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全集阅读txt全文 商濛濛燕淮小说阅读

威影文学 穿越职场 2020-06-02 09:05:33
  • 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合集版免费阅读-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商濛濛燕淮)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在线阅读

    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商濛濛燕淮的小说内容大结局资源txt

    点击在线阅读>>

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是威影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整篇商濛濛燕淮小说构思另辟蹊径,情节耐人寻味,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商濛濛燕淮的精彩故事:四年前,对燕淮一见钟倩的时候,商濛濛想只要他同意做自己男朋友,自己必定会对他死心塌地,一辈子不撒手。那时,真是想得太简单了。...

商濛濛燕淮小说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全文免费阅读:

商濛濛是被痒醒的,她眯着眼睛摸到后腰一枚新鲜的牙印处,挠了挠。
痒意褪去,眼睛半开半阖几次,视线才变得清晰。脑袋空白几秒,她将手从乱成一团的绒绒的浴巾中挣扎出来,朝身边的位置摸去,果然冰凉一片,燕淮已经走了多时了。
她睡得太晚太沉,他什么时候走的一点也不知道。
商濛濛拿起手机,发现早上五点半,燕淮给她发了条信息:【昨天没来得及和你说,今天要出差,大概十天。你好好休息。】
最后一句是难得的温柔。
本来她是想今晚和他谈分手的,看来只能等十天以后了。
四年前,对燕淮一见钟倩的时候,商濛濛想只要他同意做自己男朋友,自己必定会对他死心塌地,一辈子不撒手。
那时,真是想得太简单了。
现在看来,这场恋情从头至尾都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执迷不悟。
他总是那么忙,忙得没有时间好好看看她,听她说会儿话,陪她做想做的事。
在忙碌的侵蚀中,她自以为坚固而永恒的感情正在一点点褪色、变淡。
他并不是忙得一点时间都挤不出来,而是他总是心安理得理所应当地认为她会傻傻等在原地。
她累了,不想等了。
*
第二天一大早,商濛濛去了公司,和乐奕凡暂时派给她的助理赵昕、司机房磊汇合。
赵昕比商濛濛大,入行已经三年了,长了张娃娃脸,笑起来嘴角还有两个小梨涡。一上车,她就给商濛濛递过来一杯鲜榨果汁和一张补水面膜,然后抱着平板介绍起今天的广告流程。
永芳公司原先更注重海外市场,近几年随着国人对国产护肤品牌的认可度大幅提高,永芳趁势回归。
商濛濛正式出道以来,作品不多,但一步一个脚印走得很稳,再简单的角色经过她的演绎都变得有了灵魂。而且她去年参演了首影导演系学姐孙绵绵执导的民国为背景的长篇连续剧《大栅栏》。
孙绵绵是已故著名导演孙希年的独生女,从小就和不少当红明星、老戏骨搭戏活跃在荧屏,是千万少年心中的国民初恋女神。十九岁获得金翎奖最佳女配角奖,一年后又乘胜追击获得最佳女主人翁奖。大学毕业后接连执导了两部都市青春剧,口碑和收视率都有。
《大栅栏》今年春在四大卫视、三大视频平台一齐播出,收视率达到1.32,网播量14亿,主话题阅读量为26亿。
《大栅栏》播出后,商濛濛作为女二,观众缘和国民度都上了一个台阶。
这也是永芳选定她的原因——年轻,外形没得说,形象正面没黑料,事业上升期,代言品牌不多人气却越来越高。
作为被奶奶外婆这个年纪更熟悉的老牌国货,永芳需要一个年轻的明星做代言来推动年轻化战略。商濛濛则需要通过有一定影响力和美誉度的品牌代言来提升关注度。
双方充分满足彼此的诉求。
不得不说,乐奕凡在这方面很有眼光。
提前十分钟到了拍摄地点,永芳这次请了国内最有名的广告导演宋宪。
宋导对工作认真负责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一个镜头会反反复复地磨上七八遍。不过商濛濛镜头感极好,又耐心配合,一天的时间就顺利把海报和广告片全部拍完。
结束拍摄后,宋宪看着拍完的画面,特意过来和商濛濛说:“完全符合我的预期,和你合作非常开心。”
商濛濛笑着回答:“谢谢您,很高兴和您合作。”
上了***车,商濛濛和房磊说了个4S店地址。她的车上个礼拜送去保养,刚才客服通知她可以取车了。
路上,赵昕和她约好了去录音棚录制广告词的时间。
商濛濛开着辆辣椒红色宝马mini从4S店出来。小家伙颜值很高,小巧轻便,方便停车,价格也不贵,是她去年刚入手的。
说起来,她和燕淮在一起三年,除开他主动送的礼物,商濛濛没有和他要过任何东西。燕淮给她的一张黑卡,一直放在梳妆台的抽屉里,从始至终没有用过。
商濛濛是个骄傲的女孩子,两人出身家世的***差异明晃晃摆在那里。记得和燕淮第一次参加朋友聚会时,被人问起:“淮哥,这位***是?”
“我女朋友。”
“哦哦哦,女朋友啊,在哪里上学?”
“首影。”
那人客气点头没再多问,只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来。
商濛濛至今都记得那个了然中带着轻佻,轻佻中透着不屑的笑容,犹如扎在心头的一根刺。
对于燕淮这样的身份,女朋友、女伴这样的身份几乎和贪慕虚荣不劳而获的“那些女人”并无二致。
没人相信她爱的是燕淮这个人,而不是他的家世地位金钱。
即使如此,她还是如飞蛾扑火一头扎了***。
燕淮不喜欢她长时间离家去拍戏,所以,她尽可能地在工作和爱情之间寻求平衡。气得乐奕凡说她主业是谈恋爱,兼.职才是拍戏。
倒也真没说错,要不然和她差不多时间一同进公司的向澜和王珈宁,一个成了情歌量产机,一个已然是顶流爱豆,就她自己是个还在三线演员边缘扑腾的渣渣。
晚高峰时期,路上的车像是汤锅里煮熟的饺子,密密麻麻挤做一堆。
商濛濛佛系地随着车流一点点往前蹭。
结果,她动作稍慢,旁边道上一辆敞篷轿跑转向灯都不打,一把方向就挤道加塞到了前面。
商濛濛反应快,将将来得及一脚刹车站住。但是惯性作用下,人还是向前使劲一冲。
她将太阳镜勾下一点,看着前面那一男一女的后脑勺默默骂了句:“傻X。”
结果,就像是为了印证她的话似的,敞篷车上的女人突然推开车门下了车,泄愤似的使劲甩上车门,力气大地整个车都颤了颤。
随后,男人也下了车,绕过车头二话不说将女人拦腰抱起来,扛麻袋似的扔进副驾驶。
那女人也不是真想下车,扭头和男人当街吵了起来。
周围的司机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降下车窗观摩这场情侣吵架,可惜男人将敞篷车顶升了上来。
商濛濛对这事不感兴趣,打开车载广播调到音乐台。
又堵了十分钟,车流又开始动了,可前面的敞篷轿跑却纹丝未动。
后边的车喇叭早就按得此起彼伏,被挡道的司机向车窗外伸出中指,爆出一阵阵国骂。
什么情况啊,车坏了?
又等了一会儿,那车还是没动,也没打双闪。
商濛濛干脆下车,几步走到敞篷车旁,从前挡风玻璃朝里看。
刚才还吵得不可开交的男女正抱在一起互啃。
“……”
尼玛,这是大马路上啊喂,能不能有点公德心回家亲热去?
这时,又有两三个司机也下车走了过来,看到车里的情况直接飚了三字经,“***,这都什么人?!”
“现在的人素质也太低了。”
商濛濛敲了敲驾驶位的玻璃。
敲了足有半分钟,深色玻璃才缓缓降下,露出两张不耐烦的脸。被打断了兴致的男人张口就骂:“你丫敲什么敲?”
商濛濛看着他脸上的口红印子,呵了一声,“先生,你挡道了!麻烦你快点开车,不要影响别人。”
谁知男人一点抱歉的神色都没有,还自带一种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迷之优越感,“我他妈就堵了,这么宽敞的路你旁边绕一下不就得了。”
旁边的中年大叔看不下去了,“年轻人,看着你也长得精神体面,怎么说话这么不讲理呢?你占用公共资源,影响道路交通安全还有脸了?”
“你们是他妈从哪个地缝里冒出来的东西,还教训老子,知道我爸是谁吗?”
商濛濛个子不矮,又踩了双小高跟,垂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男人,唇边勾着一点弧度,“你爸是谁,那是你妈永远的秘密!”
众人:“……”
敞篷男:“……”
他气急败坏地用手指着商濛濛,“你他妈……”
话没说完,就被商濛濛懒洋洋的声音打断,“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敢把车停在马路当间了,昨天的月全食就是你的脸遮住了太阳呗。”
敞篷男:“???”
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商濛濛:“就算你洗脸用太平洋,就算你爸是托塔李天王,你也不能把大马路当成自家停车位,小学生都知道的道理你不懂?”
实践是最好的老师,吵架也是如此。
商濛濛十六岁的时候,父母就因为意外去世了,弟弟又比她小五岁,生活之难可想而知。
刚开始有学生欺负他们姐弟的时候,她还不会和人对骂还嘴,经常回家以后躺在床上思路才会清晰起来,才会捶着床板后悔自己当时怎么不这样那样地骂回去呢?
后来,吵架的次数多了,她也能不带脏字儿的花样百出地怼人了。
路上被傻X耽搁了时间,回到枫月湾公馆,陈大姐已经离开了。
能容纳十几人的餐桌上为她准备了分量不大的四菜一汤,有荤有素。中午简单吃了点外卖的商濛濛一下就被勾起了食欲,她晚上不吃主食,拿了只空碗坐在桌边就吃起来。
吃完晚饭将用过的碗碟收进洗碗机,商濛濛抱着水杯看着空荡荡的房子,轻轻叹了口气。曾经,她觉得最大的幸福就是嫁给燕淮,做他的妻子,养一只小狗或者小猫,再生两个孩子。
仅仅三年,少女的绮思就变成了可笑的奢望。
燕淮已经出差两天,除了那条告知她出差的短信,一点消息也无。果然,她不联系他https://www.irodin.cn/,他也压根想不起她。
她麻木地想着。
不知过了多久,放在客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在安静的房间内显得格外突兀。
商濛濛心口一跳,自己都没意识到,两条腿自有主张地小跑着去接电话。
待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人名时,说不清的失望涌了上来。
“喂,乐哥。”
乐奕凡没有听出她情绪不对,大着嗓门兴奋地道:“濛濛,你被新华网、共青团、紫光阁三巨头集体点赞了!”
商濛濛:“……”
震惊!
好半天,她才弱弱地出声,“乐哥,你说的是卖书的小书店,卖青团的小作坊和用地沟油炒菜的百年老店吗?”

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全文阅读

华灯初上,坐落在长安街上的名爵私人会所亮如白昼,迎来了今晚穿红着绿的贵客们。
随着一辆蓝黑色帕加尼缓缓停在门廊前,穿着制服戴着白手套的泊车侍应生立刻迎了过去,恭敬地躬身等在门边,“晚上好,燕总。”
他能准确地认出来人,一是因为燕淮是他们老板陈贺的好友,二是因为这台全球仅有二十台的定制版帕加尼。
燕淮抬脚下车,修长的手指扣住西装门襟上的那枚纽扣,目不斜视往里走。
所经之处,回头率百分之二百。
这位,就是刚刚扳倒自己堂叔上位的俊臣集团的新当家人。
手腕、心计、城府样样不缺,还这么年轻。再加上一张掩不住外放锋芒的好皮囊,一路走来收获了无数目光。
从小被人看大的燕淮丝毫不将这些目光放下心上,熟门熟路上楼找到陈贺的专用包房。
推开门,隔间里陈贺、蒋司南、汪清海正在斗地主,还有两个妹子陪着。
燕淮一来,连输两把的陈贺把牌一撂,把妹子们都打发了,“你可算来了,咦,小***呢?”
燕淮入座,抽了支烟咬在嘴里,“司机去接了。”
陈贺给他打了火,“小燕总,您的‘丰功伟绩’这些天可是在圈子里传遍了——为了争夺家业联手外人、不敬长辈、目无尊长、心狠手辣。”
燕淮懒洋洋地笑了一下,丝毫不放在心上,“我敢做就不怕人说。要是不让我那好堂叔嚼些舌根,那他很可能气出个好歹来,显得我这个小辈过于欺人太甚。”
汪清海啧了一声,“合着你把自个堂叔气得住院,就不欺人太甚了?”
燕淮掸了掸烟灰,“当然不,我只是正大光明拿回自己家的东西顺便夺了个权。”
蒋司南抚掌赞叹,“吊还是淮哥吊。难怪我家老头子天天耳提面命让我跟你多学着点。”
接商濛濛的司机姓曹,在燕家工作了快三十年,人老实嘴巴严。商濛濛坐在后座,一路无话。
曹伯将车开到地下停车场,商濛濛不是第一次来,下车后凭着记忆乘坐VIP电梯,直接到了四楼。
装修奢靡而浮夸的走廊水晶灯璀璨,她沿着长长的吸音地毯走到尽头的一个房间。推开沉重的包厢门,入目的是宽敞的会客厅。
典型的中式风格,一桌一椅,一花一架,都费尽心思,极致完美。
红木多宝格上摆着各种古玩玉器,或放着羊脂玉大肚弥勒佛,或摆着掐丝珐琅嵌青玉的花篮。墙根下的玻璃鱼缸里,几尾色彩艳丽,斑纹灿烂的大锦鲤,从容自若地摆动着尾巴游来游去。
隔着一道十二扇彩色琉璃隔扇,影影绰绰看到几个人影。
商濛濛走了过去。
除了燕淮,其他三人她都是认识的——名爵的老板陈贺,家里开着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蒋司南,家里是做环保高科的,去年在创业板正式上市;汪清海,也是她的老板,星辰影业和星辰传媒就是他家的。
他们都是星城人,初中的时候被家人送到帝都来念书,这一呆就是十来年。
她一走近,四人就停了话题,慵懒松散地靠着椅背的燕淮朝她招招手,“过来。”
随手将手里的烟掐灭。
其他三人纷纷叫了一声“小***”。
每次听到这个称呼,商濛濛就觉得槽多无口。
***就***,小***算怎么回事?合着还有个大***呗?
商濛濛走过去,坐到燕淮身边,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带着脂粉气的香水味。
显然这屋子里刚才是有女人的。
燕淮的手搭自然地搭在她的薄肩上,“想吃什么?”
商濛濛想起了她下午费劲巴拉做的那条鱼,摇头,“随便。”
说着,身子朝外侧挪了挪。
极其微小的动作,却被燕淮敏锐地捕捉到了。扣着她肩膀的手紧了紧,“做什么?”
商濛濛感觉胸口被一块湿棉絮堵着,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她推开燕淮的手,站起来,“我去洗手间。”
因为化了妆,商濛濛没用冷水敷脸,只在面盆里洗了洗手。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无力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尽管陈贺他们给面子地叫她一句小***,但那是给燕淮面子,也许心里压根没把她当回事儿。
对于这些出生既在终点的人,只要不上升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女人无非是锦上添花的物件,今天可以是小红明天可以是小丽,都是他们炫耀男人雄性魅力的陪衬。
三年了,她没见过燕淮的家人,他的父母应该压根也不知道她这个人。
她一直以燕淮的女朋友自居,可是现在想来实在自作多情。
他们和***床伴没有区别。
燕淮从未打开心墙和她倾诉什么,也从未提及过他们的将来。
即使是在最亲密无间的时候,他也从未向她表达爱意。
她克制住想要离开的冲动,机械般地走出来。
两个服务员正端着一道道美味佳肴,摆在古风十足的红木嵌大理石圆桌上。
商濛濛坐下,燕淮将一只已经剥开了的蟹黄金亮的大闸蟹放进她的碟子里。
“谢谢。”商濛濛吃了两口蟹黄,就没再动了。
男人们在一起聊的话题就那么多,因为商濛濛在,有些话题就不适合,于是聊些她插不上嘴的价值投资战略计划、足球篮球什么的。
燕淮话不多,虽然面部表情没什么变化,但他说话的语气和神态都很放松。甚至当着大家的面,亲昵暧.昧地握住商濛濛的手□□把玩。
男人阳气重,手掌干燥温暖。平时没什么,但是今天他的手指剐蹭到她手腕内侧的烫伤时,痛感加剧。
商濛濛挣了一下,没有挣脱。
燕淮以为她害羞,反而拽得更紧了。
商濛濛木木然地不再动作。
饭吃到一半,蒋司南的手机响了,成熟低沉的男音甜腻腻地喊了声,“喂,宝贝儿,你起床了……怎么样和朋友玩得开不开心……嗐,我这段时间实在走不开,下个月,下个月我一定陪你去日本泡温泉……买,喜欢什么随便买……”
汪清海一手卡在自己喉结的位置,仰着头,突然憋着嗓子用又尖又细的声音,嗲嗲地道:“司南,你洗不洗澡澡啊?”
乍一听,还真有点声音柔细的女孩子的感觉。
“蒋司南!”
蒋司南手机里传来能掀了房顶的怒吼。
“宝贝儿,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背着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喂?喂?!宝贝儿……卧槽!”
蒋司南一边继续回拨电话,一边朝着作怪陷他于不义的汪清海踹了过去。
“宝贝儿,宝贝儿,你听我说,我怎么可能背着你偷吃呢?刚才那是汪清海那个***。”
看着蒋司南带着手机往外走,陈贺、汪清海对视一眼,笑得贱兮兮。
陈贺:“不知道这回司南要哄多久?”
汪清海:“哈哈哈,我赌半个小时。我和你说,他这回是栽了,恨不得挖心挖肺地宠。”
随着金属打火机“叮”的一声响,燕淮点了一支烟,不怎么赞成地道:“找个脾气比排面还大的女朋友,怪谁?他一不缺钱二不缺势,蒋家伯父也算开明,没逼着他找个门当户对的联姻对象。他自己不找个让自己舒心的女人,反而找了个祖宗,还巴巴地上赶着供起来,那就只能屁颠屁颠地自己去哄了。”
商濛濛偏头,隔着淡淡的烟幕看向身旁的男人,眼神闪烁。
*
回到枫月湾公馆,客厅门一落锁,商濛濛就被抵在墙上。黑暗里,清清浅浅的月色透过薄薄的纱帘泄入房间。
感觉到脖颈处的刺痛,她推着男人,断断续续道:“我……后天要……拍广告,不要留下印子。”
商濛濛有一把柔婉软腻中带着些微沙哑的好嗓子,此时每一个音符都像是在蜂蜜里滚了一圈,又甜又软。
燕淮有点上头。
热汗滚滚间,商濛濛叫了他的名字,“燕淮。”
没有听到回应,她扯了扯他的头发,再次唤他,“燕淮。”
男人吃痛。
倒也并未不悦。这种来自她的无伤大雅的小动作,在燕淮看来犹如床笫之间的小乐趣。
男人从她身前抬起头,眸色沉沉极力忍耐地看着她。
商濛濛双手捧着他的脸,目光仔细描摹,长发凌乱如水草似的缠在他的臂膀上。
“你喜欢过我吗?”她问。
燕淮蹙眉,不耐地道:“问的什么傻话?”
不喜欢她,他会让她住在这里吗?她把他当成什么人,又把自己当成什么人?
不再理会这种白痴问题,燕淮随着性子恣意摆弄兴风作浪起来。
商濛濛羽睫轻颤,眼底期望碎裂。
明明她能听见他胸腔里跳得犹如擂鼓的心跳之声,那样鲜活真实,可她却觉得一股凉意从脚下往上迅速蔓延,冷得她牙齿打颤。
一颗心仿佛浸在了蚀骨的冰冷中。
而他,就如镜中花水中月,虚幻缥缈。
两条细白如藕的小胳膊突然紧紧攀上燕淮的肩颈,商濛濛闭着眼睛胡乱地吻他,“燕淮,我喜欢你,好喜欢你!”
燕淮只觉有什么顺着他的耳一寸寸钻入他的心底,让他无法自控。
小女人在他耳畔曲曲折折地叫他的名字,“燕淮……燕淮……”
无比地流连,怎么也叫不够似的,充满了柔软充沛的感情。
燕淮回味般地闭了闭眼,比往日更加骇人持久。他们极尽所能地互相取悦,最后当这场甜蜜的折磨结束时,商濛濛像个失去生命力的娇娃娃般昏睡过去。
主卧的浴室里有个很大的圆形浴缸,燕淮抱着她一同跨入。好容易两人洗完,商濛濛被包成一颗粽子塞进干干净净的被窝时,窗外天空已经泛起鱼肚白。
燕淮向来精力过人,一夜未眠,脸上却看不出一丝疲惫,反而因为心情愉悦而显得神采飞扬。
他坐在床头,指尖穿过她绸缎似的长发,带起淡淡的野玫瑰香。似乎是觉得手感不错,他又揉了几下,像是主人安抚膝上的猫咪。
半个小时后,燕淮穿戴整齐离开公馆。

本站点评

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 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小说资源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点击免费阅读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全部章节!

商濛濛燕淮小说仅代表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