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恶搞爆笑

李钙李盖全文阅读高甜剪辑免费大结局小说阅读

李钙李盖 热门小说 2020-09-13 18:45:55
  • 李钙李盖合集版免费阅读-高甜剪辑(李钙李盖)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高甜剪辑全文,故事主角是李钙李盖小说的情节感人,《高甜剪辑》跟我们娓娓道来了李钙李盖之间的有趣经历:李钙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看了眼手机,屏幕显示今天已经农历腊月二十九,那么明天就是三十,可以看春晚。或许,终于可以和李盖一起看一次春晚。周靖宇电话恰好打来,李钙接起...

李钙李盖小说高甜剪辑公开章节选读:

李钙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看了眼手机,屏幕显示今天已经农历腊月二十九,那么明天就是三十,可以看春晚。
或许,终于可以和李盖一起看一次春晚。
周靖宇电话恰好打来,李钙接起电话。
周靖宇恭敬地问道:“李总,您身体好点了吗?”
“温度下去点儿了。”李钙说完,安排公事,“商城开到明天上午十二点,正式休业,通知公司和商城所有的工作人员,今年做好休业延长的准备。今天有点晚了,明早吧,我再询问下工商局的孙局看他们的规定是什么。明早九点半我们开视频会议,公司所有经理、部长以上级别都要参加。公司年会上周已经开过了,这次主要是布置一下疫情的处置情况。我昨天就让张恭成做商城的疫情处防控方案,今天他还没交给我,你等会再给他打个电话,最迟明天八点半发我。”
“好,年关商城一直都爆满,恭成可能是太忙了,我等会给他打个电话催催他。”周靖宇说道。
李钙想了想继续安排工作:“医用物资还剩下多少,你找采购部要下具体数字,一定要留好我们年后我们商城工作人员需要的物资。我这边要隔离14天,估计初十前是出不去了,你让他们做好视频会的准备。你现在也在青城,这次疫情防控组长就让张恭成当吧,再让他选几个他用的惯的人。我们商城、公司一定不能出现传染事件。”
“好,我等会通知恭成,再跟子言联系下,让她把医用物资的明细发我,整理好发给您。”周靖宇补充道,“刚才江总给我打电话了,我跟他说您来青城扫墓,别的没说。明天如果他再打电话来,我可能就瞒不住了。”
“嗯,知道了。这事儿你别管了,我跟他说。”周靖宇当了她五年秘书了,办事一直妥帖细致。
“好的,李总,我已经让酒店的经理去买您那边需要的生活用品,您常用的品牌已经列了一个清单,但这边有些买不到,可能要委屈您用其他牌子替代了。”
李钙看了眼给她倒水的李医生,咳咳两声,“这个就不用了,我这边有。”
李医生把水杯放到她的小桌板上,就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玩手机。
李钙扫他两眼,摸着水杯,问周靖宇,“你不发烧吧?”
“我不发烧,体温正常,您别担心我。”周靖宇说道。
“噢,那就行。你忙吧,等会信息微信发我就行,安心在酒店住,反正公司给你报销。就是估计今年没办法跟你媳妇儿一起过年了,我给你发个红包,你等会给你媳妇儿发过去。”李钙说道。
李盖的手指顿了顿,停在页面上,这微博今天还挺流畅,也不招人骂了。
“不用不用,我应该做的。您好好休息就行。”周靖宇忙说。
“你也注意休息,就这样吧,挂了。”李钙挂了电话。
李钙确实有点渴了,突然想到他们带着防护服,她应该可以摘口罩吧。
李钙摘了口罩,喝了口水。
李盖把水杯夺过来。
“干嘛,不让喝水啊。”李钙问他。
李盖问她:“你嗓子疼不疼?”
“有点儿。”李钙老实回答道。
从高中起就是这样,有点感冒,扁桃体就发炎,嗓子疼,开始装哑巴,娇小姐体质就没变过。
“里面有消炎药,跟退烧药一起吃了。”李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药包,打开里面都是花花绿绿的药。
李钙倒是很久没见这种配出来的药了,现在去药房都是整盒整盒的买,小感冒就得花个上百。
“这是一顿的啊。”李钙问他。
“嗯,下顿明早给你。”李盖把杯子放回桌上。
李钙乖乖吃完药,喝完了一整杯的水。
李盖又给她续上,“多喝热水。”
“我又不是河马,刚喝完又喝。”李钙靠在床上,悠闲地看着他,“我还缺个保温杯,记得给我买。”
“嗯。”李盖答应道,“等会给你找一个。”
杨明澜从刚才听李钙语速贼快地安排工作就知道这是个职场女性,工作能力还很强的那种,不愧是李盖看上的女人。
现在终于看到她的脸,没化妆依旧是明眸皓齿的大***,怪不得明艳追了这么久追不上。
杨明澜低头看了眼手机,影像科的同事给他发了微信,李钙的肺部CT出来了,已经让人送来了。
杨明澜拍拍李盖的肩膀,把手机给他看,示意他出去。
“把水喝了,然后睡觉。”李盖给她压了压被子。
“结果出来立刻告诉我,我扛得住。”李钙看着两人的背影说道。
门关上,李钙立刻拿出手机给公司的法务打电话,“喂,振扬,是我。你今晚加个班。”
“我要立个遗嘱,这个钱我自己出,不走公司的帐。这通电话你也可以录音。”
李盖在隔离室门口拿到了新鲜出炉的CT。
呼,喘出一大口气,肺部没有斑片状磨玻璃影,小叶间质也正常。
杨明澜拿过CT,看着老友靠在墙上,“这不是没事儿嘛,你这么怂干什么。”
“诶,我说,你这初恋够可以的啊,我刚才搜了一下银空集团,除了杨城银空商城这样的购物中心以外她还涉足房产、餐饮、服饰,市值80亿,光是银空商城那块地就值30亿。不到三十,集团老总。厉害,果然是配盖神的女人,不是一般人。”
李盖现在很想吸口烟,但是忍住了,他今天不想再浪费她好不容易运回来的防护服。
“你知道青城机械厂吗?”
杨明澜隔着防护服挠挠自己的头皮,“这谁不知道,当初咱们青城唯一的民营上市公司,但是倒闭很多年了,当时青城一夜间多了很多下岗职工,报纸上天天报道。”
“她爸是机械厂的总经理。”李盖说道。
“富二代啊,我说呢。大家当时都说她爸其实偷偷转移了不少资产,现在看来是真的。你看,有钱人的游戏多有意思,破产后依然是富豪。那些下岗的员工一夜就没了营生。”杨明澜感叹道。
“她爸在机械厂倒闭那年,在监狱去世了。”李盖说道。
杨明澜惊讶地看向李盖。
“十二年了,从那之后,她就消失了。我今天才知道她一直在杨城。”李盖觉得自己的胸口很闷,可能是防护服穿久了,整个人都被束缚着,十分不***。
他继续说道:“那年她母亲也去世了,当时的报道说是,被她父亲杀害了。一夜间,她的家没了。”
那年,他的李钙也没了,茫茫人海,他怎么找也找不到。
他见过她父亲,是个十分正派的人,杨明澜刚才说的那种情况,他是真的没办法相信。
李盖在过去的十二年代入过很多次李钙当时的场景,母亲意外死亡,父亲被抓,一夜间家里的公司倒闭,负债累累,家宅被卖,他的爷爷奶奶都在住养老院,还需要护工看护,姥爷家远在海南,他去找过,根本找不到地址。
那个时候的她多难熬啊。
李盖每每代入,就心如刀绞,他的小姑娘,明明在那年前程似锦,申请好了国外的大学,应该在九月赶赴国外,去深造学习,可是这些全没了。
这些年她是怎么过的。
今晚在食堂吃饭,他也查了银空集团、银空商城在互联网的一切信息,但有关于她的信息寥寥,勾勒不出她这些年的生活。
杨明澜看好友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事情还是要往好的方向看。她现在不是过得挺好的嘛,有钱有事业,而且还回头找你了,这说明什么。人家现在是要完成业立家成的目标了。你赶紧回去培养感情去,把你们缺失的十二年找回来。”
李盖回去的时候,听到李钙正在打电话。
“嗯,我在青城的房产就这么安排。遗嘱你尽快写完,传真给我,我写好在这边找公证处。”
李钙看到他,把头扭过去,打算继续说。
李盖气不打一处来,拿过手机,“喂,你好。我是青城人民医院的李医生,李钙女士的遗嘱大概是用不上了,她没病。”
李盖把手机还她,李钙欣喜地看向他,“结果出来啦!”
李盖点点头。
李钙举起手机,“振杨,遗嘱你先放放吧,我不急着用了。”
李钙把CT拿过来,指着CT说:“你给我讲讲这个怎么看。”
“拿反了你。”李盖把CT正过来,指着这张CT,拿出一种要给本科生详细讲述的架势说道:
“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很健康的肺。”
“课程结束。”
“啊,这就没了?”李钙翻了白眼,“你这医生一点医者仁心的魅力都没有。”
李盖摸了摸杯子,凉了,问她:“怎么不喝水。”
她是从刚才他出门就开始打电话了?
李钙迅速拿起水果,怂得要死:“吃水果呢,占着嘴呢。”
李钙吃了口橙子,试图扭转局势:“你为什么去食堂吃饭啊,你们院长不是给你开小灶了么。”
“食堂饭比较好吃。”李盖说道。
“是吗,看来院长女儿厨艺一般啊。”李钙开玩笑。
“比你厨艺好,”李盖末了还补充一句,“好许多。”
李钙心里咬手指:“哟,看来你这院长的乘龙快婿是当定了,以后来你们医院看病能打折吗?”
“我们医院有捐献器官移植点,***可以打折,其他科室不行。”李盖坐在椅子上逗她。
“这橙子真酸,一点都不好吃!”李钙拿着叉子把橙子扔掉。
李盖来了兴致:“敢问李总为什么捐物资给我们医院?”
李钙开启防御模式:“这是我家乡,我捐物资很正常。”
李盖遥遥一笑:“你可能听错了我的问题。我问的是,青城有10多家综合性医院,为什么是我所在的医院。”
“你能不能别太自恋。我是看到这儿是青城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我才来送的。”李钙柔柔挡回去。
李盖才不管她,继续问:“什么时候知道我在这儿的。”
“我不知道!”李钙咬牙道。
“你急了。怎么急了呢。”李盖越发得意了。
李钙气得把口罩戴上,低头玩手机。
“我穿着防护服呢,你戴什么口罩。”李盖扯下她的口罩,扔到一旁。
“我这么绝代风华的一张脸,怕你心动。让您做不成院长女婿可怎么办?”李钙笑眯眯地说。心里气得发呕,她这是上赶着送什么物资。
“噢,明艳很迷恋我,你大可放心。”李盖怕她听不明白,“明艳,就是院长女儿。
“你查完房没有,我要睡觉了!老同学叙旧也该结束了吧。”李钙已经气得赶客了。
李盖看她头上确实冒了些汗,把她的小桌板撤下去,“睡吧,捂一觉,出点汗就好了。”
“不用你管。”李钙挡开他的手。
李盖起身去关了房间的大灯,打开了一盏她床边的小灯。
在装睡的某人耳边说:“谢谢你回来。
还有,我是你的。”

高甜剪辑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杨明澜在隔离室内有一个专用的办公室,可以供他和其他医护人员短暂的坐一下,休息一会。
但穿着防护服,里面带着护目镜、口罩,带着两层一次性手套,怎么着都不会很***。
杨明澜把CT放到李钙专门的病历袋里,他们这里目前有7位隔离病人,每个病人的资料包括病例、检查单、病人的出行行程等都记录在册,整理地十分细致。“你家初恋99%没事,那你明天还来吗?”
李盖给了他一个你废话的表情。
杨明澜有点急了,“你别浪费我防护服行吗?”现在处于疫情初期,病人还不多,他们的物资也还算丰富,但是如果年后病人数量猛增,他们的物资也可能会告缺。
医用防护服是一次性的,具有良好的透湿性和阻隔性,能有效抵抗酒精、血液、□□、空气粉尘微粒、细菌的渗透,但是每4小时就要换一次。今天李盖已经换了两套了。
“等会我再测一次她的体温,等正常了,我就回去写申请加入新冠治疗小组。”李盖说道,“你别忘了我之前也在发热门诊和呼吸科轮岗过,而且病理检查一直是我的强项。”
李盖现在就像开了屏的公孔雀,拼命显露自己的专长。跟之前低调含蓄、温文尔雅的形象大相径庭。
“你炫耀个屁啊。”杨明澜没好气地说道,“您全才行了吧,外科一把刀。”
“你那一堆手术怎么办?外科不干啦。”
李盖把手机放下,“干啊,两边兼职,赚两份绩效。”
“行行行,累死你。”杨明澜白眼道。
九点多江绪的电话打过来。
李钙盯了两秒,不想接,过了会理智战胜了情感,还是接了。
“你在哪儿?”江绪的语调带着些京腔,其实和冀省的口音不差什么,但他平时讲话总是带着种北京人漫不经心的腔调。
李钙一直觉得他就像是吐着信子的黄金蟒,缠着猎物把它绞死后吞掉。
“给我爸妈扫墓。”李钙说道。
只有用这个理由,她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
江绪果然多没说什么:“哦,什么时候回来?”
“过完年吧。”李钙说道,“总部已经放假了,只剩商城,明天中午休业。”
江绪压低了声音,语气里带着不满,“我不是说了吗,今年在我家过年。我妈把东西都准备好了。年夜饭都是你爱吃的菜。”
李钙反诘道:“你妈对我什么态度,你不知道吗。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我今年过年在养老院陪我爷爷奶奶过。”
“她怎么对你了。你就不能跟我妈好好相处吗?你们这样处婆媳关系,我很难做。”江绪说道,“婚后我们又不跟他们住一起,你就不能忍忍么!”
“她怎么对我?对,不就是在你们一家子亲戚朋友面前嘲讽我没爹没妈么。江绪,你没见过你爸妈当初在我父母面前多恭顺吧,你没见过,我见过!你妈这就是一朝得势,在我身上找她曾经的自尊心。”
江绪的父亲江涛曾经是机械厂的副总之一,分管财务,母亲郑梅是家庭主妇。他们每年过年都会来李家拜访送些礼品。那个时候的郑梅待她像亲闺女一样,每次见她都要夸赞一番漂亮、学习好,想要个这样的女儿之类的话。
李钙当初还真的以为郑梅是喜爱她呢。
上次郑梅侮辱李钙时,江绪也在场,虽然当场维护了女友,但也心有愧疚,他自知理亏,说道:“过年我陪你去看爷爷奶奶。”
“江绪,你不要太过分。”李钙闭上眼睛说道。
江绪从沙发上站起来,吼道:“我怎么过分了,我家人都不陪了,陪你家老人。况且你爷爷奶奶都那么大岁数了,他们肯定也希望你能早点结婚。”
李钙盯着那扇门,呼了口气,终于说:“我说了我不想结。”
“是今年不想结,还是不想结。你把话说明白。”江绪缓和了下情绪,耐着性子说,“钙钙,你别闹脾气。之前的事我代我妈向你道歉,她没有恶意。”
李钙知道,郑梅确实没有恶意,她只是不想让她跟江绪结婚,她想让李钙离开她儿子。
“我说了我不想结婚。”李钙又重复了一遍。
“你觉得可能吗。”江绪看着电视的反光,垂下眼眸,嘴角勾起一个笑容,“江氏有银空43%的股权,你手里不过有30%,只要我一句话,银空的总裁就可以换人。钙钙,你舍得吗?你这些年打拼的一切,难道都要为了那个穷小子放弃了?哦,听说他现在是个医生了,对吗,不算穷小子了。以他的工资在青城不吃不喝得多少年才能买得起一套房子买得起车,钙钙你想想清楚。”
刚才银控集团的法律部部长邱振杨给他打了个电话,说她要里一份遗嘱,传真到青城人民医院。这个女人究竟还是去找她的旧***了。
“既然你把话讲到这个份儿上,我们就把话挑明了。”李钙下了床,走到床边,从窗外望去,可以看到青城的夜景,这里是她的故乡,但她确实每年都回不了几次。
“我们分手吧,关于我们银空和江氏彼此的投资等年后我们做个交割。我会聘请审计师和评估师,审计过去几年的银空财报,评估我们的股权,至于如何长期股权如何交易,是你出局还是我出局,我们董事会见。”
江氏虽然持有了银空43%的股权,但不是绝对控制权,江氏前两年因为现金流紧张,银空分多次借款给他们,江氏在前不久实施了债转股,也就是说银空现在也持有了15%的股权。而江氏的债转股不止银控集团一家参与,还有几家银行,江涛和江绪目前持有的江氏股权也不过34%,对江氏具有相对控制权罢了。若她真的要和江绪闹翻脸,开启商战,鹿死谁手,真得不一定。
“你早就想好的对不对,你就是在等债转股结束!刚一结束,你就去迫不及待去青城找那个野男人了。李钙你别忘了,是谁当初在你像一条流浪狗的时候收留你,照顾你!”江绪直接把左手的电视遥控器扔出去,他气得发抖。
她早就想好的,怪不得,债转股的协议她签的那么顺利。
他不会放手的!
李钙听到那边预料之中的暴怒,拿开手机,挂断电话。
流浪狗?呵,她一夜间失去父母,又是谁造成的。
属于她父母的东西,她会一样一样都拿回来。
杨明澜的医护人员休息室就在对面。
李盖听到对面的房间有说话声,走过去看。
李钙看他走路极快,几步路就到了她面前。
“为什么不穿鞋!”李盖有些生气,“我看你是不想好了!”
李盖把人捞起来,扔到床上,“再让我看见你不穿鞋,你就在这个病房多隔离14天。”
正放狠话,李盖看到她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他的工作证。
李钙看他伸手来抢,立刻把工作证放到被窝里,撒娇道:“我就看一眼。”
工作证的上方写着青城人民医院,左侧是李盖的一寸照,三七分的逗号刘海,李盖的脸本来就很削瘦,五官很精致,眼眸明亮,鼻子立挺,不管是什么时候嘴唇都像擦了口红似的,从高中就是这样,可能是因为皮肤白的缘故,嘴唇愈发显得漂亮,这工作证的照片倒像是韩国男明星的证件照。
高中的时候不就是被这张脸给迷惑了么,可能是年纪长了许多的缘故,现在看起来成熟稳重了许多,透着股精英的气质,让人很容易产生信任感。
右侧写着:李盖普外科副主任医师。
已经是副主任了吗,她还真是错过了他人生中的许多。
李钙的胸腔蔓延着一股酸涩,抬头把工作证还他。
“李盖,你发腮了吧,变丑了你。”
李盖夺过工作证,夹在防护服上,觉得有点胸闷。
有多少病人看了他工作证上的照片,想给他介绍对象。曾经还有个护士偷拍了照片发在微博上,很多小姑娘排着队来找他看病,引起过轩然***。
她竟然说自己变丑了!
发腮?他上大学后骨骼确实长开了些,棱角更加分明了,但怎么会是发腮!
李盖戴着口罩,所以李钙看不出他在咬牙。
“有时间去我们医院眼科验验眼睛吧,可能快瞎了。”李盖装着漫不经心地回嘴道。
“不如我们一起去,我觉得你近视的更严重。”李钙笑眯眯地扳回一城。
李盖这才想起来他下午好像是这么损过她一句,她这是报仇呢。
这有仇当场就报的性格这么多年也没变过。
“你美,你在我眼里天下第一美,行了吧,我的公主殿下。”李盖哄着人,拿起温度枪又给她测了下温。度36.8,温度下去了。
“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变丑了。”李钙打击道。
“你那是没见过老子摘了口罩的脸,你等出去的。”李盖把温度枪放下,指了下她脑门。
“你好像体型也变了,嗯,胖了。像个中年男人。”李钙来了兴致,砰砰两枪直戳他心口。
“你穿防护服你也胖!”李盖怼道,“没完了是吧,你学过PUA啊,打击我自信然后让我离不开你,是不是?”
李钙挑了挑自己细细的柳眉,“是呀。李医生你就留在我身边呗。”
李盖面对***毫不动摇,哼了一声,“我不跟我的病人处对象。”
“我要睡觉了!送客!”李钙听到拒绝恼羞成怒,直接拉被子盖住头。
“睡你觉吧!发腮?你还脸长呢。”李盖拍拍她脑袋位置的被子,小混蛋,跟我斗,我能让你轻易得手嘛。
李盖今天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做了三台手术,本来傍晚时候就可以下班了,现在又熬了一个晚上,累得够呛。
出去跟杨明澜打招呼,“明天方老最后一台手术,别忘了来看。”
方经国,普外资质最老的外科医生,老人家退休后又被返聘回来,现在年纪大了,手术时间长站不住台了,跟院里商定明天做最后一台手术,然后正式光荣退休。
李盖刚来人民医院就是跟方老,方老这些年把他当自己的高徒,不管是业务能力还是待人接物都是严格教导,可以说是李盖除学校导师外的第二个严师。
他明天最后一场手术,李盖做他的副手。
“知道,需要买花吗?”杨明澜问他。
“我已经定了,你人来就行。”李盖说道,然后叮嘱道,“如果晚上她温度起来,你记得给我打电话。”
杨明澜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你别管了,我还不会治是咋滴,不相信你哥们技术啊。”
李盖摇摇头,“不是,我就是想在她难受的时候陪在她身边。”
杨明澜一副受不了的样子,“打住!虐.狗没够是不是。小心我咬你。”
“放心吧,我明早一定完好地把人交接到你手上。”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李钙李盖全集版阅读 ,小说资源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