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封少的枕上甜妻全章节全文完整版全集 陆蔓封琛小说阅读

威影文学 穿越职场 2020-06-20 11:49:18
  • 封少的枕上甜妻合集版免费阅读-封少的枕上甜妻(陆蔓封琛)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封少的枕上甜妻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陆蔓封琛的小说内容分享免费阅读

    点击在线阅读>>

封少的枕上甜妻是威影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整篇陆蔓封琛小说构思另辟蹊径,情节耐人寻味,封少的枕上甜妻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陆蔓封琛的精彩故事:三年前,陆蔓被渣爹和后母逼迫着嫁到了封家,成为了传闻中封家长子封琛的妻子,而婚后的她却独守空房整整三年,从未见过自己的神秘丈夫,一朝诞下试管婴儿,却受尽封家的嫌...

陆蔓封琛小说封少的枕上甜妻全文免费阅读:

深夜。
封家大宅门前的沥青路上,正倒着一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的女人。
女人长发凌乱,衣衫褴褛,精致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像是在抵抗着非人的折磨。
好疼。
无边无际的黑暗中,陆蔓只觉得脑子里如被人拿针扎似的刺痛。
有些本该属于她的,偏又格外陌生的记忆散乱在脑中,杂乱无序、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
这时一双软软的手拂过陆蔓肿胀而火辣的面颊,她勉强撑开似有千斤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奶团子,这是她两岁大的儿子安安。
三年前,封家长子封琛发生车祸,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幸好封琛在X子库储存有X子,其父为了让他走得安详,放出消息要找人***为长子留下香火。
陆家为巴上封家,把大女儿陆蔓送过去,甚至主动提出来要结阴亲,以便牢牢攀附上封家这棵大树。
而陆蔓嫁进封家后便没有过上一天安生日子。
生下孩子后,连带着孩子也跟着遭罪。
陆蔓不明白,既然封家如此不待见这个孩子,当初又为何要找人给封琛***?
前段时间,她联系上了以前的经纪人,想赚点奶粉钱。
便瞒着封家人接拍了一个小广告,谁知道被五小姐封瑶发现了,后者便把这事儿闹了出来。
封家人向来看不起明星之流,认为是卖笑的戏子,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
陆蔓重进娱乐圈的事惹怒了封家人,说她丢了封家的脸面。陆蔓不过辩解几句就被保镖压着跪在地上,被封瑶打了十几个耳光。
婆婆柳芸还上家法,几十鞭子下去把她抽得皮开肉绽,她哭着求饶,最后还是被打晕了过去,丢在了大门外。
……
陆蔓头痛欲裂,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奶团子在一旁吓白了一张脸:“妈妈疼,安安给你呼呼……”
安安看着陆蔓满身的伤,心疼的哭出声来:“安安呼呼,妈妈就不痛了,他们都是坏人,都欺负妈妈,呜呜……”
陆蔓这才回过神来,将吓惨了的孩子抱在怀中:“安安别怕,妈妈没事了。”
她强忍着痛将孩子抱回卧室,拿出伤药来涂抹。
自从进了封家的门,受伤如家常便饭。
奶团子乖乖地坐在床边看着她,小肚子时不时发出咕咕的叫声。
陆蔓回过头来:“安安肚子饿了?妈妈起来给你去找吃的好不好?”
闻言,安安惊恐的抓住她的衣角:“妈妈别走,外面有坏人。”
看着满脸泪痕还没来得及擦净的安安,陆蔓的心头没由来涌上一股悲愤的恨意。
那份从不属于自己的情绪,让陆蔓一惊,随即才回过神来安抚哭闹的儿子:“安安乖乖坐在这里,妈妈很快回来,妈妈去给你做香香甜甜的牛奶鸡蛋羹好不好?”
小奶团子固执的伸出手:“陪妈妈。”
陆蔓拗不过他,只能抱着他一起下了楼。
她轻手轻脚的打开冰箱,拿了一瓶牛奶,一个鸡蛋,打散后加了些盐,放入炖盅。
纵使如此,还是引来女佣的围观。
“都围在厨房干什么?不做事等着封家白养你们吗?”封瑶还没下楼就见到这一幕,秀气的眉头马上高高蹙起。
众人一看到她,立马做鸟兽状散了,生怕触了这位娇小姐的霉头。
偏新来的女佣想在她面前讨个好,不怕死的凑上前去:“五小姐,大夫人在厨房里偷拿花卷的牛奶给小少爷喝。”
花卷是封瑶养的一只宠物猫,浑身雪白,特讨人喜欢,因此被宝贝的不得了。
封瑶本就不悦,一听女佣的话顿时更加生气:“什么大夫人?一个贱女人也配称大夫人?”
女佣自知讨了没趣,灰溜溜的退到一旁,留下封瑶对着厨房里的母子二人大发雷霆:“陆蔓,你太不要脸了,偷东西都偷到我头上来了!”
封家兄弟姐妹五人,老大封琛是由封皓的原配秦清所生,而老二封泽、老三封洺,小女儿封瑶是由柳芸所生,老四封雪是封家收养的孤女。
封琛在世时,从没给过他们母女什么好脸色,好不容易老天爷开了眼,让封琛出了车祸,却冒出一个卑贱的***,生下小***来添堵。
一看到看到安安那张和封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封瑶便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将锅里还没煮好的鸡蛋羹掀翻在地上:“果真不要脸的贱人,连畜生吃的东西都偷!”
陆蔓身上有伤,在封瑶推攘的过程中不慎被撞倒在地上,脑袋刻向柜门,眼前一黑,险些晕死过去。
而那滚烫的蛋羹掉在地上,有些溅到小奶团的胳膊上,顿时红了一片。
被那片红色刺痛,先前那股莫名的悲愤再次涌上陆蔓的心头:“我不过是用了冰箱里的东西给安安做些吃的,他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顿了顿:“若五小姐非要说那东西是自己的,倒是有自知之明,您确实是个畜牲。”
封瑶没料到向来软弱好欺的陆蔓竟突然伶牙俐齿的反击了自己,顿时气的浑身发抖,扬起手就要朝着后者的脸抽去:“你骂谁是畜牲呢?反了你了!”
安安在一旁吓得直哭:“坏人不要打妈妈!”
不过那一巴掌到底没能挥下去,就被陆蔓用手挡了下来,那些陌生的记忆再次浮现,刺的她太阳***生疼:“五小姐倒觉得自己是个人了?您当年做过什么事想必都忘了吧?要说当偷儿,当年您穿着闺蜜的衣服,偷了闺蜜的男人,您要脸了么?”
陈年往事被人这么当众抖出来,封瑶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你懂什么?!我那是好心好意帮她试一试她老公对她的感情是否忠贞!”
“当了X子还要立一块贞洁牌坊,五小姐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了。”陆蔓已经晃晃悠悠从地上站起来,朝着怒气冲冲的封瑶展颜一笑。
多亏封瑶那一撞,她似乎都想起来了。
她并非那个任人欺辱的陆蔓,而她的记忆被人篡改了!
“安安也大开眼界了。”已经停止哭泣的安安在旁边奶声奶气的学了一声。
这无疑更加***了正在气头上的封瑶:“谁给你们的胆子这么跟我说话?!人呢,快来人!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俩***!”

封少的枕上甜妻全文阅读

“你敢!”陆蔓神色一冷,回身便从架子上拿了一把菜刀:“今天你们谁敢碰安安一下,我就是做个杀人犯也绝不会放过你们!”
厨房里传来的吵闹很快引来了封家其他的人。
为首的是一衣着打扮高贵,神态优雅的妇人。
封瑶一见刘芸来了,便像是见到救兵一般:“妈,你看陆蔓这个贱人!她拿刀威胁我!说我们封家人虐待小孩,说要杀我们全家!”
前者话音刚落下,就有一道轻柔的声音插了进来:“大嫂和小五之间恐怕是有什么误会,我们一直以来都对安安很好,小五也是在气头上,说的这些都只是吓吓孩子的。”
陆蔓眯了眯眼睛,认出说话的女人是二夫人林诗琪,要说在封家最爱刁难陆蔓的人是封瑶,那么这位看似柔弱,实则两面三刀的二少奶奶,便是常常在背后挑唆封瑶对付陆蔓的人。
封瑶昔日里嚣张跋扈惯了,头一遭踢到铁板,一张秀气的脸都气的扭曲起来:“二嫂你和她说这些干什么!她就是一个疯子!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
“要是我疯了,那也是你们逼疯的!”陆蔓将安安护在怀中,拿着菜刀狠狠瞪着众人,“我要是得了精神病,第一个就把你给杀了!反正精神病杀人不犯法,你们大可以试试。”
“好了瑶瑶,不要再说了。”见陆蔓一副跟人同归于尽的狠劲,柳芸总算制止道,“孩子在场,别说这些打打杀杀的,对孩子不好。”
“是啊大嫂,何况你毕竟是长辈,这样与小五吵闹传出去多不好啊。”林诗琪又适时插上一句。
瞥见柳芸愈发难看的脸色,陆蔓嘴边忽然泛起一抹诡笑:“怎么?二弟妹难道又想躲在后面煽风点火了?”
“大嫂你什么意思?”林诗琪神色一滞,没料到陆蔓会把矛头指向自己。
“我什么意思?二弟妹该忘了自己是如何嫁进封家的?”陆蔓嘴边笑意加深。
既然她记忆复苏,那么这些年来伤害过他们母子的人,便一个都别想好过!“还是你也忘了自己如何借着管理封家财务之便,做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的?你们那一大家子可都指望着你过活呢!”
“大嫂,我知道你因为妈信任我让我管理封家账务而记恨我,但你也不能这么污蔑我啊!”林诗琪红了眼眶十分委屈的看向柳芸,“妈,这么多年我为这个家劳心劳力,她居然还血口喷人……”
柳芸也算是看够了戏,上前半步,对着陆蔓冷声道:“陆蔓,你如果还想老老实实的留在封家,就给我安分守己些,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们母子不客气!”
陆蔓心里清楚,柳芸不过是希望封家没人敢杵逆她罢了。
现如今四面楚歌,唯一能帮他们母子的,就只有手里这把菜刀了:“你当我现在怕你们不成?我已经走投无路了,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她举着刀从众人面前一一扫过,人群无一不例外往后退了些许。
吵闹的客厅瞬间肃静下来,陆蔓带着安安小心的朝门外面走去,刀子落在离大门最近的封瑶面前,后者惨白了一张脸。
也就是这时候,变故突发,一直躲在人后的林诗琪忽然推了封瑶一把:“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整个大厅内响起,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瑶瑶,你没事吧!”柳芸慌张的去看倒在地上的封瑶。
谁都没有注意到林诗琪脸上稍纵即逝的阴狠:“妈!大嫂疯了!她居然拿刀伤了小五!”
不过陆蔓可没错过林诗琪的那些小动作,于是她再看向封瑶的眼神中便多了些不加掩饰的怜悯:“你看,在这个家里你也和我一样,不过是任由别人利用的‘畜生’!”
她将“畜生”二字咬的极重,跌坐在地上的封瑶顿时抓狂起来:“啊!贱女人!我要杀了你们!”
林诗琪浑身一颤,又往角落处退了两步。
“五小姐还是先顾着自己吧,刚才那一下虽然避开了要害,但放着不管的话,还是会死的。”陆蔓将安安护在怀中,避免小孩看到这过分***的一幕。
而封瑶被她这么一说,也觉得伤口更加疼了起来,再加上怒火冲心,她俩眼一翻,彻底晕死过去。
“瑶瑶!!”客厅里响起柳芸的惊呼,一时间整个封家都乱成一团。
陆蔓一看局势,便趁乱抱着安安朝外面跑去。
就在她以为自己能逃离龙潭虎***的时候,陆蔓忽然被人抓住了胳膊,手中的菜刀就被人卸下,“咣当”掉在了地上。
而她怀中的安安也被人给抢走了:“妈妈,我要妈妈——”
小孩凄惨的哭闹声响彻空荡荡的院子,陆蔓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一排黑衣男人,当即瞳孔一缩,当初她就是被这群保镖从录制现场拖回封家,然后被柳芸打的皮开肉绽的!
陆蔓当即不顾一切的挣扎起来:“你们这群混蛋!放开安安!对一个小孩出手算什么本事!?”
但她那会是他们的对手?正绝望之际,耳边传来一道温和的女声:“大嫂想走可以,可安安是封家的孩子。”
陆蔓转过头,见林诗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正搀扶着柳芸从屋里走出来。
原先优雅的贵妇人,此刻脸上的神色尽数被歹毒所取代:“给我按紧她了!刚刚拿刀伤了瑶瑶,现在,我就要划花她的脸!”
陆蔓有一张很漂亮的脸,尤其是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宛若一汪春水,随时随地都能将人心魂给勾了去。
柳芸太知道一张好看的脸对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也正是因此她才要毁了它!
一旁的林诗琪抢在柳芸前面接过女佣递来的刀:“妈,这种事让我来就好了,怎么能脏了你的手?”
刚才这个女人竟然当众羞辱她,她一定要亲手给她些教训才能消掉心头这股怒意!
“坏女人!你们伤害妈妈,你们都是坏女人!www.zjtechexpo.cn”安安还在闹着,哭的嗓子都哑了。
“大嫂倒是教了个好儿子!”林诗琪被安安童言无忌的话刺痛,整个脸都变的扭曲狰狞,直接举起手中的刀,便狠狠的朝着陆蔓的脸上刺了过去。
“妈妈——”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见“砰”的一身巨响,有人踹开了封家的大门。
在众人的注视下,男人大歩迈进来,背着光,只一人站在那却带着能抵挡千军万马的气势,桀骜,森冷。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封少的枕上甜妻全部章节!

陆蔓封琛小说仅代表封少的枕上甜妻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