞了吗?”
一直是这样的,厉原野虽然很不听话,但是和他在一起确实能忘记许多不开心的事情。
冬羽笑骂道:“你是吃的不多管得多啊!”
厉原野看了冬羽一眼,漂亮的眼睛里似是有点点星光:“嗯,我管得本来就多。”
一路上,厉原野说了自己在国外的一些情况,但大多数都是抱怨,说什么饭难吃啊英语听不懂啊,弄得冬羽哭笑不得。
***
外面的雨还没有停,秦昊楠揉了揉眉心,安静地看着被雨幕不断冲刷着的车窗。
纪莉娜看向明显有点情绪不佳的秦昊楠,问道:“昊楠,怎么了,是不是酒喝多了?”
秦昊楠紧抿着唇,没有回答。
他静静看向外面的雨,脑中浮现的是冬羽那明显泛红的眼眶。
她怎么会在那里?怎么会哭?
越想心里越烦躁。
终于,他开口,对司机道:“停车。”
纪莉娜一愣,惊讶道:“昊楠,怎么了?”
秦昊楠看了一眼纪莉娜:“外面是一家咖啡馆,你先***,我再帮你叫个司机。”
纪莉娜瞪大眼睛:“昊楠,到底怎么了?”
秦昊楠抬眸,面无表情地重复:“我说,下车。”
纪莉娜顿住了,但秦昊楠现在显然心情不好,她咬了咬唇,犹豫了片刻,还是下了车。
纪莉娜一下车,秦昊楠就对司机道:“掉头,去碧水楼台。”
纪莉娜看着秦昊楠离开的方向,眸中渐渐氤氲出了水汽。
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秦昊楠这样反复无常,但是,是她的东西就是她的,即使是她花了手段夺过来的也是她的!
脑中回忆起多年前的那个宴会,在那个小小的角落,扎着双马尾的女孩子领着一个高了她半头的男孩子到处跑来跑去,最后跑累了,才停下来,甜甜地对他笑。
人家都说那个男孩子是秦家的小太子,是秦家未来的继承人。
温家的小孩们说,那个男孩是个哑巴,是个没有爸爸的男孩子,他的爸爸是被他害死的。
但那个女孩子却丝毫不在乎这些 ,他帮忙赶跑了所有欺负男孩子的坏小孩,然后带他在花园里捉蚯蚓荡秋千,玩得好开心。
秦家未来的继承人啊……无论怎么样,那个庞然大物一样的秦家都会到这个男孩的手里……
夜色沉沉,宴会厅里是大人们的名利场,宴会厅外是小孩子的世界,充满了不纯粹的小孩子们的世界。
纪莉娜暗下眼神,摸上腕上已经陈旧的胡桃手链,嘴角勾出一个讽刺的弧度。
她记得在那个遥远的宴会中,她对那个不会说话的男孩子说:“她叫纪莉娜,你要永远记得啊,纪、莉、娜。”
是啊,秦昊楠记住的是纪莉娜,而她,就是纪家的纪莉娜。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本站为您带来的冬羽秦昊楠全集版阅读 ,整个小说资源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