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荣获男主无删减小说阅读资源(乐天小说)

小说导读 穿越职场 2020-03-05 11:44:43
  • 荣获男主合集版免费阅读-荣获男主(乐天)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荣获男主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乐天的小说内容在线分享资源完本全文

    点击在线阅读>>

荣获男主是2020年最火热小说之一,乐天小说又名《荣获男主》,《荣获男主》小说主要讲述了乐天之间的精彩故事:身为言情世界的守护者,乐天从炮灰一路升级到男配,结果在男配的第一个世界心态就崩了,之后又连续干崩了数个世界,成为联盟响当当的过街老鼠。...

乐天小说荣获男主全文免费阅读:

乐天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马上就问系统:“沈立行醒了吗?”
系统:“醒了,去公司了。”
乐天:“不愧是我的小伯父,天崩地裂也得照常上班,太敬业了。”
系统:“他去回收你的股权。”
乐天噎住了,痛苦地抓住了被子,完蛋,,沈大少的马甲要掉了。
他的荣华富贵!
就说做大少爷上面还有个人压着是真的不行。
乐天裹着睡衣踏踏踏往楼上走,对系统叮嘱道:“下个世界我一定要大权在握。”
系统:“比起这个,你不是更应该担心你的任务?”
乐天打了个哈欠,跟迎面走过的佣人懒懒地挥了挥手打招呼,“要完成任务还不容易,稳稳的。”
上了二楼,乐天去开自己房间的门,竟然发现门被锁上了。
“!!!”乐天满脸不可思议,“沈立行这是暗示让我滚?”
系统:“不,这是明示。”
沈立行看来真是气坏了,连见也不想见了,一点机会都不给。
乐天叹气道:“渣男啊,昨晚还亲了人家一口,今天就要赶人家走,嘤嘤嘤。”
系统:……你昨天不是说意外接触????
乐天现在很烦恼,衣服可以去衣帽间拿新的,他的证件钱包可都在卧室里。
没办法,乐天只好找佣人去拿房间钥匙。
佣人礼貌地拒绝了他的要求,“先生吩咐我们以后不必理会少爷的任何要求。”
乐天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太绝了!
狗渣男!
系统:沈立行,干得漂亮!!!
乐天肩膀耷拉下来浑身都写满了丧,不抱期望地走向衣帽间,果不其然,衣帽间也上锁了。
不至于吧?!真就“净身出户”??
乐天悲愤地捶墙。
系统在心里乐开了花。
乐天:“你别笑了,我都听见了。”
系统:“我没笑出声。”
一下就落得这副田地,乐天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想了想,还是得先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
幸好乐天在这个世界还有位平常交情算过得去的朋友徐涛,也是位大少爷。
乐天手机也不在身上,只好跑去楼下打电话。
电话旁倒是没人看着,乐天还真怕沈立行做的更绝一点,电话线都给他剪了。
电话打过去,徐涛很快就接了,“喂?”
乐天:“喂,徐涛,是我。”
电话那头徐涛的声音一下高了,“乐天!”
“嗯,你来我家一趟呗。”乐天道。
徐涛马上答道:“行,就来。”也不问原因。
乐天满意地挂了电话,“我人缘还是好啊。”
系统无情道:“那是因为你是沈家的少爷。”
换言之,乐天沈大少的马甲一掉,他在那些人眼中也就什么都不是了。
乐天无所谓道:“没事,能骗一个是一个。”
徐涛挂了电话没耽误多久,火急火燎地就来了,也就半个多小时就给沈乐天打电话了,“乐天,我在你们家大门那了,我***还是你出来?”
“你进来吧。”乐天道,沈家这么吊炸天的一个豪门,大门进来公园大那么个花园得让乐天跑断腿。
徐涛在电话里语气有点为难,“我跟安保说我找你,他们……不让进。”
沈立行!过分了啊!乐天感到了深深的愤怒,他还穿着睡衣和拖鞋,沈立行这什么意思,就算让他滚,也得保证他有滚的客观支持条件。
乐天低头看了一眼毛绒绒的拖鞋,对系统悲痛道:“像我这样的豌豆王子,长这么大都没徒步走过那么远的路,等会我粉雕玉琢的小脚丫一准会起泡。”
系统无情道:“你可以选择继续死皮赖脸地留在这儿,厚脸皮不是你的强项吗?”
乐天道:“谁说我要离开这儿了?”
系统:“?”
乐天:“出去吃点东西,买点衣服穿,想什么呢你,沈立行又没赶我走。”
系统:……
是它低估了乐天的无耻!
乐天苦哈哈地拖着两条孱弱的腿往遥远的大门口走。
“沈乐天也真是的,平常也不锻炼锻炼身体,走两步路就喘。”乐天走一段就得坐下来休息一会儿,顺便跟系统发牢***。
系统:“呵。”它都不想跟乐天说话了,这是什么24K纯废物,它就搞不明白这种废物是怎么干崩那么多世界的。
乐天:“你是不是又在想我怎么干崩那么多世界的?”
系统用沉默以掩饰被废物看穿的窘迫。
乐天:“你现在是用沉默来掩饰你被我看穿的窘迫吗?”
系统:“日你妈。”
乐天:“……”
系统:“你刚刚是不是产生了幻觉,似乎听到我在骂你?”
乐天:“是的,而且骂的内容很离谱。”
系统笑了笑,它用的是银铃般的笑声那个效果音,听得乐天浑身起鸡皮疙瘩,起身又开始“赶路”。
走了一会儿,乐天忽然幽幽道:“你知道我是基因谱合***吧?”
系统又产生了熟悉的不祥预感。
“其实严格来说,我没有妈妈,”乐天叹了口气,“非要说的话,我的母系基因来自一头大象。”
“日大象,牛批哦。”乐天竖起了大拇指。
系统生无可恋,它错了,它不该挑战这个人无耻的下限,因为他——根、本、没、有、下、限!
走了得有半个多小时,乐天总算走到了门口,他幽怨地望了门口的安保一眼,安保为难地笑了笑,目送乐天满脸沉痛、双肩耷拉着走出了大门。
门外,徐涛正靠在火红的跑车旁,他穿了件潮牌T恤搭休闲长裤,手脚修长,姿态很潇洒,见乐天出来,高兴地对他挥了挥手,阳光肆意,也是个漂亮的贵公子。
乐天感叹道:“可惜,还是没我帅。”也对徐涛挥了挥手。
徐涛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过去,上下打量了乐天两眼,“今天睡衣风?”
乐天:“……”哥们,你可真缺心眼。
坐上了徐涛的车,乐天直接让他开去市中心的商场。
“这车新买的?”乐天闻到了新车特有的皮革香味。
徐涛点点头,“是啊,新季度分了红就买一辆开着玩。”
乐天道:“你喜欢红色?”
“那当然,红色多拉风。”徐涛大大咧咧道。
乐天抱着双臂幽幽道:“我有一艘红色的游艇,九九成新,打折出,你要吗?”
徐涛:“……”
乐天转过头凝视着徐涛,大圆眼睛里全是期盼,“我们是朋友,我给你打个八五折吧。”
徐涛拒绝道:“我不会开游艇。”
乐天教诲道:“不会可以学嘛。”
徐涛沉默了半天,“……我想想。”
乐天满意地点点头,“那我先给你留着。”
徐涛:如果还有谁要就赶紧把它卖给别人吧!
进商场之后,乐天直奔主题,先去解决穿衣问题,直接去了成衣店,随便挑了套穿上,出来照了照镜子,微笑道:“不多说了,我又陷入爱情了。”
系统泼冷水道:“这是沈乐天的脸,与你何干?”
乐天道:“你错了,人最重要的不是脸,而是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气质,这种气质我称之为灵魂深处挥之不去的帅气。”
系统:“呵,大象的气质。”
乐天不理它,豪气地叫来靠在一旁的徐涛,颐指气使道:“买单。”
徐涛满脸迷惑,指了指自己,“我买?”
“我没带钱。”乐天理直气壮道。
徐涛笑了,调侃道:“少见啊。”说着就把卡给了销售拿去刷。
沈乐天是他们圈子里最阔气的少爷,他们这群纨绔子弟一起出来玩时,沈乐天经常一买就是全场的单,用沈乐天的话说,有他沈乐天的局,别人要是敢抢单就是瞧不起他沈乐天。
乐天也有沈乐天当初对这些狐朋狗友***撒钱的记忆,所以现在让徐涛买单他也毫无心理压力。
销售拿着单子来让徐涛签名的时候,乐天在一旁幽幽提醒道:“慢慢你就会习惯的。”
徐涛没听明白,“习惯什么?”
“没什么。”乐天笑了笑。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徐涛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打劫。
乐天一身花钱的本事没丢,买起东西来眼睛都不眨一下,都是挑的最贵的,西装衬衫手表皮鞋,贵公子该有的行头一件不落买了足足有七八个袋子,徐涛跟在***后边拎包带刷卡,恍惚间觉得自己似乎成了个凯子,正被人猛削。
“哎,逛累了,找个地方歇歇吧。”乐天回头对神情呆滞的徐涛道。
老地方,本市最顶级的私人餐厅,乐天被沈立行拆穿身世的地方。
乐天: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
今天乐天不是自己买单,没那么豪气地包下整间餐厅,也就要了个包厢,还是看徐涛的面子。
餐厅经理一开始不太愿意给包厢,态度很犹豫,显然是收到沈立行那边的招呼了。
乐天在本市所有的特权已经烟消云散。
徐涛与乐天在包厢内坐下,疑惑道:“我怎么觉得有点怪怪的。”
缺心眼如徐涛都有点反应过来了,沈家安保奇怪的态度,乐天一反常态的作风和餐厅经理尴尬的脸色……徐涛补充道:“你是不是又跟你小伯父闹翻了?”
“怎么可能,我跟我小伯父的感情,那就是这个。”乐天比了个大拇指。
系统忽然想到乐天对它说它是系统届的“这个”的时候,乐天也比了个大拇指。
系统:“这个是什么意思?”
乐天惊讶道:“这个不就是大拇指吗?你不认识大拇指?”
系统:……它好想打人。
徐涛点点头,“沈伯父可疼你了,你别跟他犟。”
乐天赞同道:“确实,跟他犟没好下场。”
另一头,正在公司变更股权,马上要写下最后一个签名的沈立行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先生,不好啦,少爷***啦!”
佣人拿着从沈乐天裤子里掏出来的“遗书”,带着哭腔对着电话喊道。

荣获男主全文阅读

三年前,沈立行曾短暂地失去过沈乐天,那时沈乐天闹独立,跑出去单住,大学也不肯上,跟沈家几乎断了联络。
沈立行懒得管他,沈家的资产足够他养着一个他不喜欢的侄子,随他去吧,沈立行想,自私、愚昧、任性的孩子不值得他用心。
然后,某一个雨夜,一直在外住着的沈乐天回来了,他没有撑伞,瘦削的身影淋得浑身湿透,双手拦在沈立行的车前。
猛烈的车灯打在沈乐天苍白的脸上,他像暴雨中迷路的一只小羊羔,小羊羔脆弱又可怜地叫了一声,“小伯父。”
从此以后,沈乐天就像变了一个人,无论言语动作甚至一些细微的神情都让沈立行觉得愉悦喜欢,沈立行从那时才察觉到他这个侄子有多可爱。
这个唯一与他血脉相连的孩子是这个世界留存给他的一点光亮。
那头佣人电话里刚说完,沈立行就风一样地跑了出去,后面秘书踩着高跟鞋追都追不上,满屋子的律师人都傻了。
按电梯下去的时候沈立行的手抖得厉害,他满脑子都是沈乐天那天浑身湿透拦他车的模样,***的恐慌感瞬间淹没了他。
“快,再快点。”沈立行哑着嗓子道。
漆黑的幻影如同都市中奔跑的猎豹,一路上还闯了几个红灯,饶是这样,沈立行也花了半个小时才赶回沈家。
一进屋门,佣人就把遗书给了沈立行。
沈立行匆匆扫了一眼,只觉眼前发黑,站都站不住了,身边的佣人忙扶住他。
沈立行勉强冷静道:“少爷人呢?”
佣人道:“少爷早上出去了。”
安保也早就过来了,调了监控给沈立行看,监控里乐天披着单薄的睡衣,穿着毛绒绒的拖鞋,走路的样子很疲惫,纤细的小腿慢慢拖着,伶仃得近乎落魄。
“去查那辆车,”沈立行嗓子发抖,“快!”
餐厅里,乐天又点了一支罗曼尼康帝,那天他被沈立行逮住,点的酒都没怎么细品。
鲜红的酒液流入杯中,乐天举起酒杯和徐涛遥遥碰了个杯,以感谢今天徐涛的饭票行为。
“饭票”微笑道:“听说你快订婚了,先恭喜啊,订婚典礼记得一定请我。”
乐天就不爱听这个,他还在烦恼如果沈少的马甲掉了,他该怎么维持跟余渺的“金钱关系”。
安静了很久的系统道:“你不是还有钱吗?”
乐天叹了口气,“那不一样。”
之前他是沈少的时候,要多少钱有多少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现在他的钱可已经是不可再生资源了,花完就没了。
系统:“***嘿。”
乐天:“你是故意的。”
系统:“没有啊。”
乐天:“说谎没屁丶眼。”
系统:“……”这个时候它真不知道该说自己有还是没有。
徐涛对沈乐天其实是个西贝货的真相一无所知,跟沈乐天推杯换盏喝了好几杯,乐天也出于“这酒好贵别浪费”的原因一杯接一杯酒地下肚,不知不觉大半瓶酒都被两人喝得快没了。
徐涛的酒量很一般,喝的有点上头,大着舌头道:“叫、叫你老、老婆、出、出来……一起喝!”
乐天喝的满脸通红,但头脑还是很清醒,他这个身体有点千杯不醉的意思,见徐涛喝得醉醺醺的样子,忙制止他再倒酒的动作,“别喝了,你醉了。”
“没、没事!”徐涛***推开乐天的手,摇摇晃晃地拿起红酒给自己倒酒,一大半都洒在了外面,脚步一歪直接倒在了包厢柔软的地毯上。
乐天满面愁容道:“我有点担心他。”
系统惊讶于乐天身上难得的人性闪光,安慰道:“没事,醉酒而已。”
乐天:“他等会还记得银行卡密码吗?”
系统:“……”
乐天:“算了,不行就挂账***嘿。”虽然他的脸不好使了,徐涛的脸还是能用的。
乐天起身伸了个懒腰,酒喝的多了,他得去卫生间释放一下。
刚到洗手间准备拉开裤子拉链,系统忽然道:“沈立行来了。”
乐天吓得一哆嗦,差点拉链夹蛋,他埋怨道:“不是吧,我凭自己本事出来喝酒又没花他的钱,这也要来抓我?”
系统:“他以为你跑出来***。”
乐天震惊脸。
系统把佣人发现遗书打电话给沈立行的事告诉了乐天。
乐天人傻了,“啊?遗书?”他已经完全把这事给忘了。
现在情况有变,他已经放弃诈死的计划,但是如果沈立行出现在这里,他又没死的话,说不定沈立行会让他当场去世。
乐天着急道:“我游艇都预订卖给徐涛了。”
这种情况下还惦记着卖游艇,系统无情道:“呵,死吧,沈立行还有三分钟即将到达战场。”
乐天原地转了几下,直接拧开了洗手台的水龙头放水。
系统问他干什么呢。
乐天:“我放点水假装要淹死自己。”
系统:“……你当沈立行是傻子?”
沈立行当然不是傻子。
乐天不理系统,摘下眼镜,将脸浸透到洗水盆,抬头仰起,水流从他柔顺的短发滴滴答答地落下,乐天快速地捧起水往自己身上泼,在系统倒计时十秒的时候,折断了眼镜,将薄薄的镜片对准了手腕。
五、四、三、二、一!
乐天闭上眼,***按了下去。
沈立行推门的那一瞬间心脏真的仿佛停顿了一秒,“乐天!”他的动作比他的思绪更快,电光火石之间,他的手已经抓住了乐天的手。
乐天面色酡红地被他禁锢在怀里,呼吸沉重,沾满水的睫毛费力地扇动,雪白的手腕被镜片割出一道刺目的红痕,眼神涣散毫无焦距,他虚弱道:“小伯父……”
沈立行仿佛回到了三年前的雨夜,他双手发抖,连带发出的声音也颤哑,“你疯了!”
乐天满脸的水,带着哭腔道:“你不要我。”
那一声控诉瓦解了沈立行所愤怒的一切,他颤抖着抬起手抹去乐天脸上的水与泪,冰冰凉凉的触感一直沁透到了他的心里,他不敢设想如果他晚来一会儿会是怎么样的结局。
外面经理司机保镖站了一圈人,看着沈立行把昏迷的沈乐天抱了出来,饭店经理瑟瑟发抖:说好的以后不用管沈公子了呢?
装晕的乐天:“哦豁,他还是舍不得我。”
沈立行不是傻子,但他是人,是人就有感情,更何况乐天是他曾经唯一的钟爱。
系统点评道:“养条狗二十多年也该有感情了。”它倒是没想到沈立行对乐天还真挺喜欢,这种小场面都能慌成那样,讲道理血都没流一滴,创口贴都用不上。
乐天忽然对系统大叫了一声:“啊!”
系统:“?”
乐天:“徐涛!”
忘了这个人了,系统:“没事,饭店人会处理的。”
乐天继续道:“他给我买了好多新衣服,我还没拿上呢呜呜呜。”
系统:……这到底是什么品种的大象啊能生出这种人?它怎么会误以为乐天在关心人?
乐天被沈立行极其温柔地抱上车以后,又开心了起来,“没关系,我现在又可以当沈大少了,沈立行一定会给我买很多新衣服。”
系统对这个人的无耻已经有点麻木了。
沈立行冷静下来之后,觉得有点不对劲,但乐天满脸湿透地靠在他肩上,呼吸沉重神情萎靡,沈立行还是放不出什么狠话。
养了三年的孩子,那么喜欢那么疼爱,他可以惩罚他,但还不能接受失去他,至少暂时还不能。
沈立行吩咐司机:“去医院。”
乐天一听去医院不就穿帮了,马上拉住沈立行的衣袖,哼哼唧唧道:“我不去医院,我想回家。”
沈立行耐着性子道:“先去医院。”
乐天坚持道:“我不要,我只想回家。”他的手紧抓着沈立行的衣袖,沈立行感受到他拼命的力量,心想他大约是真的很怕自己不要他了。
沈立行叹了口气,妥协道:“好吧,先回家。”
乐天:yeah!就知道沈立行嘴硬心软,舍不得他这么可爱的甜心小侄子。
系统:早上还骂人家是狗渣男,嘴脸变得可真快。
被乐天这***一闹,沈立行公司也没心思去了。
乐天又“醉”得不省人事,沈立行放心不下,怕他醒了见不到人又要想不开,只能守在乐天床头。
乐天闭着眼睛叫苦,沈立行你能不能给我换件衣服吹个头发?
湿漉漉的太难受了。
沈立行正处于乐天“***”的阴影中,坐着都能感到背脊微微颤抖,他凝望着乐天绯红的醉脸,眼神专注而坚决。
乐天头湿得难受,忍不住从喉咙里“嗯”了一声。
沈立行:“你哪里不***?”
乐天:“……”你是不是瞎啊大哥。
乐天“费力”地睁开双眼,缓缓抬起左手摸上额头,虚弱道:“小伯父,我的头好疼。”
“不会喝酒为什么要喝那么多?活该。”沈立行严酷道。
乐天气结:弟弟,你说谁不会喝酒?
沈立行嘴上说的狠,却也仍然起了身去浴室拿了条大毛巾裹在乐天身上,替他擦头发。
卧室内的内线电话响了,沈立行放开乐天去接,“什么事。”
电话里不知说了什么,沈立行的脸色肉眼可见地沉了下来。
乐天:“说什么,他脸色突然那么难看,咱家股价暴跌?”
系统:“不是,徐涛酒醒了,来给你送新衣服了。”
乐天:“……”
沈立行对电话里的佣人一字一顿沉声道:“让他滚。”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荣获男主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小说资源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点击免费阅读荣获男主全部章节!

乐天小说仅代表荣获男主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